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岁少女被轮奸致疯,谁来为校园暴力负责

近年来,校园暴力在全国各地频发,群殴、羞辱、烫烟头甚至轮奸等事件触目惊心,很多少女受到了种种非人的摧残。

但由于都是未成年犯罪,不少类似的事情最后不了了之,带给受害者的伤痛却是永远的。两年前,广东吴川市发生了一起更加令人发指的较园暴力寨:一名14岁女孩,竟被12个少年轮奸致疯!那么,这名女孩的最近状况如何?案件的最终结果又是怎样的昵?2015年7月,随着湛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该寨进行终审判决,记考经过深入采访,了解了整个悲剧的前前后后,望人们警醒——

文/粤东

丧心病狂

14岁少女深夜突遭十余人轮奸

2013年5月6日晚上,家住广东湛江吴川市城区的柯雯婷,和表哥柯伟强、柯伟刚一起骑摩托车出去吃夜宵,然后到城区江心岛游玩。

当晚11点45分左右,柯雯婷和两个表哥准备回家,在江心岛桥中间时,后面突然快速跟上来四辆摩托车,团团围住将他们截停,对方有十余人,下车后不由分说地将柯伟强、柯伟刚拉下摩托车一顿殴打。

见两个表哥不停地惨叫,从未见过这种场面的柯雯婷顿时吓懵了,她喊了一句:“求求你们别打了。”却被人喝住:“别乱叫乱动,否则连你也一块打!”她只好像木偶一样站在那里,就在那群人对她的两个表哥进行暴打时,她发现其中一人竟然还是表哥的同学,而且她也认识对方,便喊着向他求情,对方却似乎变成了一个魔兽,不讲任何同学情谊……

将柯伟强、柯伟刚暴打一顿后,那群人又开始用车锁不停地砸柯伟强他们的摩托车,并起哄抬着摩托车从桥上扔进了江里,发出一片欢呼声。

就在这时,柯伟强、柯伟刚趁机从地上爬起来往外冲,他们逃出10余米远后,回头发现表妹竟然还呆立在原地,便大喊叫她快跑。可这时已经晚了,柯雯婷往反方向没跑几步,就被那群人掳上一辆摩托车带走了。

由于见柯伟强、柯伟刚在打电话,那群人并未再倒回来,而是带着柯雯婷从反方向驶离桥面。听到表妹不停地喊“救命”,柯伟强、柯伟刚赶紧跑步追了回来,可那群人骑着摩托车一溜烟没了踪影……

尽管柯伟强、柯伟刚当即打电话告诉了家人,柯雯婷父母马上报了警。但此时的柯雯婷已被带到了郊外,由于对方凶神恶煞,她坐在摩托车上,前后被人挟持,并被运动校服蒙住了头,她只要一动或一叫,就会被击打头部、勒紧脖子或捂住嘴巴,她吓得不敢反抗。到了一处偏僻的地方后,她被推倒在一片草地上,她嘶喊着,对方却轮番扇她耳光,而且至少有5个人将她按在地上,分别将她的手脚、头部和嘴巴都控制住,其他的人则脱光了她的衣裤,轮番对其施暴

不久,由于附近有摩托车声响,柯雯婷又被拉至一个更偏僻的地方,再次被数人折腾。其间,她对她认识的表哥的同学数次求救,可是对方假装不认识她,不但不救她,而且同样加入了轮奸的队伍,她绝望了,只好任由那群人摆布。后来,那群人听到远处又有声音,再次将地点更换到一个僻静的海边,第三次将柯雯婷轮番蹂躏,前前后后有十余人对她进行了惨绝人寰的轮奸。

直到凌晨3点左右,那群人才将柯雯婷扔在沙滩上,扬长而去。而此时,柯雯婷的父母已发动60多名亲友四处寻找,当地派出所也出动了十几名警员。凌晨4时许,柯雯婷终于被找到,可已经面目全非、浑身是血,母亲心痛不已地将她搂在怀抱里,奄奄一息的她只喊了一句“妈,救命啊”,便晕了过去…一

民怨沸腾

未成年就能逃脱一切惩罚吗

5月7日一整天,柯雯婷的父母带着女儿到吴川、湛[本文来自于www.JyqKW.cOM]江等多家医院进行查验,均证实柯雯婷的下体曾遭到持续性外力伤害。柯母气愤不已,逢人便说:“现在我们什么都不管了,只要那些人得到惩罚、得到报应!”

