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剂学论文:发生认识论对生物药剂学与药物动力学教学内容的建构

[摘要] 生物药剂学与药物动力学为药学类专业学生的核心课程之一,主要应用数学方法和动力学原理研究药物在体内的转运过程。发生认识论是由心理学家让·皮亚杰提出的,其理论认为认知发展的本质是一个不断适应和平衡化的过程。本文拟应用“发生认识论”的原理和方法对生物药剂学与药物动力学的教学内容进行建构,利于教学过程中学生开展图式准备,促进同化和顺应过程,易于认知达到新的平衡,实现更好的教学效果。 
  [关键词] 生物药剂学与药物动力学;发生认识论;教学内容;建构 
  [中图分类号] G642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3-7210(2016)12(a)-0134-04 
  Constructure of course contents of biopharmaceutics and pharmacokinetics according to the principles of genetic epistemology 
  TANG Yuan LIU Hongmei JIA Jiaojiao ZHANG Jianxiang LI Xiaohui JIA Yi 
  Department of Pharmaceutics, College of Pharmacy, the Third Military Medical University, Chongqing 400038, China 
  [Abstract] Biopharmaceutics and pharmacokinetics is one of the core curricula of pharmacy students, which study drug transport in vivo by mathematical methods and dynamics principle. The principle of genetic epistemology is established by psychologist Jean Piaget, and the nature of cognitive development is considered as a process of continuous adaptation and balance in the theory. The principle of genetic epistemology is used to construct course contents of biopharmaceutics and pharmacokinetics in this paper. The schema is carried out to promote the assimilation and adaptation to lead to reaching a new cognitive equilibrium in the teaching process; moreover, this process is helpful to achieve better teaching effects. 
  [Key words] Biopharmaceutics and pharmacokinetics; Genetic epistemology; Teaching contents; Constructure 
  生物药剂学与药物动力学原为两个独立的边缘学科,由于两者学科内容联系紧密,原卫生部将其教材合二为一,形成了“生物药剂学与药物动力学”,为药剂学的分支学科[1]。目前我国大部分高等医药院校药学专业和药剂学专业本科均开设此门课程。生物药剂学主要研究药物及其剂型在体内的吸收、分布、代谢与排泄过程,而药物动力学应用动力学原理和数学方法,对药物进入体内后量时变化或血药浓度经时变化进行定量描述。该课程为药学类专业学生的核心专业课程之一,通过对药物体内过程的质与量进行研究,对于新药设计、新剂型新制剂开发、药物的质量评价、药品管理等工作都具有重要作用[2-3]。 
