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斧神工”是谁之功?——兼论成语的语义变异

○王海姣

(湖南师范大学文学院,湖南长沙410081)

[摘要]本文以在日常使用中存在争议的“鬼斧神工”为例,通过对语料库检索结果的详细分析,分析了“鬼斧神工”语义出现变异的原因,并探讨了有关成语误用的问题。

教育期刊网 http://www.jyqkw.com
关键词 ]鬼斧神工[本文来自于www.JyqKw.COm];语义变异;语料库;隐喻;误用

中图分类号:H033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672-8610(2013)06-0034-03

“成语是一种相沿习用具有书面语色彩的固定短语”[1],大多出自古代文献或者寓言故事。一个“成语”的出现,在当时的语言环境下,可能就相当于今天所谓的“流行语”,由于“历史悠久”,且后来人的使用都是脱离了某个成语当时出现时的语境的,所以在世代沿袭的过程中,难免出现成语语义的变异,这个过程类似一般词的词义衍生和变异。本文以“鬼斧神工”为例,在语料库的频率统计基础上分析当代成语使用中出现的一些被称为“误用”的现象,并且类比词义的演变,试图揭示这些成语的语义在历时中发生变异的过程,分析了为什么出现变异的原因,并对当前有关的成语的用法提出了一点看法。

一、“鬼斧神工”的出处及本义

《现代汉语词典》对“鬼斧神工”的解释是:“形容建筑、雕塑等技艺的精巧。也说神工鬼斧。”《辞海》的解释是:“形容技艺的精巧,似非人工之能为。袁枚(《随园诗话》卷六):‘二树画梅,题七古一篇,叠‘鬚’字韵八十余首,神工鬼斧,愈出愈奇。’”

从权威字典里的解释来看,“鬼斧神工”这个成语有两个特定的适用对象:一是用来形容人的技艺高超;二是形容经过人加工的某些作品或人文景观逼真或精美等。这里暂且借用语法上的术语,把前者称为“施事者”,后者称为“受事者”,以方便后文的称述。“鬼斧神工”这个成语化用的源头可追溯至《庄子·达生》:“梓庆削木为鐻,鐻成,见者惊忧鬼神。”是说鲁国有个技艺特别高超的木匠,人称梓庆。他用木头削雕成一个锯子,外形美观,花纹精细,见到锯子的人都特别惊奇,不相信这是人工做出来的,而好像出于鬼神之手。由此可见,“鬼斧神工”在这里其实是一种十分夸张的修辞手法,是盛赞工匠技艺精湛作品似鬼神“变”出来的。

到了现代,“鬼斧神工”又有哪些新用呢?首先来看一个实例。

鬼斧神工,看大自然打造的裸眼3D美景。

——CCTV-2(财经台)“第一时间·读报”(2012年4月18日)的通栏标题

上面的例句,似乎并不符合“鬼斧神工”的上述本义,它描述的对象施事者是“大自然”,受事者是“大自然打造的3D美景”是自然景观,并没有人为的干预。那么,这种用法是成语的误用吗?

二、基于语料库的检索结果与分析

为弄清“鬼斧神工”这一成语的实际使用情况,了解其语义是何时开始出现变异的,我们分别对北大语料库的现代汉语部分和古代汉语部分进行了检索,下面就检索结果进行简单分析。

(一)古代汉语中的用例情况及分析

古代汉语中发现14处用例,均出自明清时期的白话文小说或散文,限于篇幅,现只举3例如下:

(1)元瓘命巧匠雕琢为老人之状,衣冠古朴,发眉生动,见者疑为鬼斧神工。

(2)以石为船,因贝成阙,是盖山色湖光共一楼,鬼斧神工皆叫绝者矣。

(3)如今讲这《三国志》,除着定主为帝,定殂为崩,于二牧评内,畅发帝蜀之旨,真如鬼斧神工,不能测识,其余大半都是极明白浅易的。

笔者细细考察这14例,发现用“鬼斧神工”形容人技艺高超似出自鬼神之手的有11例,其中大多形容建筑物精美奇妙,或者形容雕刻作品栩栩如生,也有1例形容画家画技精湛的,这11例可以说是和成语的本义无大的出入。而其余3例却是形容人的文章写得好,如“以鬼斧神工之技,成天造地设之文”,这表明,“鬼斧神工”的语义已经开始出现了变异,适用对象中的受事者是诗篇文章之类,这里可以看作是本义之外的第一种“引申义”。从词性上来看,“鬼斧神工”相当于一个名词,从充当的句法成分来看,古汉语里的14例里,“鬼斧神工”主要是做主语和宾语,有一例是做定语。笔者试图在其他语料库中找到比明清更早的时代里“鬼斧神工”的使用情况,但是通过对《文渊阁四库全书电子版》进行检索也只发现了两例:

