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之云:幼儿园需要专职音乐教师

文 本刊记者 陈亚聪

人物简介:

韩之云,曾在北京市中央直属机关幼儿园、天津市河北区第一幼儿园、天津市光复道幼儿园等多家园所任教。1978年被评为天津市首批特级教师,曾任教育部原国家艺术教育委员会委员、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天津分会理事、天津音乐教育委员会委员。她从事幼儿教育61年,所指导的“幼儿二部合唱与多声部[本文来自于www.Jyqkw.coM]乐器合奏”填补了我国幼教空白。

一头棕色的卷发、一副酒红色的太阳镜,画着淡淡的妆,逛街时,时常有人问韩之云是否有60岁。1953年,从天津幼师毕业后,韩之云进入北京市中央机关直属幼儿园当老师,从那时起,她便再没有离开幼儿音乐教育。如今,她已80岁,却依旧在天津市河北区第一幼儿园,培训青年教师如何开展音乐教育活动。

每当谈及现今的幼儿园音乐教育,韩之云总会一脸惋惜,说话的语调也会不自觉地上扬。她告诉《幼儿100》杂志记者,自己看到,近些年有的幼儿园几乎没有音乐活动,在半日活动展示或公开课评奖时,也很少有教师选择音乐活动。“因为她们不会,不专业。”

幼儿园需要专业音乐教师

若干年前,天津市某礼堂内,一个小女孩模仿郭兰英,唱了一首忆苦思甜的歌。她穿着红袄、绿裤子,胸前戴着黑兜兜,梳一个大辫子,边唱边流泪。台下观众因为孩子人情的表演,拼命鼓掌。

从事幼儿园音乐教育多年的韩之云眉头轻皱,满脸疑惑。她不明白,一首音域如此宽的高难度歌曲,一个幼儿园孩子是如何做到人情人境,边唱边哭的。表演结束后,韩之云跑到后台,询问道:“孩子,你刚才唱歌时,为什么一边唱,一边哭呀?”“我嗓子疼。”女孩的回答让她大吃一晾。之后,韩之云曾让在天津幼师的音乐老师对这个孩子进行追踪,发现女孩子已失去了那副好嗓子。

“现在很多幼儿园老师根本不知道3-6岁孩子的具体音域是什么”,韩之云抱怨。有时,孩子只能唱到低音的“啦”,可老师非得让孩子唱高音的“咪”,这不是要孩子的命吗?由于幼儿园几乎没有专职音乐教师,组织音乐活动的教师对键盘又不熟悉,甚至连谱子都不认识,根本不知道如何挑选合适的歌曲。那怎么选呢?教师只能挑选那些名字和自己活动主题相关的歌曲,如春天的活动就选《春天来了》。实际上,这首歌并不适合幼儿园的孩子,里面的音域早已超出了孩子的能力范围。“低音太低,孩子下不去,只能说;高音太高,孩子上不去,只能喊。时间长了,把孩子的嗓子都给唱坏了。”

韩之云说,现在很多教师不看音乐杂志,不注意收集好的幼儿歌曲,甚至常常直接让孩子唱成人歌曲。“多好的嗓子都得给毁了。”韩之云认为,根据孩子各自的音质选择歌曲同样重要,教师一定要树立精品意识,一定要让孩子在自己的音域范围内演唱。此外,歌曲还应富有童趣,旋律优美动听,节奏鲜明,音程跳动不大,歌词朗朗上口。

除了不会选歌,很多幼儿园的音乐区角也像是“面子工程”,跟音乐的教育目标严重脱节。韩之云记得,自己带班时,音乐区是要根据教学内容,时刻更换的。比如教孩子打击乐,维吾尔族歌曲《阿拉木汗》的那段时间,区角里会放上相关的打击乐器:铃鼓、三角铁、高低音鼓、吊镲等。然后摆上一个录音机,里面放有磁带,并教给孩子操作方法,让他们随时可以听这支曲子。“你的音乐目标是什么,你就应在音乐区角中放什么。”孩子触景生情,看到这些东西,势必要复习《阿拉木汗》。然而,去参观各地幼儿园时,韩之云看到的音乐区角大致相同:一个小“音乐厅”,再装饰出一个小舞台,旁边摆几个乐器。很多乐器老师根本没有教过,孩子胡敲乱打,甚至把铃鼓戴在脑袋上当帽子玩。有的班级音乐区角的环境创设和投放的材料,一学期甚至一学年都不会更改。

