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农信系统的腐败魔咒

文/黎岸庭

<河南日报>于4月12日报道称,“十三五”开局不久,河南省农村信用社改革发展便实现了新跨越与“开门红”,一举成为该省首家迈入“存款万亿俱乐部”的本土金融机构。截至今年3月末,该省农村信用社存款余额已经达到10290亿元,首次突破了万亿元大关,贷款余额亦高达5649亿元,分别占全省金融机构存贷款总额的19.95%和17.12%,市场份额均稳居全省金融机构之首,为中原经济社会健康发展源源不断地输送着“金融活水”。目前该省农信社涉农贷款占贷款总额的89.85%,且连[本文来自于www.JyqKw.cOm]续多年涉农贷款占全省金融机构总额的40%左右,农户贷款约占全省金融机构总额的90%:农信社小微企业贷款已连续多年实现“增量不低于上年、增速不低于各项贷款平均增速”的目标,占全部贷款的比重已从最初的27.35%上升至46.93%,占全省金融机构的40%以上:在经过整合后的全省139家县级农信社中,已有52家成功改制为农商银行,另有17家也已达到了农商银行组建标准……

查询相关资料可知,由河南省委省政府直接领导和管理的河南省农村信用社成立于1951年,现已拥有130余家县级联社,多家农村商业银行、合作银行,5200多个营业网点,6万多名在岗职工,成为全省机构网点最多、服务区域最广、存贷款规模最大的地方性金融机构,并成为当地支持三农、服务三农的金融主力军。2005年成立的河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则履行对全省农村信用社加强管理、指导、协调与服务的职能,将全省农村信用社变成了一个垂直管理系统,共同进入联合发展壮大的新时期。不过在快速发展壮大的同时,缺乏有效监管的河南农信系统也如同中了可怕的“腐败魔咒”,近年来不断爆出令人震惊的贪腐窝案、串案,这就似乎说明,在河南农信系统的喜人成绩背后,也还隐藏着堪忧的金融腐败乱象。

又一个“河南省交通厅”

今年5月3日,河南省委组织部传出消息,拟提拔郑州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王哲任河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理事长、党委书记。有分析称,王哲此次虽然是从宣传部部长任上“跨界”进入农信系统工作,但他其实回归了“老本行”——他大学时学的就是经济学,后来曾在银行系统工作多年,并曾担任过广东发展银行河南安阳支行行长一职。而他此番工作调整,是由于河南省农信社联合社理事长、党委书记鲁轶涉嫌严重违纪,已于一个多月前被查处。

回顾近期的反腐战报可见,今年3月11日傍晚,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的确发布了题为<河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党委书记鲁轶接受组织调查>的消息,内容为:“据河南省纪委消息:经河南省委批准,河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理事长、党委书记鲁轶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而据河南省纪委监察厅预防腐败局网站发布消息显示,拥有博士研究生学历和研究员职称,且系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的鲁轶,整个职业生涯基本上都在与“金融”打交道。他是河南省濮阳县人,1960年7月出生,1977年7月参加工作,历任濮阳市郊插队知青、河南省财政厅科研室干部、主任科员、河南省财政科学研究所副所长、亚太财务会计咨询公司总经理等,1998年4月出任亚太会计集团董事长、总裁(副厅级),2000年12月任省财政厅党组成员、副厅长,2010年12月调任河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主任,翌年6月升任河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的“一把手”,即担任理事长、党委书记,官至正厅级。

尽管没有通报或报道言及鲁轶所犯何事,但眼尖的人们却发现,其实从2016年元旦节开始,在河南省信用联社的几次重要会议中,鲁轶都始终没有露面,这说明他因涉嫌严重违纪而接受组织调查的时间,或许要比河南省纪委公布的时间更早。有爆料称,鲁轶是2011年6月9日被河南省委组织部宣布为该省信用联社理事长、党委书记的,而他能够由河南省信用联社主任晋升为理事长,得益于河南省信用联社前理事长、党委书记杨玲于2011年2月因严重违纪被查处。从这个角度上来说,鲁轶其实也是“踩着贪官的肩膀”才升上去的。

其实从2008年开始,河南省农村信用联社高层就已经“地震”不断,相继出现了多名联社主任、理事长被查的贪腐大案,其存在的管理体制混乱、对基层干预过多、缺乏自身监管等被公认是“前腐后继”的主要原因。

