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爱吧,就像不曾受过伤一样

吉光

生查子·元夕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一个女子在上元灯节等待意中人赴约。可是意中人不知由于什么原因,并没有如期而至。灯会上花灯亮烈,人群熙攘。可是女子的心此刻却如同白月光一般惨然。她想起去年的这个时候,两人相携来看灯会,一路欢歌笑语,好不甜蜜。可如今只有她—人形单影只,不由得双目垂泪,打湿了春衫袖。

上元,含有新的一年第一次月圆之夜的意思,所以,自唐代以来,上元节便是中国民间最热闹最富人情味的传统节日。<大明宫词》中,那位几乎拥有天下的公主就是在她14岁那年的上元灯会上,掀开了一个男人的面具。灯光灼灼,照亮面具下那张俊逸非凡的脸。自此,这张脸成为公主心头的一颗“朱砂痣”。

薛绍,一个始终将对公主的感情藏匿在面具里的人。他用面具徒劳地捍卫着自己与发妻的爱情,同时又躲避着公主的爱意。当最终他发现自己再也无法抗拒公主的时候,选择了自杀。他的懦弱让公主背负了一生的伤痛。当然这是题外话了。

关于《生查子·元夕》的作者,各执一词。有人说是北宋的欧阳修,亦有人讲是南宋的朱淑真。笔者更倾向于第二种说[本文来自于www.JyqKW.com]法。

明朝田汝成在《西湖游览志》里记载:淑真钱塘人,幼警惠,善读书,工诗,风流蕴藉。早年,父母无识,嫁市井民家。淑真抑郁不得志,抱恚而死。父母复以佛法并其平生著作荼毗之。临安王唐佐为之立传。宛陵魏端礼辑其诗词,名日《断肠集》。

朱淑真是杭州人,自小聪慧,文采一流,与她齐名的是几千来女子才情第—人李清照。可惜,她和李清照一样命运多舛。甚至,朱淑真的情路比李清照走得更加“凄凄惨惨戚戚”。至少李清照与赵明诚的第一段婚姻是情意相投的,是有过“赌书消得泼茶香”的美好光景的。而朱淑真一开始就遇人不淑,所嫁非所爱,最终磨去了一个“娇痴不怕人猜,和衣睡倒人怀”的俏皮女子内心所有的柔情。

所以,离别应该就发生在那一晚吧。少女朱淑真与爱恋的他约定在灯会上做最后的摊牌。她已经无法和他耗下去,因为再迟,她就要被许配给别人了。可是他竟然失约。

“不见去年人,泪湿舂衫袖。”她,他,最终没能走到一起,就像太平公主和薛绍。

公主是这样。才女是这样。平民是这样。不是因为感情是强大的,无坚不摧的,才让人们前赴后继。恰恰因为感情是脆弱的,却又像瞬间照亮天空的花火一样如此美好,才会让不同身份的人都想去参与。它让入迷失,亦带来历练,但只有经受了它的考验,人生才得以丰满。

去爱吧,就像不曾受过伤一样。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6-10-05 15:06:05
上一篇:夜与晨
下一篇:我们的青春有我们的范儿
网友评论《去爱吧,就像不曾受过伤一样》
相关论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