如何改进幼儿园音乐教育?招聘专职音乐教师是韩之云认为的捷径。幼儿园根据班级及孩子的人数确定音乐教师的人数,此类教师不用带班,只负责某几个班的音乐活动。“现在幼儿园教师来源太杂,有学财务的、法律的、还有学金融的……根本没有才艺,常常是五线谱认识她,她不认识五线谱,甚至简谱都不认识。隔行如隔山,不专业的教师教音乐,效果自然谈不上理想。”

除了有专业的音乐基础,了解孩子的身心发展和认知特点,也是开展适宜的音乐活动的前提。“你得先了解孩子,才能教育孩子。这样才能有的放矢,有针对性。”韩之云认为,音乐教师在接触一个新班后,不能立即开展音乐活动,要逐个测试并记录孩子的音域、节奏感和音高感,然后根据结果开展活动。如科学地安排座位,将音准差的幼儿安排在前排距教师和钢琴较近的地方,将音准好的幼儿安排在他们的身边和后排,这样,他们随时可听到准确的歌声和琴声。此外,要求他们唱歌时稍稍控制一下自己的音量,即不仅能听到自己的歌声,而且能听到老师的歌声,听到小伙伴的歌声和伴奏的琴声。

没有教不会的孩子,只有不会教的老师

总结60多年从事音乐教育活动的经验,韩之云表示诀窍就是:化繁为简、化整为零、由易到难、慢镜头、逐个击破。

教孩子音乐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是要让孩子听懂你在说什么,那些抽象的音乐概念并不适合孩子。韩之云一开始也曾遇到过类似难题,比如她要求孩子演奏顿音,孩子不懂。她便说,请孩子演奏的时候要富有弹性。孩子依旧不懂,怎么办?针对3-6岁幼儿的思维特点,韩之云尝试利用比喻的方法,将教学内容与孩子的生活经验联系起来,孩子的理解和接受程度明显提高。她告诉孩子:“你的小鼓锤就好比是你的小手指,这个小鼓面呢,就像一张刚出锅的大饼,很烫很烫的,你这小手指一摸那大饼,哎哟,真烫呀。敲完了之后,赶陕抬起来。”

孩子能听懂指令了,接下来就应该开始教学了,韩之云常用的是分解法。以舞蹈为例,她会把一个作品分解为许多单个动[本文来自于www.JYqkW.cOm]作,难度高时,手和脚的动作都要分开。平时游戏时间或音乐课,韩之云会把各个动作以律动的形式教完,并以舞蹈配乐为背景音乐。学完了分解动作,熟悉了配乐,孩子们就基本上学会了。“老师得懂孩子的运动生理和运动心理。他们的观察力没那么强,不能一边看你的上肢动作;一边注意脚和左右方位,这样根本学不会。”这时孩子会频频出错,多次重复,反而容易把错动作强化。

