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社会价值导向的“大众方向”面临新挑战

吴新文,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

冯契先生25年前提出要坚持社会价值导向的“大众方向”,要满足人民的需要,使人民群众得到真实的利益,反对权力崇拜、拜金主义、伪君子和假道学,让人民群众认识到白己的力量,在自觉自愿的基础上,自己教育自己、发展白己,逐步实现每个人的个性和能力全面自由发展的理想。这一思想反映了冯契先生当时的“近忧”与“远虑”,也反映了他作为一位汇通古今中西的大哲学家对社会价值导向的核心问题的准确把握。时至今日,这一思想仍然具有极强的现实针对性。

任何社会的价值导向都不能脱离社会经济发展的现实,不能游离于社会大众的生存状况。1990年代以来,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推进、社会主义市场的迅猛发展以及现代科学技术特别是信息技术在日常生活中的广泛应用,中国社会和中国人的生存状况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当代巾国社会的价值观念也呈现出新的态势。继续坚持并深化社会价值导向的“大众方向”,面临着很多新挑战、新问题。

首先,经过20多年市场经济的发展,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和国家综合国力均上了好几个台阶,人民生活水平得到了普遍改善。在一代人的时间内,中国跨人了中等收入社会,进入了汽车时代、高铁时代、信用卡时代、移动支付时代、网购时代、旅游休闲时代、健身养生时代、流行文化狂欢时代。市场经济带来了中国社会的一场“革命”,它激发了人的各种“需要”,解放了人的各种“欲望”,为当代中国人的生存和发展提供了更大的自由空间。但另一方面,随着市场在资源配置中不仅起基础作用而且起决定作用,市场经济所奉行的效率优先原则和利益至上原则向政治、社会和文化领域全面渗透,哈贝马斯所说的“生活世界的殖民化”,在当代中国已经发生。市场经济对利益的压倒一切的重视,在一定程度上挤压了其他价值观存在和发育的空间,“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开始成为常态,拜金主义愈演愈烈。在总体的社会层面,价值观存在急功近利的均质化态势。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在市场经济社会中,“大众”只具有经济意义,只不过是“劳动力”“人力资源”“雇佣劳动者”或“消费者”。市场经济所蕴含的权利思维、自由原则常常带来“富者愈富”“赢家通吃”的马太效应。近年来,中国社会已形成一股风气,崇尚“强者”“精英”“成功人士”“高富帅”“白富美”“明星”“大腕”“土豪”“新贵”“名媛”。实在不行,也要挤入“中产”行列。在这种情况下,权力崇拜不仅没有削弱,反而被市场机制进一步强化。大众成了陪衬和点缀,被塑造成仰视社会精英的面目不清的个体的集合。如果有人要站在大众立场上发言,或者推动政府出台维护人民大众利益的政策,马上就会被扣上“多数人的暴政”“民粹主义”等大帽子。

其次,经过改革开放30多年的快速工业化和城市化,中国人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计划经济时代的社会结构、人际关系网络、伦理情感和价值观念受到了巨大冲击,发展主义已经成为当代中国居于优先地位的意识形态信条,马克思和恩格斯所说的“一切固定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已经部分发生,急功近利对人伦道德的挤压、自我中心对社会和谐的挤压、当下算计对未来关怀的挤压越来越明显,原先被视为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社会生活的道德底线,不断遭到冲击和突破,伪君子、假道学仍有市场,社会达尔文主义盛行,强凌弱、众暴寡的现象不时发生,维系新社会和新共同体存在和发展的价值观还有待建立。

与当代中国的工业化和城市化相伴随的,是现代科学技术特别是现代信息通讯技术在社会生活中的广泛应用,很多年轻人对手机和互联网的依赖达到了上瘾的程度。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受资本力量主宰的新媒体扮演着搜集传播信息、设置议题、炒作热点、制造流行、引领风气的角色。随着手机思维、互联网思维的流行,新媒体已经成了大众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内容,对社会大众的价值观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在新媒体上看似活跃的“大众”实际上是被塑造的“受众”或“他者”。在这个由新媒体主宰的“美丽新世界”中,所谓社会大众的“主流价值观”,往往是由新媒体制造并传播的,而党和政府倡导的“核心价值观”或“主导价值观”,常常被边缘化。

再次,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社会已经成为一个不断变化、高度多元、错综复杂的开放社会,不同社会阶层和人群的分化越发明显。在当代中国,大众并不是铁板一块的,大众表现为“小众”“分众”和“多众”,与市场经济相伴随的原子式个人主义带来了“各顾各”现象的常态化。在不同地域、民族、阶层、人群之间,在不同的经济发展状况和财富占有状况之间,在不同的亚文化圈和信仰之间,社会大众已急剧多元、明显分化。

在社会价值观层面,人群的分化表现为不同价值主体的形成及其在价值趣味和人生理想等方面的差异乃至对立。只要深入当代中国社会,人们就会明显感觉到,东南沿海居民和内地、边疆居民,金领、白领、蓝领和灰领,新兴富裕阶层和下岗工人、失地农民,精英和“屌丝”,啃老族和上班族,宅男宅女和泡吧一族,信教者和无神论者,爱国者与哈韩、哈日、哈西族,自由主义小清新和工业党,肉食者和动物权利保护者,手机族、键盘党和报纸、电视、收音机老三样接触者,在对很多问题的看法上存在着极大差异甚至根本的分歧,有时围绕某些具体问题,甚至在舆论场上会形成两军对垒、捉对厮[本文来自于www.jyqKw.COm]杀、短兵相接的态势。也有一些个人与亚文化小群体,满足于生活在自己的“小天地”当中,追求自己的“小确幸”,对更大范围的社会生活态度麻木,不闻不问。围绕不同主题,社会大众的价值观已趋向自我中心化、多样化甚至碎片化。