由于那群凶手中有一名是熟人,当地警方于事发当晚就将该名犯罪嫌疑人董明军抓获。经审讯,董明军对强奸柯雯婷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董明军当时还差两个月满17岁,吴川当地人,是柯伟强的初中同学。董明军和柯伟强在学校里曾因一件小事情发生过不愉快,但柯伟强没有放在心上。而董明军交代,当晚他不是事先有预谋地故意报复柯伟强,只是和一帮“朋友”吃宵夜喝完酒后,刚好在路上遇到了柯伟强等人,便突然想将他们拦住并发泄一下。案发后第三天,当地警方也通报称,嫌犯全部落网,事发当晚,由于是“朋友”带“朋友”出来玩,12名案犯并非全部互相认识,属于临时聚集,临时起意无故打人、抢劫、强奸。

但就是这种说起来毫不费力的“临时起意”,让这群少年瞬间变成了一只只冲动的魔鬼,丧心病狂地残害了一个花季少女。

经过那场惨痛经历之后,在家接受药物治疗的柯雯婷,很快出现了精神方面的问题。5月中旬,家人将柯雯婷送往广东医学院附属医院检查,被诊断出患有“应激性精神障碍”,主诊医生建议其人院治疗。

半个月后,由于费用昂贵、离家遥远,柯雯婷被接到吴川家里治疗。可没几天,她的病又变得严重。6月6日,父母只好将她送到湛江市第三人民医院,再次被诊断出患有“创伤性精神障碍”。医生在病历报告中写道:“服药后情况稍好转,晚上尖叫减少,但仍需家人陪伴和开着灯才敢睡,不肯吃饭,只喝牛奶,表情呆板,不肯与人说话。”同年11月14日,该院法医精神病司法鉴定所受吴川市公安局委托,对柯雯婷进行精神鉴定,结果也显示为:“因在突然情景下被多人强奸,形成异乎寻常的威胁性心理创伤,导致出现持续的精神障碍。”

更让柯雯婷家人悲痛欲绝的是,柯雯婷不仅患有精神障碍,长期痴呆,而且经常发高烧,从不吃饭,只能靠喝奶粉维持生命。经医生反复诊断认为,这是由于柯雯婷遭轮奸后导致衣原体感染(性传播疾病之一),因此要想改变这种状况(发高烧、不吃饭),就必须先治好这种病,但仅为了治疗柯雯婷的精神障碍,其家人在半年内就欠下了十几万元债务,而且因其家人开始不懂,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以至于有医生后来明确地说:“这病我治不了了……”

可以想象,这些严重的后果带给柯雯婷及其家人的打击何其深。然而,最让他们愤愤不平的是,2014年5月29日,吴川市人民法院对12名案犯做出了如此草率的一审判决:主犯董明军犯寻衅滋事、抢劫、强奸三罪,被判有期徒刑12年;主犯陈宇僧犯寻衅滋事、强奸罪,判有期徒刑五年九个月;其他10名案犯均被认定犯强奸罪,分别被判有期徒刑3至4年,其中有7人还是缓刑5年至4年11个月不等。

对此,柯雯婷的家人表示非常不满,特别是对其中7名案犯被判缓刑无法理解,当即请求律师申请抗诉。而且,当天在法庭上,12名案犯中仅有一名案犯的代理律师代表当事人向柯雯婷及其父母表示歉意,其他嫌疑人、监护人不仅没有对柯雯婷及其父母说过一句道歉的话,有的甚至质疑柯雯婷因遭轮奸患精神病是假的,这让柯雯婷的家人很生气,几度拍桌失控,其母亲更是当场晕倒……

当地很多民众也替柯雯婷及其家人打抱不平,义愤填膺,大呼“糊涂官判出糊涂案”,纷纷质问:这12个案犯不仅打人、砸车,还数次泯灭人性地轮奸少女,天理难容,为何判处的刑罚那么低?甚至大部分还是判缓刑!这对受害女生来说公平吗?对此,吴川市人民法院的法官认为:此案的12名被告人全部为未成年人,案发时4人只有14岁,年龄最大的也仅17岁又两个月,主犯董明军当时是17岁差两个月:这12人中,有7人还是在校中学生,1人是网吧管理员,其他4人也刚辍学不久;依据相关法规,未成年人犯罪,应从轻或减轻处罚,至于判决缓刑的7名案犯,因为他们都是协助主犯实施强奸行为,且有悔罪情节。

然而,未成年就能成为一面逃脱惩处的挡箭牌吗?吴川市人民法院一审的判决,引起了社会的极大关注。2014年6月初,深圳律师李斌泉亲赴受害人家里了解情况,得知柯雯婷案发后一直精神萎靡,什么人都不想见,也不想说话,情绪很不稳定,白天茶饭不思,夜里睡觉会突然呼救,精神障碍严重,至今已花费二十余万元治疗费,家里经济非常困难,而且由于有人恐吓、威胁,之前来自广州和湖南的两位律师不敢继续为柯雯婷代理官司,以至于2014年1月吴川市人民法院首次开庭时,柯雯婷一家因没有钱聘请律师,其父母到庭后,法庭只允许其父母旁听,不让说话,案件因此也拖了近半年才出判决结果……