  生物药剂学与药物动力学涉及高等数学、分子生物学、药剂学、药物分析、药理学、生物化学等多学科知识,在本科教学过程中同学往往反映“难学懂、难记忆、难应用”。为了提升教学质量,国内多所学校已对该学科进行了多元教学法、多学科交叉法、以授课为基础的学习(lecture-based learning,LBL)、基于问题的学习(problem-based learning,PBL)、PBL-LBL结合模式等多种教学方法的研究与实践,取得了显著的教学效果[4-6]。发生认识论是由著名的瑞士心理学家让·皮亚杰(Jean Piaget,1896~1980)提出和建立的。其理论强调,教学过程中应以学生为中心,教师是学生意义建构的帮助者和促进者。坚持“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就是认为学生是认知行为的主体,新的知识必须与学生的经验和思维产生联系,并内化到学生原有的知识体系中;教师是教学行为的主导,在知识建构活动中发挥设计者、组织者、参与者、指导者和评估者的作用,其传授的知识要与学生的认知结构相适应。目前,尚未见对生物药剂学与药物动力学理论课教学内容进行分析和建构。本文拟应用“发生认识论”的原理和方法对生物药剂学与药物动力学教学内容进行建构,为上述教学方法的应用提供支撑。 
  1 皮亚杰发生认识论基本思想 
  发生认识论最初来源于对儿童数学学习等的研究。皮亚杰认为,认识起源于主体和客体之间相互作用的过程,知识不是现实的简单复制,获得的唯一途径是动作,动作是获得知识的源泉和基础;思维发展根源于主、客体相互作用的活动,经主体内化了的动作进一步协调而形成认知结构。皮亚杰据此提出了人的认知发展过程中四个最核心的概念:图式、同化、顺应、平衡。图式是指动作结构,是个体认识事物的基础;同化是客体对主体的适应,是个体将客体纳入主体已有的图式之中的機能;顺应是主体过去已经形成的反应对客体的适应,是个体改变主体已有的图式以适应客体的机能。同化和顺应是皮亚杰认知发展理论的核心,既相互对立又相互依存。人对知识的学习是逐步从简单发展为复杂,不断促进认识的发展,其主要动力就是认识过程中的平衡。平衡是指个体通过自我调节机制,使认知发展从一个相对平衡的状态向另一种更高级状态过渡的过程。个体在认识过程中,总是先以已有图式去同化客体,若获得成功即得到认识结构的暂时平衡;若不成功,则做出顺应,改变现有图式,再去同化客体,直至达到认识结构的平衡[7-10]。
 2 发生认识论适用于生物药剂学与药物动力学教学 
  生物药剂学与药物动力学的学习依赖分子生物学、药剂学、药物分析等基础学科,同时又与高等数学密切相关。该学科的本质是用数学方法和动力学原理研究药物在体内的转运过程,为合理用药和合理制药提供研究方法和科学依据。发生认识论具有在生物药剂学与药物动力学中应用的天然基础。 
  2.1 建立数学思维方式 
  生物药剂学与药物动力学主要应用动力学原理和数学的处理方法,研究通过口服、静脉注射、静脉滴注、肌内注射等多种途径给药后药物在体内的吸收、分布、代谢与排泄过程的量变规律,以数学表达式阐明不同部位药物浓度与时间变化的关系,是一门用数学分析手段来处理药物在体内动态过程的科学。基础药学的学习需要大量的机械记忆,对抽象和逻辑思维能力锻炼较少,造成了药学专业学生思维往往拘泥于具体的对象,注重对其特征、形态、功能的观察和描述,不善于开展抽象思维活动。而数学的学习需要学生依靠已有的数学现实空间,将当前的知识纳入已有经验,进行归属或验证,通过新旧知识融合成为一个整体的、新的数学空间。而且学生对数学知识的建构,往往不能一次完成,需要经过多次反复和深化。发生认识论是在研究儿童数学学习过程中建立起来的,具有与本学科学习的共通性[11]。本学科的学习就需要学生从生物现象和临床特征出发,进行抽象思维和逻辑推理活动,经过多次知识融合,透过现象抓住本质,完成认识过程中的平衡化。 
  2.2 依赖于已有图式 