最后,经过20多年的思想文化碰撞和积淀,古今中外各种思潮和观念在当代中国的交汇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状态。现代、前现代、后现代,马克思主义、中国传统文化与各种西方思潮在当代中国纷然杂陈,让人眼花缭乱。一方面,国外的各种思潮在中国找到了表现自己的舞台,自由主义、保守主义、各种左翼激进思潮、后现代思潮纷纷登场,基督教新教、天主教、伊斯兰教中的各种流派,甚至国外的一些“小众”宗教,在中国都有其代表者。另一方面,中国传统文化在当代中国全面复兴,对各种传统文化的倡导和实践已经达到了全新的高度,政治儒学、新法家、新道家、新墨家、人间佛教、藏传佛教、道教养生都在中国社会找到了自己的生存空间,各种儒家、大师、高僧、道长、“仁波切”走上前台,竭力争取大众的支持和认同。

近年来,在中国不同社会思潮内部,已出现了人群进一步分化重组的迹象。例如,自由主义阵营除了原先的草根自由派、职业自由派和试图向主流意识形态靠拢的温和自由派外,已分化出偏左翼的平等自由派和偏右翼的宪政自由派、市场自由派;中国大陆新儒学也已分化为民间儒学、官方儒学、国家儒学、人民儒学、自由主义儒学、宪政儒学、原教旨主义儒学(儒教)等不同分支;当代中国的泛左翼也分化为捍卫马列主义的正统左派、捍卫毛泽东思想的毛主义左派、以年轻爱国者和“工业党”为主体的新兴左派、捍卫现行体制的主流左派、受儒家思想影响的儒家左派、受西方马克思主义及左翼思潮影响的西化左派、反对资本主义和资本统治的草根左派、主张继续革命的激进左派以及具有较强本土色彩的中国港台左派。显然,当代中国已成为各种主义和信仰合纵连横、争夺地盘的意识形态战场,当代中国社会思潮的变动性、复杂性、丰富性和矛盾性,是世界其他任何地方都难以比拟的。这种状况在当代中国大众的价值观中必然有所反映,由意识形态立场对立而导致的价值观冲突将进一步凸显。

总之,当代中国社会的价值观态势,既表现为市场经济的利益原则和科技时代的技术统治所导致的价值观的均质化、单一化、平面化,又呈现为人群分化和意识形态对立所带来的价值观的多样化、复杂化、碎片化。二者看似“相反”,实则“相成”,其立足点在于,现代社会本来就是一体的市场经济一信息技术社会与多元的民主一开放社会的统一体。

上述社会价值观态势,对坚持和深化社会价值导向的“大众方向”的挑战无疑是巨大的。“大众方向”要求保证大众的利益,要求大众获得“真实的利益”。但在现代市场经济社会,利益和追求利益的欲望相比总是匮乏的,利益分配在很多时候都是基于“你多我少”“你有我无”“你好我差”的激烈博弈,人们在利益问题上很难自觉地达成共识,如何界定“大众的利益”“真实的利益”“合理的利益”都将成为困难的问题。

另一个挑战在于,在人群分化、价值多元和意识形态差异已经成为常态并被现代开放社会的“政治正确”所保证的情况下,如何在多元中立主导,在差异中建共识,在矛盾中求和谐,在现实中树理想,像冯契先生所说的那样,形成“共同的社会价值取向”,真正确立起大众的价值主体地位,建构大众共生、共有、共享的命运共同体,以避免社会的进一步分化瓦解。

在新形势下坚持和深化社会价值导向的“大众方向”,有赖于社会各界的积极参与和密切配合。但是,任何社会的价值导向,首先要依靠这个社会的核心政治领导力量培育和建构核心价值观,并在此基础上进行引导的意志和能力。中国共产党作为当代中国社会的核心政治领导力量,必须积极应对上述挑战,迎难而上,在坚持和深化社会价值导向的“大众方向”上勇于作为。目前亟需做两方面的工作。

一是增强党对社会大众进行教育、组织和引导的意志与能力,防止以“社会自治”“保证多元”为名,放弃自身的领导责任。其中一个关键工作是进一步凝炼、培育并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透过市场经济社会利益价值观的偏执和大众纷繁复杂的价值观表象,把握大众价值观的“公意”,而非仅停留于“众意”,建构全社会的价值观共识,用简洁明了、更先进、更具融贯性的核心价值观引导大众,使其人脑、人心、入行。

二是增强党对市场经济进行利用、驾驭和引导的意志与能力,防止被市场经济牵着鼻子走。市场经济对于现代社会固然重要,但它只是手段和工具,而不是目的和价值本身。要避免市场经济的利益原则凌驾于政治、社会和文化之上,防止市场经济的“脱嵌”或“失控”。目前的当务之急是,用社会主义驾驭市场经济,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智慧调节市场经济,真正落实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价值原则和制度架构,让人民大众成为市场经济的主人而不是市场经济的奴隶。只有这样,才能不断扬弃市场经济,引领人民大众逐步实现自由劳动、自由生活的理想。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6-12-26 14:59:04
上一篇:价值导向不能“捣浆糊”——“价值导向”需要澄清的几个理论问题
下一篇:主体性觉醒与价值观导向的内在向度
网友评论《坚持社会价值导向的“大众方向”面临新挑战》
相关论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