现代汉语副词“就”字的功能视角

 1 引言 
  中国劝酒词令历史久远,在应对各类场合时有不同的劝酒词令。莫言极其爱酒,几乎在每一部作品里,他都赞美着这种可爱、可感、可歌、可颂的液体。他的作品《酒国》更是典型,主要线索描写主人公丁钩儿在酒国办案时的经历,其中描写了大量喝酒的场面,金刚钻、矿长以及余一尺等人在劝丁钩儿和莫言喝酒时用了各种各样的劝酒辞令。对原文中的劝酒辞令进行汇总分类,共有36处,其中,有5处是打油诗式劝酒,31处是口语拉家常式劝酒。 
  原文中的劝酒辞令主要以对话形式呈现,能够生动体现劝酒人的性格特点以及他们在劝酒时产生的人物间的高度差,展现出中国的特色礼仪与文化,字里行间会产生不同的表达效果。由于汉语和英语各有其独特的语言特色与文化,所以译文不可能达到与原文的完全对等。葛浩文作为中国文学英译译者群中首屈一指的汉学家,是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作品的英文译者, 目前是英文世界地位最高的中国文学翻译家,《酒国》英译本中他的译本具有典型代表性。下面,我们就以葛译本为例,对《酒国》中一些典型的劝酒辞令的翻译进行赏析,分析他如何再现原文的表达效果以及其中的得与失。 
  2 拉家常式劝酒辞令赏析 
  在中国,不同的人在劝同一位客人喝酒时,由于性格各异,身份地位不同,他们的语气、态度和言辞也各有特色,高度差异也因此显现。小说中,平头、党委书记或矿长、金刚钻和余一尺作为不同等级的人物代表,劝丁钩儿和莫言喝酒时可谓“各显神通”。 
  2.1 他的杯子刚放下,平頭又给甄满了。 
  “我不喝了,带我去见矿长、党委书记。” 
  “首长莫急,喝酒,喝一杯就走,等于让我失职。好事成双,来,再喝一杯。”(P17) 
  原文中,这是平头在拉家常劝丁钩儿喝酒,平头只是党委保卫部的一个保卫员,面对丁钩儿这样一位侦查员,在劝他喝酒时,语气自然恭恭敬敬,将丁钩儿称为首长带有小人物对大人物的恭维,后面又是说道“好事成双,再来一杯”,表现出平头为人灵活、能说会道的特点。 
  “What’s your hurry, Boss? One more glass and we’ll go. I’d be guilty of dereliction of duty if you didn’t. Happy events call for double. Go on, drink up.” 
  葛浩文把“首长”译为“boss”,虽然能够体现出人物间的高度差,但是不准确,boss是指“老板或者某地区的政治首领”,而原文的“首长”只是平头作为下层小人物对丁钩儿恭维的称呼,并不是丁钩儿真正的身份,所以译为“boss”并不准确。其次,guilty一词一下就显出了平头作为小人物语气的谦卑,最后一句“好事成双”的翻译保留了汉语的意义风味,使用go on做衔接,平头一杯接一杯劝丁钩儿喝酒的自然的感觉油然显现,“再来一杯”没有直译为“one more class”,做了处理后自然流畅,使译文恰如其分地体现出原文的表达效果。与平头不同,党委书记和矿长则有一定官位在身,他们在劝丁钩儿喝酒时又别是一番风味。 
  2.2 酒杯又斟满了,党委书记或是矿长举起杯来,说丁钩儿高级侦查员能来鄙矿调查我们感到光荣,本人代替全矿干部和工人敬您三杯,您若不喝就是瞧不起俺挖煤的煤黑子。(p43) 
  原文是党委书记或矿长为了劝丁钩儿入座三杯而说的一番委婉的客套话,语气恭维,先是抬高丁钩儿是高级侦查员,又贬低自己是煤黑子,最后说如果对方不喝就是瞧不起自己,这一句更加强了劝酒的语气,让对方没理由拒绝,这句还流露出小官员劝酒时的底气,换做是平头那样的下层群众,他定然不会使用这种近乎强迫的言辞去劝酒,他凭借什么要让丁钩儿这样的调查员瞧得起,敢说怕人瞧不起这样的话说明他自觉是有一定地位的。 
  The glasses were refilled; the Party Secretary or Mine Director raised his and said, ‘A visit by Special Investigator Ding Gou’er to our humble mine is a great honor, and on behalf of all the cadres and miners, let me offer three toasts. Refusing to drink them will show your disdain for members of the working class, to the black-faced miners who dig the coal.’ 