  发生认识论认为,认识来源于活动,并在活动的基础上建立起认识的图式[12]。人们总是用自己已经具有的图式去认识事物,具有累积性、交织性、由简单到复杂的特性。成功的教学必须是以学生现有的图式为基础,充分适应了学生同化、顺应和平衡过程的教学。学生在学习生物药剂学与药物动力学之前,已学习过高等数学、药剂学、分子生物学、药物分析学、药理学等基础课程和专业课程。在现有的学习过程中,需要教师充分了解上述学科的特点和学生的掌握情况,有针对性地促进学生已有的图式和当前教学活动的联系,使学生将新知识尽可能纳入已有经验,进行归属或验证,直至达成对知识的深层理解。经过多次的反复和深化,完成原有图式和本课程知识内容重新建构的顺应过程。 
  2.3 体现阶段性和连续性特征 
  发生认识论认为,认识的发展具有阶段性和连续性。人是在对具体知识的学习中,逐步从简单结构发展为复杂结构,并发展自己的认识的。人的认识发展具有阶段性,每个阶段具有不同的特征;同时,其发展阶段具有连续性,各个阶段按顺序发展,没有某个阶段会突然出现,也不会发生跳跃和颠倒。认识发展就是一个从平衡到不平衡、再到新的平衡不断往复提升的过程[13]。生物药剂学与药物动力学的阶段性和连续性特征,既体现在与其他学科的承前启后上,又体现在“先生物意义后数学模型”“先单室后多室”“先线性后非线性”等学科内在逻辑方面。 
  2.4 体现认知的个体差异 
  发生认识论认为,人认识的本质是认识主体在一定的社会环境下,通过自身的经验能动地建构对客体的认识。由于不同个体现有图式的不一致,导致其同化、顺应和平衡的过程也不一样。在学习过程中,学生都是以已有的背景知识为基础来建构新的知识体系,每个人的学习背景都是有差异的,从而导致了不同主体最终学习的效果不同。在教学过程中,我们发现学生课前对高等数学和药学专业课的掌握程度参差不齐,显著影响了生物药剂学与药物动力学的教学效果。例如,对动力学指标生物学意义的数学抽象能力不足,严重影响了数学公式在药物动力学实践中的准确应用。只有充分认识和考虑学生认知的个体差异,体现不同个体认知活动中同化、顺应和平衡活动的不同,才能提升学生的学习质量。 
  3 发生认识论对生物药剂学与药物动力学教学内容的建构 
  皮亚杰的发生认识论认为,头脑中的图式可以形成一个有规则的一般图式,其代表着主体某一时期的智力程度和认知水平;他还用同步性实验证实,人如果达到某种智慧水平,就能够完成同样水平的问题[14]。而且人的认识图式不是一成不变,是由低级向高级、由简单向复杂发展的,这就是图式的建构过程。生物药剂学与药物动力学的教学过程就是根据该学科的内在联系,让学生将生物药剂学的基本概念和基本理论同化到现有图式之中,改变原有的高等数学图式以适应药物动力学的理论、公式和应用,使学生的认知发展达到更高的平衡状态。由于每个学生的基础知识和思维模式都不相同,每个人的现有图式也不一样,因此教师在生物药剂学与药物动力学教学过程中对思维过程的展开不能替代学生自己的活动,而应该让学生在课前和课中不断地开展合理的图式准备,以利于新的图式平衡的达成。图式的发展演进情况最终体现在教学效果的好坏上。教材是教学的主要内容,对学生的学习起着重要的参考和引导作用,其编写要求为知识框架逻辑清楚、内容详实全面、公式及推导准确完整,但直接使用不一定适合于学生的思维展开。因此在实际授课过程中,教师应该运用发生认识论的原理对生物药剂学与药物动力学的教学内容进行重新建构。 
  3.1 开展图式准备 
  首先,開展基础学科图式准备。生物药剂学与药物动力学是一门综合性课程,需要多学科知识的基础。教师在其教学过程中应该非常重视导入性的复习基础知识,比如:学习药物的跨膜转运和吸收,需要了解生物膜的结构和性质、胃肠道的结构与功能、皮肤和黏膜的结构与功能等生理学基础;学习药物的分布,需要了解循环系统、淋巴系统、血脑屏障、胎盘屏障等解剖学和生理学基础;学习药物的代谢,需要了解氧化、还原、水解、结合等代谢反应的生物化学基础;学习药物的排泄,需要了解肾脏排泄、胆汁排泄、其他途径排泄的生理学基础和疾病对其影响的病理学基础;学习药物动力学的各个模型,需要掌握动力学原理和高等数学的处理方法。 