除了分解法,韩之云在音乐教育活动中还会采取整合法。即以音乐作为中轴,把音乐活动辐射到其他领域。

她曾教给孩子一首关于小花猫的儿歌,里面介绍了猫的生活习性:晚上抓老鼠、白天睡大觉。首先,老师把儿歌说一遍,询问孩子听到了什么,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基本上能把里面的信息说完整。这时歌词也差不多可以顺下来了,“这就完了,翻篇儿,不能没完没了地反复。次数上的单调反复只能让孩子烦、腻。”接着,可以告诉孩子,老师可以把这首儿歌变成一个好玩的游戏:孩子扮演小花猫,并做与之有关的动作。比如老师说小花猫白天干什么呀,孩子就趴在桌上睡觉。当孩子玩得兴致正高时,果断收,把他们玩游戏的兴致引向下一个活动。“老师还能把这首儿歌变成一支好听的歌曲”,然后老师一边拉手风琴,一边唱。学儿歌和做游戏时,背景音乐一直是小花猫这首曲子,孩子都熟了,一遍就能初步跟上了。音乐活动的教学内容,还可以延伸到美工课,如给孩子两张纸,一张是淡蓝的天空,有太阳,一张是深蓝的天空,有月牙和几颗星星。老师可以问孩子这两张纸分别代表什么,不要直接告诉他们。“一个好老师是教孩子发现真理,一个蹩脚的老师是向孩子奉献真理。”之后让孩子把不同的花猫贴在对应的背景纸上。“这样丰富的音乐活动,孩子能不喜欢吗?”

在多年的幼儿音乐教育实践中,韩之云还总结出了游戏法、顺应法等。如对于唱歌走调的孩子,应采用顺应法,即跟随孩子,他唱什么调,你便用什么调伴奏。慢慢地,他就会明白唱歌应该跟老师伴奏的琴声保持调性一致。这样,以后唱歌时,他自然就会跟着伴奏走。“没有学不会的孩子,只有不会教的老师。”韩之云说,寻找科学、简单的方法,以孩子能接受的语言指导,再难的歌曲或打击乐,孩子都能学会。

音乐教育远胜说教

法国作家雨果曾说过,“启发人类智慧的钥匙有三把:文字、数字、音符”。韩之云便是用音符启发孩子、教育孩子,她认为音乐的教育作用胜于任何语言说教。“音乐本身具有多变的节奏、起伏的旋律,快慢的速度,这些都有运动的特点。3-6岁孩子的最大特点恰恰就是好动,用具有动的特点的手段、内容去施教于好动的孩子,效果可好了。”

早期苏联教育专家玛卡连柯说:“任何语言说教,也不及一个正确组织起来的团结友爱、朝气蓬勃的集体所能做到的一切。”韩之云认为,自己的打击乐队、合唱队就是这样一个团体。在这里,孩子学会集中精神、服从指挥、团结一致,更学会调节自己的行为。

打击乐队里,大型演奏的乐器偏少,演奏的次数也不多,如大鼓,可能一个乐段只敲一下。这个位子,韩之云会专门找注意力不集中的“淘气包”。因为大部分时间,敲鼓的孩子是在控制自己,他需要全程精力集中,听清每个乐句,在合适的拍子上敲响那一下,早一点晚一点都不行。孩子天生都有爱表现和希望得到夸奖的特点,为了配合好整首曲子,淘气的孩子会让自己集中注意力。慢慢地,孩子控制行为的能力自然会提高。

音乐还是情感教育,是思想品德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老师不需整日对孩子说教,只需在日常生活中抓住教育契机,迅速反应,随机教育。“想成为一个优秀教师,你必须抓住教育契机。你要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大好的教育契机就只能从你身边溜走,你以后再想补,时过境迁,没有那情景了。”

有一段时间,盥洗室的水龙头常常有孩子忘记关。韩之云很苦恼,直至有一次,一位叫明明(化名)的孩子跑去关上了龙头。看到此,她随即编了一首儿歌,并配上曲子,唱给孩子们听。“滴答滴答滴答,水龙头在说话,朱明明看见了,赶紧跑去关上它,关上它。点点滴滴不浪费,节约用水为国家。”歌声一落,孩子们一边鼓掌,一边用羡慕的眼光看着朱明明。“这时孩子们心里会有一种效仿明明、得到老师夸奖的愿望。”果然,自此之后,只要发现水龙头没关,一群孩子都会争先恐后地去关上它。

韩之云还带过一个叫龚强(化名)的孩子,他常常喜欢把别的孩子东西装进自己口袋。为此,韩之云特意教全班孩子唱了《一分钱》这首歌,之后还请龚强唱给大家听,并当众夸奖他唱得好听。之后不久的早上,孩子把捡到的两分钱交给韩之云。为了扩大教育效果,她又事先与民警打了招呼,让这位孩子和全班孩子一起交到警察叔叔那儿。当场,民警表扬了他们拾金不昧的良好行为,并给孩子们开了收据。此后,拾金不昧的好事时常发生,韩之云还特地把孩子们捡到的东西做成了小展览,邀请其他孩子来看。

