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立岗其人其事

贾志敏

如若要撰写中国现代小学语文教育史的话,那是绕不开“吴立岗”这位大家的。

吴立岗,江苏宜兴人,生于1941年,属蛇,上海师范大学教授,是位德高望重的学者。他对我国小学语文教学改革和发展作出了杰出贡献。他出身名门望族,其父亲吴凯声系民国时期声名显赫的大律师;大公子吴征是我国著名媒体策划人,儿媳则是鼎鼎大名的主持人杨澜。

我和吴立岗教授从相知、相识到深交已有37个年头了,关系不可谓不密切。我比他大两岁,所以,我唤他“立岗”,他则称我“老贾”。

我知晓他的大名要追溯到20世纪70年代。那时,我走出“牛棚”不久,教三年级。为让学生把事物写具体,我把实物带进课堂,指导学生观察,然后让他们写个习作片段;有时候,师生共演小品,再让孩子现场习作。当时,很少有人这样做。其效果居然不错,孩子们兴趣盎然,作文能力提高明显。

有一天,上海第六师范学校梅仲逊老师神秘地对我说:“我介绍你认识一位老师,你们可谓‘志同道合’,你见了他也许会感兴趣的。”

在梅老师的帮助下,我终于见到了吴立岗。

那天,吴立岗老师在一所学校里作有关作文教学讲座。当时,他三十多岁,中等个儿,不算太胖,待人和气。他语速不快,娓娓道来,诙谐幽默,谈吐不俗,会场里气氛异常热烈。

记得,他介绍的是苏联素描作文教学理论与实践。由于报告生动,加之和我正在实践的内容不谋而合,所以颇感兴趣。散会之后,我俩紧紧握手,相见恨晚,似有说不完的话语。

1980年秋,我调入昌邑小学任教,带着两个孩子栖居在办公室里。此时,立岗也调入上海师范大学任职。这一段时间里,我经常上作文观摩课,听课老师颇多。记得,只要我上这样的课,立岗无论工作多忙,也无论路途有多远,总是早早地坐在讲台边,微笑着看我上课。上完课,他总要发表些看法,意见犀利而中肯。

评完课,天色已经擦黑,他要骑车回家的话,有很长一段路程,于是,我留他共进晚餐,他也不推辞。我炒两碗饭,煮一碗汤,课桌两旁,各坐一方,边吃边聊,倒也十分惬意。

那些日子里,我们见面机会比较多。现在想来,有点不可思议,那时,不知哪来这么多闲工夫:他会经常过江来看我;我也会不断骑着破车蹬一个多小时去他寓所小坐。有时恰逢他尚未回家,我会干等,此时,则由他大公子吴征接待。沏杯绿茶,陪我聊天,直到立岗归来,吴征才悄然离去。

1982年冬,在山东牟平举行全国部分省市农村作文教学研讨会,立岗和我与会。其间,我有幸结识不少专家和学者:北京张田若,天津陈文彰,广东丁有宽、钟治祥等。我和立岗同寝一室,朝夕相处,故我对他为人处世有更深入了解。

凡是认识立岗或者和他有过交往者,都会留有这样印象:热情大方,乐于助人,没有架子,不难相处。

20世纪80年代末,我和立岗同去广东交流教学经验。肇庆“小语会”会长梁旭金和广州芳村教研室主任钟治祥一路陪同。当时,条件有限,主办方考虑到立岗是大学教授,所以仅让他一人独居单间,其余三人合住一个普通房。晚饭之后,四个人在我们房里聊天。谈兴正浓,不知不觉谈到深夜。立岗怕影响他人休息,不愿回自己房间睡觉,说:“凑合一下睡吧。”然而,四个人三张床,怎么睡呢?我们三人坚持让立岗睡在床上,他却执意不从,提出“论资排辈”,按年龄算,从大到小。谁最小,谁就躺在地板上睡。当时彼此间还不太熟悉,均不知别人确切年龄,故皆无异议。待各自报出出生年月一经比对,还是立岗最小。这一夜,他真的躺在地板上和衣睡了。不过,他躺下不久即鼾声大作,且声浪冲击力颇大,可谓震耳欲聋,扰得我们难以入眠,不多久,天也已经放亮。

立岗可谓是我的良师益友。

我做教师,纯属偶然。高中毕业后,既不经专业培训,也没有进大学深造就到学校任教。全凭自己一腔热情,苦苦摸索。

此时,立岗对我帮助适时并有效:送我《给教师的建议》,让我细细阅读;介绍《素描作文教学》理论,指明我实践方向;指导我有步骤地进行作文教学研究与探索。经过他手把手帮教,我终于取得点滴进步。

记得,他在深入了解我作文教学状况之后,撰写了万余字论文:《试论贾志敏老师的作文教学特色》。文章结尾是这么写的:

“小学作文训练的任务主要是培养学生运用语言文字的能力。至于提高思想认识、发展智力技能、扩大知识视野、培养健康个性等,都是结合着主要任务恰当地完成的其他任务。贾志敏老[本文来自于www.JyQKw.cOm]师对这个问题的认识是正确的。他把全面提高学生素质作为作文教学出发点,把激发学生的作文动机和兴趣作为作文教学的突破口,把鼓励学生表达真情实感和发展学生智力作为作文教学的保证,而把扎扎实实地掌握语言文字的基本功作为作文教学的核心任务。这样,他就理顺了作文教学中的各种关系,创造出一套完整的[本文来自于www.jyQkw.cOm],以‘高、趣、真、活、实’为特色的作文教学经验。”

这番话,说得我汗颜和忐忑,我只能权作鼓励与鞭策了。

我努力进行语文教学实践,立岗则积极探索作文教学理论。我们间互为补充,相得益彰。不过幸运的是,我从他那里获得更多教益。

挚友、良师,是我对立岗之称谓,也是我们之间长达37年友谊的真实写照。

(本文作者为全国著名特级教师)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6-09-19 12:34:32
上一篇:接龙联诗游戏
下一篇:运用,才是真正的学会——《学会查“无字词典”》磨课手记
网友评论《吴立岗其人其事》
相关论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