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珊·纽曼:21世纪需要怎样的儿童教育

在美国,我们很早就尝试教儿童书写。如让儿童对一天的活动进行预测,并尝试着把活动写出来。老师并不要求孩子们认识所有的字并把它们写出来,她只是在展示书写是一件很舒服、很好的事情。

文 | 苏珊·纽曼

对于儿童,我们有三个共识:儿童早期具有巨大的学习能力,老师在儿童的发展中起着重要作用,儿童早期的发展对儿童以后的成长十分重要。老师们要记住,我们要满足儿童的需要,而非总是作为引导者。我们是基于儿童的兴趣和好奇心去工作的。

21 世纪是知识经济[本文来自于www.JyqkW.com]的时代,这个时代鼓励我们去培养儿童在实践者共同体(指不同专业背景的人在一个集体中共同合作)中的合作能力,鼓励我们去培养儿童的创造能力和解决问题的能力。

发展自主学习,帮助孩子尽早认识世界

在21 世纪,我们不仅是知识的消费者,而且是知识的创造者。作为教育工作者,我们的任务就是帮助儿童去认识已知世界,并去创造未知世界。

为了达到这个目标,需要我们帮助儿童及早发展各种技能,以适应社会的要求。在美国,我们的实践就是帮助儿童及早学会阅读和书写。这样,儿童就可以利用语言去获取知识,去“自主学习”。

我们还要帮助儿童发展自律能力。这一点,我认为美国没有中国做得好。我在中国幼儿园发现,中国老师采用各种策略来帮助儿童发展自律能力,让儿童自主学习。比如说,中国老师常把音乐作为提醒儿童某个阶段开始和结束的信号;在地上画出好多小脚丫,以帮助儿童知道自己该站在哪里。这样的有效策略教会了儿童自律以及如何去独立学习。

但在美国,我们的老师为维系纪律苦苦挣扎。美国儿童经常难以在集体活动时围坐在老师周围,而且他们也不太会站队。从中国的经验来看,帮助儿童发展自律能力,实际上可以更好地帮助儿童实习自主学习,做好入学准备。我想任何一个老师都会认为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

此外,我们还要保证儿童能够进入到一个实践共同体中进行学习。学会相互学习,对于儿童学习语言、学习某个专门领域知识都非常重要。每个儿童都想成为某一个学习领域的小专家,每个儿童都希望自己在其感兴趣的领域比别人学得更多,学得更好。这一点,恰恰能够帮助他成为实践共同体中的一员。

举个例子:我在美国幼儿园的孙子对鲸非常了解,许多小朋友都会问他相关的知识,他非常受欢迎。那么,他是如何成为鲸方面的专家呢?是他的兴趣帮助了他。父母和老师给了他大量的关于鲸的图书,他还去看鲸的录像、去博物馆、去图书馆。随之,他关于这方面的知识越来越丰富。当他上幼儿园时,就可以与其他具有此类知识的小朋友一起交谈与合作。其他小朋友也许感兴趣的是鲨鱼,他们之间的相互学习,会帮助儿童建构起专业领域知识。

尽早发展阅读与书写能力,实现“自主学习”

如何培养儿童的自主学习能力,尤其是如何帮助儿童及早地发展阅读和书写能力?我们有这样一些方法。

首先,分享阅读。好的阅读一定是老师和儿童共同进行的。当老师在阅读时,他会问儿童问题,谈论故事情节,在这个过程中可以拓展儿童的词汇量。老师从中可以发现儿童疑问的焦点和他们的好奇心所在。谈到分享阅读时,我们会用到一种说法,“眼球对眼球的活动”:当我们为他们阅读时,我们要看儿童的眼睛,他们的眼睛会告诉我们,他们是不是在认真听,是不是在学习。此外,这种眼神的交流也可以把老师的爱传递给儿童。当我们的眼神显示出我们的爱时,儿童会热爱学习的。

掌握写作技能同样是儿童学会自主学习的一部分。在美国,我们很早就尝试教儿童书写。如让儿童对一天活动进行预测,并尝试着把活动写出来。此时,老师可能会用一些特殊符号来表示活动,她写得非常慢,并且边读边写。老师并不要求孩子们认识所有的字并把它们写出来,她只是在展示书写是一件很舒服、很好的事情。

另一件常做的事情是给儿童准备一本写作日志。尽管太小的儿童不会真正写作,但我们鼓励他们采用图画和符号进行表达。我知道一个孩子叫卡尼,每天老师都会鼓励他写日志。刚开始时,他画房子,画太阳,然后在旁边写下“太阳出来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写得越来越好。

在帮助孩子们写作时,老师要特别注意,要让孩子独立书写。自己只是示范,而不是握着孩子们的手,教他们一笔一画地书写。我们把这样的学习称为“支架式学习”,是指老师提供帮助,但不是替代儿童去学习。

游戏,作为一种天性,对于儿童语言等方面发展同样有着重要的作用。其中有一种很重要的学习,即学习性的游戏。让孩子尽早进行具有规则性的游戏,可以提高他们的技能。在众多游戏中,最重要的是社会角色扮演游戏。如果儿童扮演成医生,那他就要用医生的语言来呈现他想建构的场景。我们从研究中发现,就语言发展而言,儿童在社会角色扮演中谈论的内容远远要多于他们在身体方面做的事情。

早期阅读影响个人以后发展

如今, 已经有200 多篇论文证实了早期阅读不仅影响儿童的早期发展,它的影响甚至可以延续到高中阶段。当我们为儿童选择图书时,需要考虑以下几点。

首先,儿童需要从这些图书中了解一下词汇,这些词汇可能是他在日常谈话中没有用过的,可能是很难的、很复杂的词汇。分享阅读可以帮助儿童在一个有意义的背景下来学习这些词汇。不要过分担心把那么难的词汇给儿童,他们是否可以理解。其实,儿童在分享阅读中会非常乐于去学习他们不知道的词汇。

在分享阅读中,儿童要学习一些抽象性的词汇。抽象性的语言意味着,阅读中所出现的事物并不是他知道的或者他在日常生活中所见到的。这种学习,可以帮助儿童发展抽象性思维和概念。而恰恰是这些概念帮助儿童建构了知识的网络,帮助儿童变得更加聪明和优秀。

此外,分享阅读可以使儿童获得知识。对于儿童而言,获得知识有两个途径:一手经验和二手经验。一手经验是指儿童亲身可以经历的,比如说他与环境、人和材料的互动;二手经验来自书本。因此,给儿童读的书越多,儿童会越聪明。甚至在成人阶段,我们智商的成就一部分便归功于我们阅读的书籍。

[本文来自于www.jYqKw.Com] ( 本文摘自《人民教育》 ,本刊见习记者陈亚聪、实习记者吴海波整理)

人物简介:苏珊·纽曼,美国密歇根大学教育学院教授,曾任美国教育部主管中小学教育的助理部长,负责实施小布什政府资金总额最大的教育法案——不让一个儿童掉队法案。在此期间,她推动联邦教育经费流入幼儿教育,其中“阅读先行”项目被誉为美国历史上最具有改革意义的阅读教育计划。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6-09-15 10:33:33
上一篇:名园办分园的难题:优质师资力量被稀释
下一篇:儿童不需要强化,也能学习
网友评论《苏珊·纽曼:21世纪需要怎样的儿童教育》
相关论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