且除了省联社外,河南各地农村信用社近年来也腐败案件频发,先后发生的数十起农村信用社贪腐大案,也凸显了系统性塌方式腐败的典型特征。

早在2007年,曾任河南省银监局副局长、时任河南省农村信用联社主任(正厅级)的张铁良,就被纪检部门宣布“双规”。其后不久,时任河南省农村信用联社副主任的罗开明(副厅级)也因严重违纪被查。有报道称,张、罗两人的双双落马,原因是在工作中长期“不和”并且“互相揭发”。由于任职期间在贷款审批等工作中收受贿赂共计115.8万元人民币、4万美元,张铁良于2008年11月被以受贿罪判刑12年,并追缴违法所得财物。罗开明亦因任职期间利用职务便利索取或收受他人财物共计158万元人民币、2万美元、3万欧元,并有736万元人民币的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于2008年9月被以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16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100万元人民币。

张铁良“东窗事发”后,时任河南省财政厅副厅长的张建刚于2007年8月调任河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主任、党委副书记,全盘接手张铁良的工作。与此同时,河南省财政厅常务副厅长杨玲也于2008年3月被调往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担任理事长、党委书记。由此可见,在张铁良和罗开明案发后,河南省想要大力整治省信用联社。可惜的是,作为一名在河南农信系统口碑较好的“懂业务实干型干部”,张建刚到任仅3年后便于2010年7月因劳累过度而突发心脏病猝死,终年仅51岁。就在张建刚猝死后没多久,杨玲亦因贪腐问题而于2011年1月下旬被“双规”,河南农信系统内因而有人断言:“张建刚是被杨玲给气死的!”

与张铁良、罗开明同龄的杨玲,于1955年7月生于山东莒县,1974年4月参加工作,拥有硕士研究生学历,系全国“三八红旗手”,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河南陆军预备役高射炮兵师副师长、大校,河南省妇联常委、全国妇联执委,河南省财政厅党组成员、副厅长等职,后在河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理事长、党委书记任上成为了一名正厅级高官。但因任职期间受贿400余万元、巨额财产来源不明900余万元,2012年7月被平顶山中院以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16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并追缴全部违法所得。

2010年底,时任河南省财政厅副厅长的鲁轶调任河南省信用联社主任、党委副书记,接替的是因病去世的张建刚。及待杨玲因贪落马以后,暂且主持河南省信用联社工作的鲁轶,也顺理成章地接替杨玲,在省信用联社理事长、党委书记任上晋升为正厅级高官,直到近5年后也步了杨玲因贪被查的后尘。值得一提的是,杨玲、鲁轶两人均为河南省财政厅出调,在省信用联社任主要领导,又均在任上“出事”,再加上之前落马的张铁良与罗开明,河南省信用联社在短短几年间就涌现了多名身居高位的大贪官,这种贪官辈出的现象,与先后有四任厅局长被判刑而为世人所熟知的“前腐后继”典型代表——河南省交通厅又有何区别呢?

其实在杨玲落马之后、鲁轶落马之前,河南省农村信用联社也还有其他高官因贪落马,如河南省纪委、监察厅就曾于2015年7月10日公布称:“河南省农村信用联社副主任、党委委员杨清禄,因涉嫌严重违纪,正接受组织调查。”一个省直厅级部门在短短8年间便至少有着5只副厅级以上的“大老虎”被揪出,可以想象其权力运行失范的问题有多么严重!

各地信用社腐败案频发

2015年6月中旬到8月中旬,河南省委进行了当年的第二轮专项巡视,河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成为此轮被巡视的单位。省委巡视组同年9月中旬在反馈巡视情况时指出,河南省信用联社存在的主要问题包括:以贷谋私问题突出,部分管理人员利用放贷权索贿受贿,违纪违法案件多发;基层行社“苍蝇式腐败”问题突出,存在内外勾结非法集资、以贷入股、虚假贷款、信托投资混乱等问题:招标采购领域内部制度不规范,招标程序不严格,监督管理不到位:官僚主义、享乐主义禁而不绝、问题反弹,存在虚列会议费、培训费用于接待等违规违纪问题……尚在任上的鲁轶当即表态说,河南省信用联社将迅速行动,把作风建设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坚持抓常、抓细、抓长,发现违规违纪问题定当严惩不贷,绝不姑息。