  其次,完善学科内部图式准备。在学习生物药剂学与药物动力学之前,让学生了解本学科的主要研究内容和基本概念,勾勒出本学科的基本框架,对后期各章节的学习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学习生物药剂学时,要让学生对物理性质、化学性质、剂型、配伍等药物因素,以及年龄、性别、生理、疾病、遗传等生物因素有明确认识;学习药物动力学时,要让学生知道动力学的研究有线性与非线性之分,而线性方法又包括单室模型和多室模型,同时还需要知道剂量、浓度、表观分布容积、速率常数、生物半衰期和清除率等关键参数。
通过上述图式基础的准备,调整了学生现有的认知结构,使之处于准备接受、处理新知识的状态,使本学科的新知识在学生的认知结构中易于找到可对应内容,以便与学生现有的认知结构发生实质性的融合。而且教师在图式基础的准备过程中,应该发挥“主导”作用,让学生认识到哪些知识准备是必须的,以便发挥自身的“主体”作用,针对性地补齐自己的短板。如果图式基础的准备到位,那么接下来的教学过程就容易事半功倍。 
  3.2 促进同化和顺应,达到新的平衡 
  生物药剂学与药物动力学由相对独立又相互联系的两个部分组成;其中,生物药剂学的学习更多是需要同化过程,药物动力学的学习更多的是需要顺应过程。①生物药剂学部分主要从药物的体内过程出发,研究药物的理化性质、剂型因素以及机体的生物因素对药物疗效的影响。其中,药物的吸收、转运、分布、代谢、排泄等过程及影响因素,已在解剖学、生理学、病理学、生物化学、药剂学、药理学课程中进行了学习,而且其内容具体直观、易于理解。由于个体在认识过程中,总是先以已有图式去同化客体,如果获得成功,就得到认识结构的暂时平衡;因此在此部分的学习中,学生主要将本学科的知识内容纳入已有的图式中,实现同化过程。②通过药物动力学的学习,可以计算药物的生物半衰期、清除率、稳态血药浓度等,开展生物利用度和生物等效性的研究,并据此制订临床给药方案,开展治疗药物浓度监测。药物动力学教学内容中的动力学原理和数学方法,对药学生而言往往不是强项,在理解和应用上都存在一定难度,不能直接将其纳入已有的图式,需要调整改造自身已有的图式。比如:吸收和排泄的基本理论已为学生所熟悉,但如何将关键参数速率常数k的数学含义与其生物学意义联系起来,就不能直接纳入现有图式。在实际教学中,可以画出线性模型中的单室模型示意图,先让学生获得药物体内过程的直观印象,再分析、讲解单室模型中不同给药途径的药物浓度与时间的关系式,让学生掌握速率常数k等相关药物动力学参数的计算方法。再开展双室模型、多室模型、非线性模型的学习:对于其中与单室模型相同的部分,通过同化过程吸收掌握;对于其中与单室模型相异的部分,通过顺应过程,调整自身的知识结构。最终,在掌握基本概念速率常数k的基础上,可以理解和应用ka、ku、k12、k21、k10、k0、kr、kb等复杂的相关概念,最终达到顺应平衡。 
  在实际教学过程中,教师往往根据教学内容选用合适的教学方法[15-21]:LBL是以授课为基础的教学,信息量大,常用于基本概念的讲授,但学生处于被动地位,无法充分调动其积极性。PBL是启发式教学,以教师为引导,以学生为中心,以问题为链条,让学生在理解的基础上识记掌握知识,常用于与实际应用或学科前沿联系紧密的教学内容;既有调动学生积极性的显著优势,又有耗时较多、对学生要求高、不适用于基本概念的教学等问题。为了达到更好的教学效果,既需要根据教学内容选用合适的教学方法,又需要针对不同的教学方法采用发生认识论的原理对其教学内容进行建构。对于LBL,教师在教学中必须努力寻找并发现学生的“最近发展区”,根据学生的现有图式来决定和调整教学中的学习内容、方向和程度要求;对于PBL,其教学法的核心是问题,而如何根据学生现有图式,精心设计问题,以实现同化和顺应的平衡过程就成为该教学法的关键所在。通过应用发生认识论的原理和方法,开展对生物药剂学与药物动力学教学内容的建构,使教师不断帮助学生对自己已有的认识作出必要的发展或变革,实现其认知的组织和再组织,最终让学生将“书本的知识”转变成“自己的知识”、对生物药剂学与药物动力学的学习内容能够深刻理解并正确应用,最终提高教学质量。 药剂学论文
  [参考文献] 
  [1] 郭新红,李淑赟,刘欣,等.《生物药剂学与药物动力学》教材中药物动力学部分编写的建议[J].药学教育,2014, 30(1):28-29. 
