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给侧改革步入深化年

展望2017年,作为供给侧改革重要一环,国企改革有望在垄断领域混改及员工持股、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组建、国企并购重组等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实现破题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当前我国经济工作的主线,自2016年初,全面行动的号角正式吹响,在“十三五”规划纲要、政府工作报告的指引下,各行各业纷纷发起了供给侧的改革攻坚战。目前,改革虽然取得了初步成效,但“三去一降一补”绝非一日之功,正如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所说,因化解产能过剩、减少地产库存、削弱杠杆率、降低企业成本、弥补短板推进难度大、见效周期长,2017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更需要不断深化和战略定力。
  去产能去库存 市场化手段或加强
任务艰巨 去产能仍是2017年经济工作重要抓手,未来围绕去产能和去僵尸方面还将有一系列配套政策出台,如国家层面和央企层面处置僵尸企业方案及行业兼并重组相关政策。

  2016年下半年以来,去产能速度明显加快。据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李朴民2016年11月11日在新闻发布会中透露,从全国来看,截至2016年10月底,钢铁行业已提前完成4500万吨全年去产能目标任务,煤炭去产能2.5亿吨的全年目标任务有望提前完成。目前,各地方、国务院国资委正在按照验收办法开展验收工作,国家层面的抽查工作已陆续展开。
  不过,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教育部长江学者姚洋对此坦言,尽管2016年去产能基本是超额完成任务,特别是钢铁和煤炭行业,但其中依旧存在问题,即采用行政手段压制产能会产生一些消极后果。比如在新一轮经济上行中,某些产能由于被压制,导致价格上涨迅速,然而这里不乏有些产品是我国没有自行产生却还要进口的,在此种情况下,工厂极易恢复生产,导致去产能反弹。此外,去产能的地区不平衡化也较为严重,这些将是未来去产能工作的重点。
  “进入2017年后,去产能任务会比较艰巨。”金银岛市场分析师潘层层说。虽然2016年去产能任务已完成,但去掉的产能中无效产能占比较大,也就是停产超一年的产能。2016年以来,钢铁价格持续上涨,钢铁企业扭亏为盈,部分前期停产高炉或轧线重新生产,增加了去产能难度。2017年钢铁去产能目标任务也将很快下发,难度或将高于2016年,因此2017年也将成为钢铁去产能攻坚年。
  去产能仍是2017年经济工作重要抓手,未来围绕去产能和去僵尸方面还将有一系列配套政策出台,如国家层面和央企层面处置僵尸企业方案及行业兼并重组相关政策。2017年高质地推进去产能工作,多位专家学者建议,应注意以下两方面:其一,去产能的执行需更加注重市场内生性机制建立与完善;其二,产品价格回升易引起投机和套利,需防治虚假去产能。
  去杠杆 力度更大
  供给侧改革主要任务是“三去一降一补”,鉴于2016年已经在去产能、去库存方面取得了一定成绩,齐鲁资管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预计2017年将加大去杠杆力度。
  然而,去杠杆不同于去产能、去库存,单凭政府支持还远远不够。对于2016年去杠杆的工作,姚洋坦言,成效不大,在他看来,原因主要有两点:首先,在经济下行环境中,企业无法运转,导致杠杆率不断累积;其次,去杠杆需要发挥市场的作用,或者至少市场要和政府的措施相结合,而市场的反应具有很强的不可控性。
  “我们不能普遍地讲降杠杆,要想降杠杆,在某些部门一定要加杠杆。”姚洋分析认为,2017年的任务主要是寻找既能保增长,又可调结构的突破口。因此,关于去杠杆,他建议可以考虑在政府部门加杠杆,以此补贴民生,特别是用来消除三、四线城市的房地产库存。“此举既可去库存,又能降杠杆。”
  此外,目前,杠杆率较高的部门主要集中在房地产领域,以及钢铁等国企部门。姚洋认为,削弱国企杠杆率可采取将国企负债转成股份,在市场上拍卖,让民间资本进入的方法。通过债转股,不仅可以让民间资本参与到国企管理中,改变国企的公司治理机构,改善经营机构,还可以把国企强大的技术力量和人员力量充分利用起来。
  而根据现有数据,安信证券分析师罗云峰预计,在2017年,去杠杆力度将进一步加大,政府、家庭、金融机构、非金融企业四个部门将全面面临去杠杆压力。“综合来看,2017年全社会四个部门负债同比增速下行的概率均明显大于上行的概率,融资需求萎缩主导的衰退式宽松再现,债市牛市根基未变,负债同比增速企稳回升可能要等到2018年才能出现。”