稍加梳理近十年来的反腐报道就会发现,不仅有着多位河南省信用联社的领导在搞“前腐后继”,其实近年来河南各地基层信用社也都腐败案件频发,而且涉案人员职务大小均有,涉案金额也从数十万元到数千万元不等,这与河南省委巡视组在完成专项巡视工作后反馈的情况是完全一致的。如在2007年里,河南农信系统就相继爆出多起基层腐败案,包括了周口市西华县聂堆镇农村信用社信贷员魏天贞伪造账目挪用资金118万元,郑州市中原农村信用合作社主管会计黄韬挪用670余万元炒股,商丘市梁园区平原农村信用社王井分社主任杨丽杭违法向自己的亲属等发放贷款555.87万余元,三门峡灵宝市信用联社西闫信用社主任姚战波、副主任董欣欣违法发放贷款1160万元,洛阳市的两名信用社职工也挪用信用社资金1390万元。在2008年里,周口市商水县信用社员工刘子正挪用公款6870万元,安阳县水冶镇农村信用社代办站工作人员陈某也先后伪造假存折诈骗同事500余万元。在2009年里,原河南信用社驻漯河办副主任杨某等挪用公款600万元,安阳一信用社主任也受贿700多万元、违法放贷3400万元,新乡凤泉区信用联社鲁堡信用社原主任戚瑞芹勾结他人违法发放贷款、挪用资金等共4500万余元,安阳林州市信用社职工程某则挪用单位资金704万元……

2010年7月,商丘市梁园区谢集农村信用社主任李自忠被曝出通过吸收客户资金不入账、违规挂失并盗支储户存款、贷户质押存单和发放冒名贷款等违法违规手段,账外吸收、放贷资金234笔,共计2942.67[本文来自于www.JyqkW.com]万元,从而酿成了由“小主任”吸储不入账导致的“惊天大案”,最终此事牵连到了数十人,包括商丘市农信办主任、梁园区联社主任等48人都受到了处分。案中透出,身为谢集信用社主任的李自忠经常拉来大额储户存款,当储户把存款交给他后,他并没有按照规定存入柜台,而是自己收钱,然后拿出空白“股金证”填写并加盖公章后交给储户,储户以为已经完成存款,实际上这笔钱并未真正存入信用社的账户,而是落进了李自忠的私人口袋,接着李自忠再将这笔钱高息放贷出去,从中赚取巨额的差价利息。即便是个别储户真的把钱存入了信用社账户,李自忠也竟敢通过违规挂失的方式,将储户手中的存款单悄悄“挂失”以后,由他来“帮忙”补办存款手续,最终将储户的存款取出并挪用。

同样是在商丘市,还曾发生过李广收违法吸收账外资金案——在2005年12月至2009年9月间,李广收在担任商丘市睢阳区信用社府前分社主管会计期间,违法吸收19笔资金不入账,涉案金额338万元,但李广收后来仅被行政开除。2010年4月,驻马店市遂平县农村信用社阳营业所农贷员龚领违规贷款700多万元,其中500多万元用于购买彩票和挥霍,但由此留下的亏空却由其他员工集体弥补,已发给员工的绩效工资和奖金均被收缴以弥补损失。

最近几年里,河南省基层农村信用社更是不断曝出惊世丑闻。如许昌县小召乡信用社传出已被清退的前代办员继续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直至其经营多年的“自办银行”倒闭而引起众多急于追回存款的村民围堵许昌县农信联社并导致“许昌一信用社倒闭”的不实消息迅速蔓延;禹州市范坡乡等地的很多村民都被当地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冒名贷款20万元,且多年均未偿还,导致“被贷款”的村民们在不知不觉间莫名背负上了个人征信污点i由于通过层层资金中介向储户推荐“贴息存款”的睢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西陵信用社主任徐海涛长期负案在逃,不少外省储户存款总金额达1.1亿元的资金也至今未能全部追回。与此同时,新乡市凤泉区一信用联社工作人员内外勾结,涉案金额高达4500万余元;舞阳县的信贷员张某多次利用职务之便,骗贷30万用于自己与他人的合伙生意:内乡县一信用联社的两名负责人也因利用职务之便违法发放贷款95笔而被判刑,导致915万元本金逾期未能收回……

有关部门曾对河南各地农村信用社发生的腐败案进行过深入分析,总结出了大量案件背后的制度缺陷和监管漏洞,其中包括违规操作情况普遍、印证管理失控、风险排查不到位、未执行交流审计制度、员工法纪观念淡薄等。但这些结论并未产生有效的预警效果,原因就在于违规操作已成该省农信系统的普遍现象,且在风险排查普遍不到位的背景下,有关责任人对异常业务和异常行为人员非但未进行重点关注,也未能及时消除风险隐患,甚至还对群众举报和反映出的问题极力进行隐瞒和掩饰,无疑这就加大了当地农信系统滋生腐败的风险。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6-10-05 14:06:37
上一篇:乔丹:姓名权与商标权之诉
下一篇:公民科学素质基准引涟漪
网友评论《河南农信系统的腐败魔咒》
相关论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