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本可以这样教——听曹爱卫老师执教绘本《小老鼠的魔法书》有感

何夏寿

在上海举行的“首届海峡两岸和香港儿童绘本高端论坛暨教学观摩活动”中,有幸聆听曹教师执教绘本《小老鼠的魔法书》一课。听后甚为激动,有很多话想说。现将听课感受整理成三个方面。

一、把握了绘本阅读教学的本质

我们常说,语文课要依从文体而教。童话要教成童话,小说要教成小说,戏剧要教成戏剧。这实际上要求老师要有把握文体的能力。

那么,绘本文体有些什么特点呢?

绘本也称图画书,它由两种媒介组成,一是文字媒介,二是绘画媒介。这两种媒介结合起来表现某个主题。这两种媒介在表意功能方面各有所长,也各有所短。绘画的长处恰恰是文字的短处,而文字的长处往往是绘画的短处。两者结合,取长补短,相得益彰。

从课堂的呈现来看,曹老师完全“吃透”了文体特点,因为她将讲故事作为这节课的第一个教学目标,而且是主要目标。我关注到这节课里,曹老师花了近20分钟时间和孩子一起讲故事。

一般来说,一个好的绘本往往有三个故事:一个是文字讲的故事,一个是绘画讲的故事,还有一个故事呢,就是需要读者来建构的。因为,前两个故事,即绘画故事和文字故事,讲的未必是同步的,一模一样的,而是各司其职的。我们老师要做的主要功课,就是调动孩子的想象和体验,把前两个故事整合起来,建构出第三个故事。所以,绘本是最具建构意义的书籍,对于培养儿童的阅读能力具有十分独特的意义。这是为什么要用绘本进行阅读教学的核心意义。

我们来看曹老师在这节课里的一个教学片断。

师:这么神奇的魔法书,你想不想要啊?(生:想)书上还有很多小动物看到了,也想要呢!看看图,都有谁啊?

生:(纷纷)小鸟、蜜蜂、毛毛虫、蚂蚱、瓢虫,还有小乌龟。

师:你从哪里看出他们真的很想要一本这样的魔法书?用动作表现出来。

(所有学生瞪大眼睛,伸长脖子,有的还张大嘴巴,一个个露出羡慕的神态。)

在这一页书里,文字语言有两处,都没有提到画面上出现的其他小动物。但画面上却有一群小动物,他们都伸长着脖子,一副渴望得到魔法书的样子。曹老师及时捕捉住了这个能构建阅读意义的信息,设计了“书上还有很多小动物看到了,也想要呢!看看图,都有谁啊?”这一问题,通过看图、联系上文的方法,让孩子用自己的语言生成和建构了各具个性的“第三个故事”——这个由孩子自己讲出来的故事,其阅读意义远远高于文字和绘画讲的故事。

一、体现了绘本教学的文学性

绘本是儿童文学的一种形式。儿童文学教学的目的是将其所具有的文学价值转化为语文教育成果。具体来说,有三大任务:一是文学语言的教学,二是想象力的培养,三是独立人格的养成。我们来看曹老师是怎样将此予以落实的。

曹老师将这节课的学习内容分成三大板块,每个板块都指向“把儿童文学教成儿童文学”。

第一板块师生共读故事

学语言,其实是学两种语言。一种是日用语言,另一种是文学语言。日用语言是客观的、理性的、科学的,说明文等主要以这种语言为主;文学语言是主观的、感性的、审美的,文学作品主要以这种语言为主。但两种语言不是井水不犯河水,老死不相往来的。恰恰相反,他们情同手足,亲如唇齿。绘本的语言是一种统整的语言,不但统整了“日常语言”和“文学语言”,还统整了“儿童语言”和“成人语言”。我们来看其中一处语言教学:

师:你从哪里看出小老鼠吓得半死了?

生:他全身都在冒冷汗。

师:是的,你们看,它的冷汗一直在往外冒。除了出汗,你还从哪里看出来?

生:他跑得很快,一溜烟一样。

师:对啊。从这条曲线里可以看出来,他跑得飞快,非常害怕。还有没有?会看细节的小朋友就会发现读书的乐趣。

生:他都怕得张开嘴叫了。

师:这时候,小老鼠会叫什么?

生:(轻缓)救命啊,救命。

师:好像还不着急。

生:(急切)救命!救命!

生:有人吗?快来救救我。

师:这个时候,不会去问是不是有人了,而是直接喊了。

生:快来人!快来救救我呀!

