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议房产泡沫下的“供给侧”改革

摘 要:经济下行压力下推进“供给侧”改革举措是良好期许。但房市的畸形发展,为供给侧改革制造了很多困难,如成本增加、税费负担过重、中小企业融资困难等等,但这些因素在房市不正常发展的情况下,被放大了。因此,当前推行“供给侧”改革,需要抓住“房地产”泡沫这个牛鼻子,只有管控好房地产市场,中国经济才能步入良性发展轨道,走出下行压力的困境。
  关键词:房产泡沫 供给侧 制造业
  一、引子
  近年在全球经济低迷的大背景下,中国经济存在严峻的下行压力,已成共识,被官方定义为“新常态”。为了克服新常态的不利影响,党中央国务院提出了“供给侧”改革举措。这一措施基于不同的行业有不同的解读,但是根本的一条是希望从“供给”的一面,激活市场,扩大内需。如降低企业尤其是制造业的成本以便增加产品的市场竞争力,从而达到补救国际市场萎缩状况的目的。这无疑是一个好的期许。
  但,房地产以及房地产背后的金融领域的一些反常行为却让人越来越搞不懂了。政府一方面大张旗鼓的吆喝去产能,如降低房产的严重过剩,而另一方面又在本来05年房市稳中有降的好趋势下,放纵地方政府与房地产开发商合谋,搞出了很多地王,在一线城市推动房价上涨。房价关系到整个社会的劳动力成本,房价上涨、房租价格上涨无疑会直接导致劳动力成本上涨。不仅如此,由于房价挤占了消费者的大部分收入,导致其它消费萎缩。同时,由于房价不断上涨,在预期暴利的诱惑下,将国家发行的本该进入到实体产业的资金多数流进了房地产市场。国家所增发的货币既没有助推制造业摆脱窘境也没有刺激正常的消费品市场的扩大。而房市则成了悬在中国经济头上的一个超级巨大的足以淹没中国经济的“堰塞湖”。
  因此,房市问题是目前供给侧改革的主要麻烦制造者,要顺利推进供给侧改革,达到激活市场,拯救制造业,完成去产能,产业升级让国民经济步入良性发展轨道,就必须下大力气管控好房市。
  二、房市对制造业的冲击
  据有关资料统计,2016年9月,负增长了长达四年半之久的PPI终于逆转,这标志着中国工业领域全面涨价正式开启。事实上,从年初开始,煤炭、铁矿石、造纸等大宗原材料就开始上涨,数月后传导到整个工业领域。
  PPI四年半后首次转正。一是受去产能和其它因素影响,煤炭钢铁狂飙;二是化工原料疯涨,将影响下游行业;三是造纸业,产能集中、污染治理和纸业抱团导致价格飞涨;四是家具行业,海绵、木材和运输成本大幅拉涨;五是运费上涨,各行各业受影响;六是原材料疯涨之后,中间行业开始报复性上涨,如在硬生生消化掉前几轮原纸疯狂上涨的压力后,包装印刷行业再也坚持不住,从10月开始出现报复性上涨,首批10%的涨幅已经全面铺开,后续上涨压力仍然十分巨大。此外,玻璃价格上涨15%、电路板提价10%、元器件涨价5%,工业制成品各个环节都在酝酿涨价。
  新一轮的破产倒闭潮,未来将会有5000万人失业在各种成本大涨,国内外市场需求不景气的情况下,一些资金不足、订单锐减、缺乏创新、负债高企的企业将率先倒下,实体行业新一轮的破产倒闭潮已经来临。预计未来几年,制造业倒闭潮将呈现集中爆发之势,行业大洗牌不可避免。
  三、房市对整个消费市场的冲击
  而在电子业、鞋业、服装业、玩具业等劳动密集型行业,倒闭潮也是一浪高过一浪。而这些倒闭的企业,大多属于中小企业。由于中小制造业大多没有自己的品牌,主要靠贴牌或低价优势来获得市场份额。在市场蓬勃发展的上升时间,这种模式尚能获得生存空间。但在市场不断下滑的情况下,企业被迫走上降价之路。结果出现“面粉贵过面包”的现象,企业现金流越来越少,最终破产倒闭。
  据初步估算,2014年我国中小制造企业吸纳就业人数约1.5亿人。如果未来五年内中国有三分之一的中小企业被洗牌,将会有5000万人失业,如果有一半的中小企业倒闭,则会有7500万人失业。如果考虑到富士康、金仁宝、三星、裕元这些拥有数十万甚至上百万就业人口的大型制造业正在或即将撤出中国,未来中国制造业的失业人口将远超想象。
  四、供给侧改革的困境
  (一)房市在GDP占比中呈现畸形特点
  2015年中国GDP是67万亿,其中全国卖地收入是3.4万亿。在房价构成中,地价约占30%,也就是说房地产创造了11.3万亿GDP,再加上中介,装修,家电家具,估计30%的GDP直接由房价而来。另外,3.4万亿的卖地收入,又拉动了铁公鸡,杠杆率至少是3倍,又是15%GDP。这样算下来,房地产投资在GDP的占比超过45%。
  (二)金融业对实体产业的歧视性
  因为当前的房地产市场的畸形发展,给人造成“稳赚不赔”心里预期,而这种心里预期也直接影响到金融业,对银行来说,给房地产交易贷款,风险低而周转快。银行等金融业一向是“嫌贫爱富的”;贷款一百万给小的民营企业与贷款一个亿给大型国企或者房地产开发商,成本相差无几,而收入以及风险不同,银行当然不愿意给中小企业贷款。因此,对小小的实体经济的中小企业要得到银行贷款,甚至比登天还难。而且很大一批的企业,即便是能获得银行贷款,他们也会想办法投资到房地产,房市像吸血鬼一样饕餮了社会上多数的闲散资金。
  (三)成本、税费也是实体产业难以承受
  改革近四十年来,我们的成本优势、规模优势、制度等优势基本丧失殆尽。
  对制造业而言,各生产要素的的成本在房地产业直接或间接推动下一直在不断上涨,工资社保,每年增加12%-15%,食堂菜价,水价,气价,都在涨,房租是长期合同,一般也是每年上涨一点点。再算算物流成本,中国到处是收费站,产品从北京出厂,到四川某市销售,中转三四次,价格基本是涨三倍,否则就是亏。
  税费也成了企业难以承受之重。社会保险33%,企业所得税20%,增值税17%,个税累进,粗算10%,贷款利息10%,还有各种名目繁多的收费项目等等,让实体企业难以承受。
  五、小结
  一个国家民族的强盛,绝不是靠“房地产”和“金融”,制造业是一切行业之母,所有利润均来自实体产业,房子总究是让人住的,而今它几乎和金融衍生品一样,成为炒作的投机对象,尤其是全民投机房地产,这是及其不合理的现象。只有房地产回到正常的生产消费轨道、政府下大力气管控好房地产市场,才能顺利推进供给侧改革,实现改革目标,否则“全民创业,万众创新”必然难以实现的。
  作者简介:
  王培军 男,出生日期1972年3月,青岛经贸科技学校。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7-02-24 09:47:06
上一篇:江苏响水农商银行:为供给侧改革提供金融活水
下一篇:中国制造减压要靠供给侧改革
网友评论《浅议房产泡沫下的“供给侧”改革》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