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奇:给孩子鞠躬的园长

主动向孩子鞠躬,把六一节做成“七天乐”,一方面,李奇极敢创新。另一方面,她却十分“跟不上潮流”,坚决不给孩子开识字课,坚守自己的教育底线。

文 | 本刊记者 高玲玉

天津市河西区第一幼儿园(以下简称河西一幼)是天津市首批示范园之一。这所幼儿园有一个“怪现象”,就是老师要给孩子鞠躬。每天早上七[本文来自于www.JYQKw.com]点半,入园音乐响起时,当班老师得在门口站两分钟,此时如果有孩子入园,老师就要给孩子弯腰鞠一躬。起初,家长见到这一现象会充满不解,在中国儒家传统文化里,长幼有序,哪有老师给孩子鞠躬的道理?但过一段时间,他们又会恍然大悟。

河西一幼总园长李奇告诉《幼儿100》杂志记者,这个鞠躬礼,是河西一幼的家长和老师共同通过的,体现的是把尊重孩子的理念落实到行动上。

鞠躬礼,把尊重孩子落到实处

这事得从2004 年说起。2004 年前后,河西一幼有一位叫刘娜的老师,每天早晨在孩子入园时,都会站在操场上非常自然地给孩子鞠一躬。有一天,就连李奇的父亲都说给她听:“我最喜欢你们那儿的刘老师了,看到每个孩子都笑着鞠躬。”

按照园方规定,老师在孩子入园时点头微笑即可,刘娜老师为什么要这么做?

刘娜解释,她也是在别的学校看到这一现象,被老师对学生的那种真诚鞠躬所感动,自己就照着做了。

被感动是情感的体验,到底被什么感动,这背后可大有文章。过去,成人相对孩子而言是权威、是主导,是掌握评判标准的“真理”,孩子被当成成人的附属品,没有独立人格,更谈不上平等。幼儿老师不过是代替家长看孩子的阿姨,完成家长照顾孩子的责任罢了。

但真正的幼儿老师可不是阿姨,而是教育者。教育方式也不仅仅是对孩子衣食住行的照顾,更不是填鸭式的技能教育,而是发展儿童的各种能力。教育方式和教育结果的不同,首先是在儿童观上的差别。

李奇说:“对于教育者,尊重孩子,把孩子作为独立人格的人平等对待是首要原则。”她很赞赏刘娜的行为,认为老师对孩子鞠躬就是这一儿童观的外在体现。另外,这也是教育孩子尊重理念的契机。身教胜于言教,老师坚持常态的东西,无形中,会对孩子起到内化的作用。

“对孩子的教育,除了需要注重其个性化发展,还需要生活化的教育去影响”。成年人希望孩子能够做个懂礼貌的人,当用到鞠躬这样一种外显的方式时,会在无形中影响孩子。

果然,在刘娜老师给孩子鞠躬一段时间后,孩子也慢慢地开始给老师“回礼”,甚至学会了主动给老师鞠躬。

家长们对这一怪现象的态度,从新奇、理解到赞赏。李奇征询了老师们的意见后,把鞠躬礼当作河西一幼的入园礼仪固定下来。

河西一幼非常重视礼仪,在李奇看来,这是尊重理念的表现形式。一幼解放南路分园执行园长季学欣说,重视教师的礼仪培训是一幼区别其他幼儿园的特色。季学欣负责师资队伍建设,在对新老师进行岗前培训时,园规园纪、师德培训、教师的语言规范是最先被讲到的。

以语言为例,具体到跟孩子对话时,不能用“你真帅”“你真酷”“小美女”这样成人化、不适合儿童的语言;老师与老师之间不能直呼其名,需要称呼对方为“李老师”“王老师”等。礼仪的细节,都要尊重孩子的年龄阶段和心理发展特点,也要给孩子营造一个尊重别人和被尊重的氛围。这也切合教育家蒙特梭利的理念,“我看到了也就记得了,我做到了也就理解了”。

不开识字班,兔子可以是黑的

如果说鞠躬礼是李奇儿童观委婉的展现,那么在幼儿园学什么就是幼儿园儿童观、教育观最直接的体现。

2007 年,国内幼儿园兴起了一股识字热。河西一幼的老师找到李奇,焦急地提醒她,园里是不是该上识字课了,“其他幼儿园都在开,家长都急了”。李奇没有直接否决,而是问了该老师一个问题:“毛泽东选集四卷里一共用到多少个汉字?”老师被问蒙了,回答不出来。