黏天接地涌晴霞,虎豹司閽瀑布遮。

鬼斧神工峰口石,红酣白糝寺门花。

——《古欢堂集·卷十二》

鬼斧神工砥柱开,黄流滚滚自天来。

三门浪卷千堆雪,五户灘硃万壑雷。

——《山西通志·卷二百二十四》

而且这两例出现的时间也是近晚的事,“鬼斧神工”在上面的诗句中似是赞美自然景观的壮美,施事者是大自然之力,受事者是自然景观,这里可以看作第二种引申义。那么现代汉语中的情况又是怎样呢?

(二)现代汉语中的使用情况及分析

1.通过检索发现现代汉语中共有79例。其中使用本义的即施事者为人,受事者为人文景观或艺术品的有19例。

(1)这特殊的景观一部分是天然的山势,一部分是古代巧匠的鬼斧神工。

(2)法沃尔斯基作品的特点是含义隽永,形象鲜明,在木刻艺术上更是鬼斧神工。

(3)头发和皮肤的颜色都与真人无异,让人真假难辨,使观众赞叹艺术师的鬼斧神工……

(4)斯特拉·蒂瓦利被阿玛蒂鬼斧神工的制琴技术迷住了,……

2.语义发生变异,施事者为非人的自然或自然力,受事者为自然景观的有50例,现取代表例句如下:

(1)河道两岸石笋林立,洞顶钟乳高悬,千姿百态,堪称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2)在漫长的地质年代,火山喷发鬼斧神工般地造就了济州岛。

(3)金佛山古佛洞内的“壁画”自然天成,鬼斧神工,没有人工雕琢的痕迹,国内罕见。

(4)1980年回昆明,再去石林,见处处是人为的痕迹,鬼斧神工的感觉淡得多了。

(5)这里的观音庙竟然不是出自匍匐于神灵之前的工匠之手,而是大自然鬼斧神工所为。

从后三例我们可以发现,原本形容工匠技艺精湛的“鬼斧神工”不仅用来形容自然天成的自然景观,而且还被作者拿来与“人为”的作品做对比。在作者心目中,没有经过人手就让人赞叹不绝的自然景观,显然比人工雕琢出的作品更胜一筹。

3.与古代汉语的情况不同,79例中形容诗文水平高的只有1例:

当我们震慑于唐人诗歌的艺术魅力,惊叹其鬼斧神工、运化天成的伟大造就时,……

4.其他的9例,似乎都不能归入到上面三类中的任何一类。这些例子中有些可能由于文学创作的需要而使用了修辞手法,有的说法可能只能在临时的语[本文来自于www.jyQkw.CoM]言环境下成立,还有一些更是不知作何分析,例如:

(1)8架飞机在空中变幻出令人眼花缭乱的组合,让人怀疑那是鬼斧神工,而非人类所为。

(2)……觉得他一身的另类思维中暗藏鬼斧神工的杀机。

(3)倘是“嫁”给了毛驴,生出一头骡子来,岂不也是鬼斧神工的造化!

(4)李大学这一“鬼斧神工”般的设想付诸实施后,赤天化5年内利用装置空余生产能力。

(5)那里的地理环境、社会结构和文化精神都鬼斧神工地开凿了工业化的道路,其他任何地方都不行。

(6)他们的脸部线条具有鬼斧神工般的精妙和明快,与圣安德烈教堂遐迩闻名的门廊上的雕刻一样。

5.在整理例句的过程中,我们还发现,“鬼斧神工”虽然早在《庄子》中就已出现,但是历史上开始频繁使用这个成语应该是明清以来的事情。可能由于原文中并不是以“鬼斧神工”四字短语形式出现,或者别的原因,“鬼斧神工”在古代文言文中很少出现。而到了近代一些白话文写成的书面语材料中,“鬼斧神工”出现的次数才开始多起来。

(三)统计结果分析

为更直观地了解统计结果和下文的分析,我们将上文的一些数据制成表格,如下:

从以上统计的数据来看,我们可以得出以下结论:

一是与古代汉语相比,现代汉语中“鬼斧神工”出现的频率更大,但是现代汉语中使用本义的比重却大大降低,只有24%,引申义2(施事为自然力受事为自然景观或现象)的比重很大占到63.3%,这跟古代汉语中本义的比重相当。二是引申义1在古代汉语中占比重18.7%,到了现代汉语中却只有1.3%,这其中的原因暂时还不得而知。三是,在现代汉语里,除了引申义1和引申义2这个成语还出现了很多新颖的用法,但是比重不大,只有11.4%,这可能跟使用者追求特定的修辞效果或者语用效果有一定关系。

三、“鬼斧神工”的语义变异及原因

(一)“鬼斧神工的”语义演变轨迹

从以上分析我们可以看到,“鬼斧神工”已经在使用过程中发生了语义变化,产生两种引申的用法,也就是适用对象扩大化。施事者可以是非人的大自然,也可以是火山爆发等自然力,受事者可以是语言、文章或自然景观、现象,甚至在有的语句中可以是“工业化道路”、“设想”等等抽象性的事物。尤其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这一搭配模式,似乎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青睐,在79例中就有26例,占到33%。现在将语义变异简单地归纳如下:

本义:形容工匠或手工艺者技艺高超,作品似出自鬼神之手而非人力所为。施事者为人,受事者为:

引申义1:用来形容语言的灵动、精美,诗文水平高。施事者为人,受事者为语言文章等。

引申义2:用来形容自然景物的精美或神奇。施事者为自然力,受事者为自然景观。

词义的发展包括词义的深化,词义扩大,如“动听”原形容言辞,现在还可形容声音、音乐;词义缩小,如“皎洁”原形容花、心等,现在只用于月亮;词义转移,如“热烈”,原来比如权势极盛,现在指情绪兴奋激动。如果类比词义的发展类型,我们可以把本义和引申义1之间的语义演变归为“意义的扩大”,因为“鬼斧神工”的适用对象不再局限于雕刻等手工艺品,而扩大到语言文章之类的比较抽象的事物了。类似的成语还有“励精图治”,在封建社会时它主要适用于帝王、君主的发奋治国,后来适用于一切致力于政治、有远大抱负的人。引申义1和引申义2之间没有明显的直接的引申关系,引申义2同样也是从本义引申来的,可以归为“意义的转移”,因为本义和引申义2的适用对象发生明显转移,施事者由人变成了大自然,受事者由工艺作品变为自然景观。这与引申义1是有区别的。类似的例子还有“陈陈相因”,原指陈谷下面压陈谷,堆积起来,后来指那些因循守旧不加创新的作风。

(二)成语语义变异的原因

成语语义变异的原因,有的学者分析为外因和内因,外因即社会的发展变迁,内因即语言自身的调节功能,也有人运用认知语言学理论对这种历时的语义变异进行解释。天津师范大学硕士研究生王云的2012年学位论文就充分运用了认知理论解释了相关成语的语义变异的原因。她主要归纳了四方面的心理诱因:转喻、隐喻、类推和心理倾向。

(三)“鬼斧神工”语义变异里的隐喻机制

1.我们认为,可以将“鬼斧神工”语义发生变异的原因解释为隐喻的心理机制。隐喻就是从一个认知域向另一个认知域的系统映射,这两个认知域可以分别被称为来源域和目标域。隐喻常常发生在对相似事物的联想下,用一种概念來表达另一种概念。具体地说,人们在接触、认识自己不熟悉的事物时,常会基于自己的生活经验和熟悉的事物产生特定的联想,在联想中将二者联系起来,利用二者之间的相似性,用自己熟悉的事物来解释新事物,从而使新事物既能够生动有力的表达出其特点,又能反映出与人们熟悉的事物之间的相似特性,从而激起人们的联想,给人们以认知的启示。这个相似性就是隐喻的基础和本质。

2.首先来看本义和引申义1的关系。工匠制作工艺品的过程是一个精雕细琢的过程,期间需要巧妙的构思,创作的时间和精湛的技巧,这个过程与写文章创作诗歌的过程是极其相似的。这两个原本完全不同的事件,由于在某些方面存在相似点,从而激起人们的联想,自觉地将工匠雕琢艺术品的过程与写文章联系起来,于是“鬼斧神工”用来形容诗文的水平高。这是从一个认知域到另一个认知域的隐射。