  值得关注的是,在去杠杆方面,近期已有相关政策文件发布,国务院同意建立由发改委牵头的积极稳妥降低企业杠杆率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制度。申万宏源首席宏观经济分析师李慧勇坦言,这些政策将指引2017年工作。2017年在债转股、去杠杆方面可能会有较大突破,也会有更多市场化办法出台。预计将有更多资产管理公司参与到债务重整进程中。
  标新降成本 立异补短板
  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持续推进,增长新动能有望加快培育和崛起。爱建证券分析师吴正武指出,降成本和补短板是中国转向新的、可持续经济发展方式的必由之路。他表示,降成本的出路在于提高生产力,而不是转移成本,
  不同于吴正武着眼于生产端的“降成本”,对于继续降税减费,减轻企业用工成本,制造业增值税税率下调的建议和预计也不断发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鸣就曾指出,降成本要发力在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无独有偶,李迅雷也认为财税改革将是2017年值得期待的亮点。“五险一金”仍有下调空间,尤其是个税改革,由于个税改革涉及到再分配的公平性,可能会加快推进。
  此外,扩大有效供给,着力补齐短板也是推进结构性改革的关键点之一。目前,我国的城乡差距、区域差距还比较大,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制度还需要继续完善,在社会发展、制度设计、发展水平等诸多方面还存在明显的薄弱环节和短板。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补短板做出了新的全面部署,指出要从严重制约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从人民群众迫切需要解决的突出问题着手,既补硬短板也补软短板,既补发展短板也补制度短板。
  对于2017年补短板的政策动向,吴正武建议,可重点关注科技创新、先进制造、现代服务、基础设施、扶贫脱贫、农产品供给等领域。
  国企改革 多点发力
  展望2017年,作为供给侧改革重要一环,国企改革在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有望实现破题。国企十项改革试点将全面推开,国企改革有望在垄断领域混改及员工持股、石油天然气领域、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组建、国企并购重组四方面加速推进。
  2016年11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深入推进实施新一轮东北振兴战略加快推动东北地区经济企稳向好若干重要举措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根据《意见》内容,国家将推动驻东北地区的中央企业开展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试点,选择部分中央企业开展综合改革试点,支持部分中央企业开展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在东北三省各选择10家至20家地方国有企业开展首批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组建若干省级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研究推动若干重大企业联合重组。这意味着,一向被喻为“难啃的硬骨头”的东北国企改革有望大尺度破题。
  此外,垄断领域混改也已箭在弦上。目前,国家发改委已明确东航集团、联通集团、南方电网、哈电集团、中国核建、中国船舶等中央企业列入第一批混改试点。2016年10月,中国联通也已确认正在研究混合所有制改革方案。
  在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组建上,试点范围不断扩大,继诚通、国新两家企业纳入后,神华集团、宝武集团、中国五矿、招商局集团、中交集团、保利集团等6家企业新增为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单位,“两类公司”试点企业合计已达10家。
  “2017年是国企改革开展之年,相关试点将全面推开。”中国企业研究院执行院长李锦认为,央企重组减少至100家以内有望实现,央企和地方混改及员工持股试点名单有望明确。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7-02-24 09:46:44
上一篇:农业供给侧的县域命题
下一篇:江苏响水农商银行:为供给侧改革提供金融活水
网友评论《供给侧改革步入深化年》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