李奇说,常人识字量在3000 字左右,毛泽东选集四卷却只用到2900个汉字。大家都识字,却大多没有写出这样的著作。这不是因为一般人的识字不够多,而是因为思想不够深刻。专业的幼教工作者要尊重孩子的天性,在幼儿园阶段,把教识字作为主要内容,追求技能的提高,而忽略了孩子的天性,得不偿失。

“但怕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希望孩子多学知识的家长毕竟太多了”,不久,有一位副园长对李奇建议,“既然不是义务教育,幼儿园就应该满足家长的需求”。

李奇还是摇了摇头。“因为满足家长需求,就意味着要给孩子灌输知识,而不是支持孩子的发展。幼儿园孩子的心理和大脑发育,还未达到理解小学学习内容的程度,过多地灌输、提前教授,会提前‘消耗’孩子的兴趣和脑力”。

接连否决了下属和领导班子的同一个建议,李奇意识到,这股在幼儿园教知识的“潮流”何等凶猛。问题的关键在家长身上,她立刻组织老师们召开家长会,解释幼儿园为什么不这样做。还把孩子可以主动学习汉字的方式告诉家长,例如,在图书漂流的活动中,孩子可以交换彼此喜欢的书,在交流的过程中主动去学习汉字。“幼儿的学习一定是在活动中、游戏中快乐学习,而不是小学化的学习。”家长们被说服,识字课最终没有开设。

孩子的天性需要尊重,什么阶段该怎么教育,要听专业人员的,而不是跟随社会潮流。李奇在这一点上较真地坚持着。

李奇强调尊重这种差异性,不随便认为孩子“就应该怎么样”。她认为儿童的这种差异性,有时不是体现发展强弱,而是环境的不同,“归根到底,要尊重儿童天性,现在很多教育者对儿童认识不够”。

她对此体会很深。2002 年,李奇曾参加一次教育活动比赛。班里有孩子在纸上画了一只兔子,比赛评委们都说画得很棒。但十分钟后,孩子却把兔子涂黑了。评委看到,摇了摇头。12 年前,教育活动的评判标准是看孩子的认知是否符合年龄特点,评委们认为把兔子画成黑色的,这样的认知和孩子的年龄不相符。所以,那次比赛李奇只得了第二[本文来自于wwW.jyqkw.com]名。

现在回想起来,李奇觉得是评委们不够了解孩子,只看到了结果,但没有认识到原因。评委们确实没有追问黑兔子的缘由。但李奇走到孩子身边,问孩子把兔子涂黑的原因。孩子说,因为妈妈有件很好看的黑大衣,所以她也要给兔子穿黑大衣。

“这没什么不妥,因为孩子的行为正是对生活的投射。”她说。

把一天节日做成一周节日,不想让某些孩子痛苦地上台

河西一幼二号教学楼的墙壁上,挂满了孩子的照片。这些照片按照领域划分,相同领域集中挂在一起。总园执行园长赵群为《幼儿100》杂志记者介绍,不少照片是从每年孩子在参加“六一七天乐”时拍的。同其他幼儿园的“六一”不同,河西一幼的儿童节有七天,孩子每天参与的活动都不一样,活动主题有舞台剧、足球赛,也有手工展示和服装秀等。

这可不是因为河西一幼财力雄厚,所以把一天节日做成了一周,是体现了河西一幼尊重儿童天性的理念。

赵群说,受园所空间和孩子数量的限制,以前过“六一”时,不是每个孩子都能上台展示。不少家长就会问老师,为什么自己的孩子没有上台?同时,又有部分孩子不喜欢台上的节目,面临排练的痛苦。

2005 年左右,借助加德纳的多元智能理论,每个孩子都有擅长的智能领域,河西一幼开始推行“六一七天乐”活动。围绕着八大智能,设计多种活动形式,“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智能强项”,有人喜欢体育,有人擅长手工。在李奇看来,每个孩子都是不同的,长项和弱项也不同。硬推着不喜欢舞台剧的孩子上台表演,只会加剧孩子的痛苦。她认为:“教育只是成人帮助孩子完善强项的手段,孩子的发展规律应该是以强项带动弱势,而不是以强补弱。”