3.其次看本义和引申义2。说“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其实是一种拟人手法,原本的适用对象是人,这里把大自然比拟成有生命的工匠,而一些自然景观就是大自然的“手”打造出来的“艺术品”。这两件事情原本也是不相干的,但是因为存在认知上的某种相似之处,人们在使用“鬼斧神工”时自然地运用这种认知心理,完成从一个实际常见的认知域投射到另一个与之类似的比较虚化的认知域。又因为人们敬畏大自然,“鬼斧神工”的字面义又带有某些鬼神迷信色彩,当我们看到“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这个搭配时,人们通过联想就自然而然地将“大自然”和“鬼斧神工”联系在一起,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如果不考察它最开始的意思,我们看的人也根本不觉得这个成语的使用有“拟人”的手法。所以,越来越多的人接受并自觉使用这个新的用法,于是到了今天,“大自然”和“鬼斧神工”的搭配已经成为一种固定的模式了。这就像比喻的修辞手法产生临时的比喻义,长期搭配这个临时的比喻义就凝固在了词义中,成为词义的一部分或者新的引申义——比喻义。同样,拟人的修辞手法产生的临时意义经过长期的使用也凝固在成语的语义里了。

四、对成语“误用”的看法

使用成语,应该注意规范性,遵守社会约定俗成的形式、意义和感情色彩。成语的误用主要也表现在成语的书写形式错误、意义和感情色彩把握不恰当等三方面。但是,在强调成语的规范化使用时,不能死板地将一切不合本义的用法归为“误用”,也不能不承认某些具有积极意义的并有广泛群众基础的创新用法。

以近年来讨论较多的“七月流火”和“空穴来风”两个成语为例,很多人撰文批评这两个成语的误用。但是,“七月流火”之所以会产生今天的用法(形容阳历7月天气炎热),是有规律可循的。一是“七月流火”出现在《诗经》里,那时候的历法跟现在的阳历不同,很多人不知道这种变化,想当然地以为七月就是现在的阳历7月,也正是基于这个成语本身的特点才有了今天语义演变的可能;二是因为语言的类推机制,这个机制的重要表现就是“积非成是”。赵元任在《什么是正确的汉语》中说到:“语言是在变的,或者通过语言规律有规则地进行,或者是通过方言的借用不规则地进行,或者是因为有意识地立出新的规范,或者是在不知不觉之中因为错误的读法或对文献的误解。演变的最大的社会力量之一是中国人所说的‘习非成是’。错两次固然变不成正确,但是次数多了,什么错误都会变成正确。”[2]“七月流火”和“空穴来风”正是“习非成是”的典型。

对于“鬼斧神工”的引申义2,很多人也都是持消极态度的,认为这是成语的误用,是有待规范和改正的。但是成语是固定的短语,其性质与一个普通的词相当,我们承认词义的演变,并将各种本义之外的意义进行了分类,如“比喻义、引申义”等,但是为什么不承认成语也有语义的演化和引申呢?只要这种引申是有规律可循,有理据可查,并且被社会广泛使用和接受,不会引起语言使用的混乱,就应该承认它的合法性。

《现代汉语词典》第五版已经将“形容消息和传说毫无根据”这一与“空穴来风”本义完全相反的意义收入其中,这表明,全民的“误用”可能最终使一个“误用意义”取得合法的地位,而“七月流火”“鬼斧神工”等一批成语正有后继的趋势。

通过以上的分析,我们认为“鬼斧神工”的引申义1和引申义2是成语使用过程中语义演变的一种正常现象,不能一概归为成语的误用或认为使用不当。正如施春宏在《关于成语用变和演变的思考》一文中所说:“有很多所谓的‘误用’,其背后也许蕴藏着很深的语言学宝藏,我们判断规范的标准就是某个语言成分在现实中的交际值。”另外,本文的全部结论均来自于所掌握的材料。但是因为笔者掌握的材料非常有限,所以文章的分析可能不够全面,以致基于语料的分析结果也不甚周全,希望今后有机会做进一步深入分析。

教育期刊网 http://www.jyqkw.com
参考文献

[1]鲍厚星,罗昕如.现代汉语[M].湖南师范学出版社,2009.

[2]赵元任.什么是正确的汉语[C]//叶蜚声,译.赵元任语言学论文集.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5.

[3]符淮青.现代汉语词汇[M].北京大学出版社,2004.

[4]吴启主.现代汉语教程[M].湖南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

[5]施春宏.关于成语用变和演变的思考[J].汉语学习,2006(3).

[6]张成平.常用成语演变研究[D].苏州大学,2004.

[7]王云.成语演变现象的考察与分析[D].天津师范大学,2012.

[8]刘颖.论语言的约定俗成性——以“空穴来风”为例[J].云南师范大学学报,2007(4).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6-09-20 11:05:48
上一篇:汉语门户窗牖命名缘由探究
下一篇:《正字通》与《字汇》编排体例及收字之比较
网友评论《“鬼斧神工”是谁之功?——兼论成语的语义变异》
相关论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