师:嗯,这就很有感觉了。

在这处教学中,老师引导小朋友用语言来表现这一“画面”。在这里,老师的问“你从哪里看出小老鼠吓得半死了”和小朋友的答“他跑得很快,一溜烟一样”,这就是日常语言和文学语言的整合。还有,小朋友天真的“有人吗?快来救救我”和老师理性的“这个时候,不会去问是不是有人了,而是直接喊了”,这些对话,单看一句和日常语言无异,但整段对话构成了一种艺术结构,是对日常表达的一种超越。这些教学设计和教学实践,很好地落实了从故事中学习统整语言的教学目标。

第二板块走进魔法世界

这一学习板块,我想应该对应曹老师所设定的另一个教学目标,即根据魔法书里“要啥有啥”的片段,展开想象,说写愿望,这是指向想象力培养的目标。文学都是虚构的,都是想象的结果。儿童文学,尤其是童话、寓言等非写实性儿童文学,它的想象更是信马由缰、天马行空。曹老师将绘本童话《小老鼠的魔法书》带进课堂,并将“说写愿望”设定为学习内容,足以说明曹老师对培养儿童想象能力的高度重视。课堂上几乎所有的孩子们都高高举起小手,“我要买辆赛车给妈妈”“我要像小老鼠一样在天上飞”……精彩此起彼伏,足以说明孩子的想象确实不可低估。

第三板块讨论与分享

就阅读中产生的问题与他人讨论,分享自己的阅读感受是非常必要的。儿童文学教学不仅仅只是语言形式和语文知识的教学,而应该[本文来自于www.jyQkw.cOm]在进行文学语言教学的同时,陶冶性情,拓宽认知,丰富情感,进行价值判断,帮助学生实现心灵的成长。特别是文学含混性、多义性的特点,对于培养儿童独特的审美体验和独立的人格,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比如针对曹老师提出的“下雨的夜晚,为什么还会有月亮呢”这一问题,有的孩子说下雨天不应该有月亮,可能是作者糊涂了;有的说是小老鼠从魔法书里变出来的……曹老师能够充分尊重孩子,以欣赏的神情鼓励孩子们参与表达、乐于表达。

三、关注了绘本文本的表达形式

一本好书之所以优秀,在于它出色的文学价值。也就是说,不仅它的内容是重要的,如何来表现它的内容同样至关重要。

儿童文学教学,只有对作品进行形式分析,才能深入到它那独有的语言世界,发现这种独有的形式与作品思想或情感内容的关系。绘本所提供的文字故事也是一种很有意思的文学形式。我关注到有这么一个教学环节——在曹老师向孩子们完整地讲了一遍故事后,曹老师问学生:刚才我们讲了故事,现在老师问问大家,小老鼠的魔法书都有哪几种魔法?在学生回答:“可大可小;变成房子;要啥有啥;可以飞”四种魔法后,老师不但用投影一一展现,而且还要求每个学生都说一遍。

我认为这个环节的设计是针对这个故事的文学表达的。童话是一种很有意味的形式,往往采用反复、对比等儿童所喜闻乐见的形式叙述故事。比如《去年的树》中“鸟儿三次找树”的三段式叙事,《两个小狮子》中“勤狮和懒狮”的对比式叙事等。这就要求教师在备课过程中要有“发现”的能力。如果教师缺乏对文体的把握能力,或者在教学中忽视对文体作揭示性处理,就难以使语文阅读教学具有“语文味”。

语文阅读教学课,形式分析教学至关重要。我们不仅讲内容(写了什么),而且更讲形式(怎么写的),才能真正将语文教育落到实处。曹老师让小朋友说“有几种魔法”的问题,可谓一语中的——四种魔法正是组成《小老鼠的魔法书》的主要形式。课堂应该对此作揭示性教学。曹老师做到了,她的“三个一”:一问、一“板书”(投影)、一说,将《小老鼠的魔法书》反复叙事的形式,予以充分落实。当然,对于二年级小朋友,老师是不需要去讲诸如“反复叙事”之类的术语、优秀的语文教师就应该像曹老师那样,采用感性化教学,做到心中有知识,口里无术语。

这节课带给我们的启示还有很多。比如曹老师鲜明的儿童本位立场:从教学内容、教学方法的选择,到由易到难、由简到繁的教学流程设计,再到自然朴素、灵动风趣的课堂评价等,都体现着曹老师对儿童的尊重,对儿童世界和童年精神的自觉守护。

(浙江省绍兴市上虞区金近小学)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6-09-19 11:51:36
上一篇:演讲类课文如何教——苏教版六年级上册《鞋匠的儿子》教学实录
下一篇:品味写景散文的情趣——人教版六年级上册《山中访友》教学实录
网友评论《绘本可以这样教——听曹爱卫老师执教绘本《小老鼠的魔法书》有感》
相关论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