此外,在锻炼孩子的八项智能的同时,活动还要加入了《3-6 岁儿童学习与发展指南》关于儿童五大领域能力的教学,七天时间里,围绕艺术、健康、社会、科学、语言五个不同领域做活动。

比如,2013 年的“六一七天乐”,老师们设计了一个健康领域的教学活动。他们根据小班孩子适合亲子活动的特点,设计了名叫“喜羊羊寻宝图”的活动。小班有36 个孩子,老师将一幅图分成36 块,藏在水上公园的花坛、树底下。根据设计好的路线图,家长带着孩子,在老师的帮助下找到藏着拼图的地点。最后,在小山坡上将图集齐。这样,既锻炼了孩子的身体,又提高了孩子的观察能力。

“七天乐”无疑增加了老师的工作量。

河西一幼总园执行园长赵群告诉《幼儿100》杂志记者,做这样一个活动,教学团队要提前一个月做出方案。赵群需要提前两周去同公园协商、踩点,以确保场地适合孩子活动。踩完点后,教研组长、班长还需要再去熟悉一次场地,随后选出每个班级开展活动的线路。流程虽然繁琐,但这样,既能确保孩子的安全,又能让活动顺畅进行。

虽然工作量很大,但老师们希望有新的突破。2014 年的“六一”活动很快就要到了,老师们对赵群说,希望取消以前做贺卡的亲子活动了,“觉得做贺卡太老气了”。赵群说,做这样的活动,需要老师不断提升理论水平,更新观念才行,如果能够都落实到实践中,将对孩子个性化发展和提升产生长远的影响,这需要老师不断学习和创新。

这也正是老师们的压力所在。老师需要过三关

李奇从一线老师做起,最看重老师的学习和创新能力。

在一线做老师的时候,每次做活动前,李奇会在家里和上幼儿园的儿子玩一遍,如果觉得儿子能够接受,活动效果好,就拿到班上跟孩子做活动,如不能,就不断改进。

李奇曾和孩子玩过“沉浮”的游戏,把不同材质的东西放在水中,用什么办法让它浮起、下沉。儿子不仅学到知识,也玩得很开心,于是回到园里,带班老师李奇提出要带中班孩子也做一堂“沉浮”实验课。但她很多同事却认为此事不可行。“他们觉得对中班孩子来说,太难了”。

李奇坚持把这堂课做下去,她的底气来自了解班上孩子的发展水平,最终,实验课成功了。

李奇有肯钻研、肯创新、肯探索的这股劲儿,她也希望这是老师们的必备素质。她有些遗憾地表示,“现在虽然物质条件丰富了,但老师们身上缺乏了自己那一代人的钻劲儿和创新精神”。

为了培养老师们具备这些素质,河西一幼的每位新老师在进园后,需要经过三关。第二个月的亮相课、一学期结束时的过关课、一年后的展示课。前两个月,老教师带着新老师了解一日常规的各个方面,例如,经验丰富的保育员边讲边做,告诉老师们擦桌子时第一遍用肥皂水、第二遍用清水。亮相课和过关课新老师可以请老教师帮忙设计课堂环节,也可以照着模仿资源库中的精品课程。但一年后的展示课,需要完全依靠自己,并且一定要加上有自己创造性的东西才能过关。李奇说,虽然要求看上去有些高,但只有这样,才能培养出独当一面、符合要求的老师。

在李奇的标准里,老师的创造性不是个性,而是共性,是对业务深入研究的结果。她反感千篇一律,不肯下功夫的教学态度。

2013 年,李奇带着一群看课老师,随机推开一个大班的门。李奇进门后,正在跟孩子做活动的老师,脸上露出一股慌乱。直觉告诉李奇,哪里不对劲。因为这是一位在业务上相对成熟的老师,平时表现也不错。

当天这位老师活动组织得非常流畅。活动结束后,孩子进入进餐环节,看课的老师离开了,李奇没有离开。她走到老师的电脑旁,打开着的是当天的教学计划。显然,这和她看课的内容不一样。她往前翻了翻,发现这位老师在两个月的时间里,有三周的教学计划是一模一样的。