等待“伯乐”,留下教字心得

韩之云说,自己这辈子算是中了音乐的毒,一生也离不开它,她甘愿为此奋斗到油尽灯枯。她在70岁时,学习电脑、学习用软件作曲。十年来,韩之云用坏了三台电脑,现在她已能熟练地在电脑上打谱子、作曲。

此外,韩之云还自学了中央音乐学院声乐系的教科书,也接触了近些年国外的一些音乐理论。“我主张博采众家之长,根据国情,整合出自己的幼儿音乐教育方法。”她学习柯达依教学法如何“培养音准”,奥尔夫教学法如何“培养孩子节奏”,还有日本铃木教学法中的“教孩子学母语”……

韩之云“博采众家”不只包括专家,还包括非音乐人士。有次她去天津市蓟县一个农村培训幼儿教师,看到一个孩子跳了一种很有新意的舞蹈,当即便请对方教自己。有时观看表演,她也是常常跑到后台向人家请教,从表演到化妆,从打竹板到乐曲配器。如今,她掌握了30多种打击乐器,还会吉他等弦乐器。

韩之云几乎把所有的时间、精力都用在音乐上。她现在仍然可以把18岁时弹的谱子倒背如流,却怎么也记不住户口本、房产证放在哪儿。她在挑选幼儿歌曲时相当“刺儿”,却在吃穿上大而化之。曾经因为买水煎包方便,她就把其作为家中节假日的主要伙食。就连买袜子,她都买同色的,因为这样好配对。韩之云常常感叹时间不够用,“人要是可以不吃饭多好呀”。

1978年,因为在幼儿园音乐教育上常年做出的成绩,韩之云被评为天津首批特级教师,同批共有11人,幼儿园有2位。在这之后,韩之云多次被邀请到北京、上海、杭州、福州等地演讲、培训,来幼儿园看她展示课的人同样不少。“每次观摩都是里三层外三层,人山人海的,甚至于,我去的这几次当中,有三四次都发生了老师晕倒的情况。”原天津市河北区教师进修学校幼教教研员孟王文说。

1990年退休后,韩之云不愿闲着。她曾在北京十几家知名幼儿园开展音乐教育活动,如今又在天津市河北区第一幼儿园培训教师。培训内容包括各类打击乐、幼儿合唱。培训时,韩之云特别认真。采访中,看到老师跳得不对,韩之云偶尔还会亲自示范,跳上几下,完全忘记自己的腿走路时间长了会痛。保姆曾经劝韩之云,你何必那么辛苦,人家给你钱,你拿着,教教就得了。韩之云说,“如果不用心教,出去一说是韩之云教的,她不嫌,我还害怕砸牌子呢。”如今,她的徒弟已经可以独当一面,音乐教育成为河北一幼的园本课程。

与音乐相伴,韩之云不曾后悔,如今她只有一个愿望:希望自己60多年来积累的经验能够传授给年轻教师。她利用这几年,一个字、一个音符地敲出了一本关于幼儿合唱的书。可自费出版需要一大笔钱,一家出版社审稿时专家认为幼儿合唱太专业,教法难以普及。采访中,韩之云时不时会说一句,“我应该怎么办呀?我不怕审稿,也不在乎稿费,不给我钱也行。”提到这里,这位老教师声音有些哽咽。

“为啥不搞幼儿合唱,幼儿音乐教育不能只有下里巴人的普及性活动,也得在普及的基础上再提高,允许有阳春白雪的东西。”韩之云说,她在等她的伯乐,她希望还来得及。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6-09-15 10:25:33
上一篇:新教师成长需等待
下一篇:儿童为什么要去旅行
网友评论《韩之云:幼儿园需要专职音乐教师》
相关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