  译者在翻译时掌握了原文语气的精髓,用special一词保留了“高级侦查员”的“高级”一词,humble mine体现了原文中的自我贬低,人物间的高度差一看便知,即使只读译文也能体会出劝酒人低人一头的语气。“disdain”有“蔑视”的意思,色彩鲜明到位,使这句译文准确诠释出原文的韵味以及强烈的语气。此外,原文中瞧不起俺煤黑子,用的是第一人称俺,但是读原文我们可以知道党委书记或者矿长他们并不是亲身挖煤的煤黑子,真正所指的是矿工,译者也注意到了这一客观事实。 
  3 打油诗式劝酒辞令赏析 
  除了拉家常式的劝酒辞令,小说中的打油诗式劝酒辞令更是富有中国文化特色,这类辞令的翻译除了传达原作信息之外,还可以使目的语读者领略中国文化,促进中国本土文化传播。
 3.1 平头说:“首长,不是我逼您喝,这是我们矿上的规矩:敬酒不成三,坐立都不安!”(p17) 
  ‘It’s mine policy,’ Crewcut said. ‘If you don’t drink three, how edgy you will be.’ 
  这句打油诗式劝酒辞,五五格,押尾韵,读起来朗朗上口。译者在翻译时,采用异化的翻译策略,保留了原文的格式,不仅在数目上分别是五个英文单词对应原文,而且还保留了韵脚。只是遗憾的是出现了误译,原文是平头在劝丁钩儿喝酒,意思是“如果丁钩儿不喝三杯酒的话,平头会感到不安”,而译文成了丁钩儿如果不喝三杯的话他自己会感到不安。为什么不喝三杯丁钩儿自己要不安呢?这就失去了原文中国特有敬酒词的真正意味,同时失去了劝酒的力道。 
  3.2 那人说,丁同志咱们都是母亲生养对不对?俗话说“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叫自己去”,也就是说咱家的老母亲今年很可能就要去世,难道一个垂死的老母亲敬您一杯水酒您还好意思推辞吗?(p43) 
  译者将这句省译,采用了归化的翻译策略。俗话说“七十三,八十四”这两个年纪是老人的两道坎,因为在这两个年纪去世的老人很多,所以把这两个数字看作是不吉利的。这与我国古代的两位圣人孔子和孟子的死亡年龄有关,孔子是七十三歲死的,孟子是八十四岁死的。孔子和孟子是中国的“圣人”和“亚圣”,连圣人和亚圣都无法过去的年龄坎,对普通人来说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译者将其省译可能是因为外国读者对孔孟的去世年龄缺少了解,若是直接翻译出来,会对读者的理解造成困难。但是这句话又富有中国的文化特色,劝酒出此言,并不是真的说自家有个将逝的老母亲,只是人嘛,搬出老母亲的说辞,让对方打心底里无法推诿这一杯酒。随着中国文化日益受到世界的关注,把这句话翻译出来有助于目的语读者更确切了解中国文化,也有助于中国本土文化的传播,不翻译则会将其遗失。 
  4 漏译 
  葛浩文的翻译功底和能力为目的语读者所公认,莫言也说自己的作品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得益于葛浩文的译文。但没有哪一个翻译家可以做到译文与原文的完全对等,更没有哪个译文可以堪称完美,仅仅站在一个源语言读者的角度来看,《酒国》里劝酒辞令的翻译中有些句子漏译是不足的。 
  例如,王副市长出场时的言行:这时,一个女人大声说笑着走进餐厅:“哈哈,作家呢?让我敬他三碗!”他在桌子底下听到王副市长响亮地说:“怎么了大作家?躲起来了?躲起来也不行,把他拉出来,喝,不喝就捏着鼻子给我灌!”他看到王副市长用那只像粉藕一样的玉手,端起一个盛满酒浆的粗瓷大碗,递到他面前,雄赳赳地说:“干!”从王市长的形象和言行来看,“像粉藕一样的玉手”和“雄赳赳地说:‘干!’”形成了强烈反差,王副市长虽为一位女性但以近乎逼迫的方式向莫言敬酒,豪爽的性情和人物间的高度差距便因此显现,但是这几句没有被译出来,原作中王副市长的人物形象和劝酒辞的表达效果也跟着消失了。 
  5 结语 
  总体分析来看,葛浩文在翻译这些劝酒言辞时异化和归化策略兼备,但主要采用异化策略,极大程度上保留了源语言的表达方式和文化要素,他也曾表明自己的翻译态度:“只要词字句翻得没问题,我在行文上就要忠实地再现作家要表达的内容——也就是他想说什么——而不必非要在形式上再现他是怎么写的”,这就使目的语读者能够更充分欣赏领略异域风味,促进文化交流;并且从目的语读者的接受度来看,即使会出现不解之处,但他们对葛浩文的翻译都持以肯定态度。此外,又出现了漏译的情况,例如“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叫自己去”,通过分析来看,漏译多是中国的特色俗语和诗句,虽然不译出来不会影响目的语读者的理解,但又确实造成了源语文化的漏译缺失,随着中国在国际上扮演日益重要的角色,中国文化也不断为人所关注,这就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中国本土文化的传播。总体来看,葛译本中劝酒辞令的翻译大部分保留了原作的韵味,同时也保留了原文的表达效果。 
  (作者单位:陕西师范大学)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8-10-10 07:50:39
上一篇:王铎墨法
下一篇:最后一页
网友评论《现代汉语副词“就”字的功能视角》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