李奇勃然大怒,“这违反了职业要求”。教师根据孩子的年龄特点和班级特点,制订不同的教学计划并执行,如果当天活动发现孩子的问题,那就要调整第二天的教学计划。经验丰富的老师,不调整教学计划,随机带孩子做一个活动,也可以做得流畅,表面上似乎看不出区别。

“但缺少了对孩子教育的预设,这是对孩子不负责任的表现”。最后,那位老师被罚款1000 元,并在全园大会上被通报批评。“老师做错事没关系,但不遵守最基本的职业道德让我非常恼火。”李奇说。

性格较真,坚持教育底线和教育理想

遇到此类突破她底线的事儿,李奇绝对不妥协。该批评的批评,该较真的较真。

作为一个幼儿园园长,李奇容不得一个不尊重儿童、不尊重工作的老师出现在队伍里。同时,她也尊重她的同事和下属。就像她捍卫儿童观的态度一样,谁要是不尊重她的同事、下属,她也会跟谁着急。

2013 年1 月,李奇接到了一个电话。派出所通知她,纠纷解决了,李奇赢得“战争”,家长答应赔礼道歉并赔偿。事情起因是家长将园中一位保安打伤了,不仅不赔礼道歉,还找到李奇的上级希望把此事压下去。李奇恼火了,跟对方说,直接走程序吧,该怎么样怎么样。双方僵持了一个多月。

李奇这种较真的个性,推着她在业务上不断发展,但做人处世上过于较真,又给她惹了不少麻烦。

2008 年,李奇被调往天津市另外一所公立园(化名紫薇园)做党委书记。但是刚去不久就发生了摩擦。工作没调动前,李奇是河西一幼的教学园长,由于她对教学业务的熟悉,紫薇园的教学园长请李奇帮忙采买玩具、投放材料,李奇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实际上,党委书记主要负责党口工作,采买玩具并不在李奇的职责范围内。这引起了幼儿园某些领导的不满。李奇感觉到了异样,她发现老师们都在躲着她。她本来觉得心情挺好的,一来就派上用场了,慢慢变成了“每天早晨不想进幼儿园门”。

看到李奇一脸疲惫,父亲提醒她,不仅要尊重、认识儿童和同事,也要认识和尊重自己,哪怕处境很难。李奇把心思扎在了读书和钻研业务上。李奇现在还记得,她从书里看到这么一句话,“你已知的半径越长,未知的圆周越大”。通过看书,李奇心态变得平和了,把一些烦扰自己的事情“看淡了”,整个人朝着专业方向加速沉淀。

当时中央教科所牵头启动一个全国性课题,李奇是天津片区七所幼儿园的负责人,2009 年课题比赛时,李奇负责的天津片区上报4 个活动,获3 个一等奖。

成绩安慰了她,但她又很难做到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做教与研。2009 年春天,天津市儿童手足口病爆发,紫薇园也受到了影响。5 月下旬,当李奇结束了天津市首届“未来教育家奠基工程”为期一个月的封闭式培训,回到园中巡视,发现班级缺勤现象严重,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时,紫薇园至少有3 名孩子得了手足口病,园方却没有将事情告知家长。老师们跟李奇解释每位缺勤孩子的请假理由,听起来都很正当。

直到过了两天,教育局来了通知,询问为什么幼儿园有手足口病例却不上报。李奇恍然大悟,原来是幼儿园故意瞒报。她一天也待不下去,紫薇园的任期一结束,她马上走人,“这是价值观的不同”。

她想起北京师范大学教授肖川的一个观点:“教育正是牵涉于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具有鲜明的价值指向的潜能的唤醒,是浸淫于‘文化—心理’之间的精神创生。”教育本身就是在现实上理想的过程中,因此绝不会一帆风顺。

经此种种,李奇觉得,自己过去碰到的那点困难并不算什么。她还是要坚持自己的价值观和教育理想,“不去赶潮流,就坚持最基本的教育规律和教育价值”,李奇对《幼儿100》杂志记者说。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6-09-15 10:34:09
上一篇:教师教育是人格教育
下一篇:铭铭为什么不跟别人玩
网友评论《李奇:给孩子鞠躬的园长》
相关论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