  [2] 成颖,刘道洲,刘苗,等.生物药剂学与药物动力学课程标准的建立与实践[J].基础医学教育,2012,14(10):755-757. 
  [3] 王梅,木巴拉克·伊明江,李岩,等.生物药剂学与药物动力学教学方法探析[J].基础医学教育,2015,17(4):295-297. 
  [4] 刘畅,马晓星,韩翠艳.PBL方法在《生物药剂学与药物动力学》教学中的应用[J].科技创新导报,2014(17):135-137. 
  [5] 张冕.PBL教学法在《生物药剂学与药物动力学》教学中的应用探讨[J].沙洋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11,12(4):26-28. 
  [6] 周小菊.上好《生物药剂学与药物动力学》首课漫谈[J].创新与创业教育,2013,4(4):82-84. 
  [7] 让·皮亚杰.发生认识论原理[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7. 
  [8] 董金平.皮亚杰认知发展理论对语言教学的启示[J].齐齐哈尔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5,1:178-179. 
  [9] 李保风,王晓晶.读发生认识论原理对教学改革的思考[J].安阳工学院学报,2011,10(5):106-108. 
  [10] 张守红.基于建构主义的教学设计体系研究[J].教学与管理,2008(4):12-13. 
  [11] 陈立强,曹建华.关于发生认识论对数学教学影响的认识和思考[J].科学教育,2002,8(4):1-2. 
  [12] 孙清祥.论皮亚杰认知发展阶段理论及其对教育的启示分析[J].南昌高专学报,2012(1):64-66. 
  [13] 杨秦飞,杨孝斌,罗永超.皮亚杰的发生认识论原理及其教学启示[J].凯里学院学报,2015,33(3):25-28. 
  [14] 周芳.论皮亚杰自我中心主义及其对教育教学的启示[J].广西教育学院学报,2015(6):187-190. 
  [15] 何丽华.生物药剂学与药物动力学教学模式改革尝试[J].广州化工,2016,44(4):165-166. 
  [16] 周雪妍,李成林,汪建云,等.提高生物药剂学与药物动力学教学效果的思考[J].基础医学教育,2015,17(7):598-600. 
  [17] 叶玲,唐斓,蔡铮,等.案例教学法在生物药剂学教学中的应用探讨[J].科技创新导报,2015(21):154-155. 
  [18] 关志宇,陈丽华,杨明,等.基于问题的seminar教学法在药学专业课程教学中的应用——以药剂学、生物药剂学课程为例[J].江西中医药大学学报,2015,27(3):88-91. 
  [19] 桂卉,夏新华,颜红,等.多元化教学法在生物药剂与药物动力学中的应用[J].基础医学教育,2014,16(4):266-267. 
  [20] 陈志鹏,肖衍宇,蔡宝昌.生物药剂学教学中发现式学习方式的应用尝试[J].白求恩军医学院学报,2010,8(5):372-373. 
  [21] 劉德胜,代现平,陈向明,等.生物药剂学与药物动力学教学改革与实践[J].山西医科大学学报:基础医学教育版,2010,12(7):700-702. 
  (收稿日期:2016-08-13 本文编辑:李亚聪)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7-06-11 16:24:30
上一篇:药剂学论文:葛根芩连汤中小檗碱的中药生物药剂学分类系统属性研究
下一篇:药用植物学论文:智能手机在药用植物学实验中的应用研究
网友评论《药剂学论文:发生认识论对生物药剂学与药物动力学教学内容的建构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