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文化运动的主调及所谓被“压倒”问题——新文化运动百年反思(下)

秦晖 新文化运动中的“个性解放”与“社会主义” 尽管各有特色,但就本质而言,中国现代化的目标与日本乃至其他国家本无不同。然而为达到这一目标所要走的路,则因两国“前近代”社会结构的基本相异而应有所不同,“走出秦制”的中国如果在这方面仿效“走出周制”的日本,会导致严重的“问题错位”。这确实可以在新文化运动中明显地看出。 如前所述,主要由留日出身的学者为主力发动的新文化运动大力倡导个性解放和个人自由,这一诉求在思想层面主要以反儒家、反宗法“礼教”、而不是反法家为特色,在社会层面则主要以反家庭、家族和家长制、而不是反“秦制”反极权为特色。而且,这样的“自由”诉求不仅在新文化运动后期,甚至在其后的左派文化运动中仍然高涨。1920年,已经在筹建共产党的陈独秀仍然为“个人主义”辩护,他宣称:“我以为戕贼中国人公共心的不是个人主义,中国人底个人权利和社会公益,都做了家庭底牺牲品。”但 秦晖 新文化运动中的“个性解放”与“社会主义” 尽管各有特色,但就本质而言,中国现代化的目标与日本乃至其他国家本无不同。然而为达到这一目标所要走的路,则因两国“前近代”社会结构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6-12-26 15:17:37
上一篇:促进“干部能上能下”需要进一步开阔视野
下一篇:走出政策执行不力的体制困境
网友评论《新文化运动的主调及所谓被“压倒”问题——新文化运动百年反思(下)》
相关论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