李斌泉律师心情十分沉重,铁肩担道义,立即决定免费为被害人申请抗诉和代理二审诉讼。2014年6月18日,吴川市人民检察院以吴川市人民法院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量刑不当为由,向湛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检察院认为:柯雯婷在案发时刚满14周岁,虽不是幼女,但其性器官和身心尚未发育成熟,被如此多人多次轮奸,对其身心、精神等方面造成严重伤害,案发后其患有创伤后应激性障碍精神病;判处缓刑的案犯有些人是积极参与者,手段极其恶劣,虽然作案时还未成年,但手段及主观恶性不亚于成年人,违背了《刑法》规定的罪责罚相适应的原则,因此一审对部分罪犯的自首情节、犯罪事实认定错误;本案是一起恶性的暴力犯罪,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具有巨大的社会危害性,应当依法严惩,为维护司法公正及法律尊严,准确惩治犯罪,特提出抗诉。

痛彻人心

谁来为这种校园暴力负责

其实,从某种角度来说,对于12名案犯是否轻判的争论,已经毫无意义。因为他们对柯雯婷的残害,已经无法修复。柯雯婷的家人也因此陷入了永无止境的煎熬之中,他们原住在吴川市区,由于柯雯患病后经常白天、晚上突然尖叫,他们担心吵到邻居,也想为给女儿换个环境,就把家搬到了吴川乡下亲戚的一栋空置的房子里。柯雯婷的母亲无法出去工作,因为怕女儿出事,只能每天在家照顾,坚持送女儿去精神病医院检查、治疗,可是柯雯婷的病一直不见好转。

家里的开销全靠柯雯婷的父亲每天出去打零工。柯雯婷还有一个年近八旬的奶奶,老人家原本很开朗健谈,自从孙女变成这样,老人就很少说话,每天眼睛浑浊地陪伴在孙女的身旁。而柯雯婷只能每天躺在床上,因为浑身无力,她不愿下地走动,更不肯与陌生人接触,她还怕光,房间窗帘总要拉上,她又怕黑,晚上必须由母亲抱着睡觉,整夜不能关灯,她唯一的食物是奶,里面还有医生开的治疗精神病的药……案犯侵害的不仅仅是她的身体,更摧毁了她的整个世界。

病情的恶化、悲惨的处境,使得李斌泉律师不仅加快了替柯雯婷申诉的脚步,而且四处呼吁社会各界为这个可怜的家庭伸出援手。在他努力奔波将近一年后,2015年5月,案件终于有了最新进展,湛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该案进行了终审判决:主犯董明军由一审的12年有期徒刑增加到14年;陈宇僧由5年9个月加重为9年;其他几名原来判处缓刑的案犯,量刑也分别有大幅度增加,从判处有期徒刑3-4年加重为5-7年不等。至此,这起12少年轮奸案终于盖棺定论。

然而,该案给柯雯婷及其家人带来的伤痛,依然沉重,他们并没有因此而感到欣慰。因为,柯雯婷现在乃至这辈子,都需要家人日夜轮流看护,并加以开导、劝解,而且需要接受专业医院的长期治疗,由此产生精神和物质的压力都可想而知。

这个悲剧实在令人唏嘘、让人痛心。如今,类似的校园暴力频发,未成年犯罪的零成本等问题突出,使得无数家长十分担忧。2015年7月,记者采访时,李斌泉律师说:“我作为被害人的代理律师,虽然案件胜诉,我却高兴不起来,因为这是一个两败俱伤的结局。对于被害人一方而言,被害人这辈子恐怕都难以康复。对于被告人一方而言,12名被告将永远蒙上阴影,强奸犯的帽子一辈子都摘不掉,还有漫长的铁窗生活,他们也都还是未成年人。他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归根结底,是由于家庭和学校失败的教育以及污秽的社会风气造成的,当下各种色情和暴力的镜头充斥荧屏,让他们在不知不觉中陷入深渊。对于这个问题,家庭、学校、社会都应当深刻反思,尤其是作为监护人的家长们,应引以为戒。”

针对频繁发生的校园暴力事件,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主任佟丽华表示:我国目前的《未成年人保护法》对校园暴力的制约和打击过于落后和偏轻,很多校园暴力事件最后不了了之,从美国的经验来看,校园暴力重到可以判终身监禁,建议刑事责任能力年龄应该提前,因为“现在的孩子十二三岁时就什么都知道了”,如果由于年龄问题,很多孩子实施校园暴力却不会受到惩罚,这容易使孩子形成“藐视法律”的心态;其次,对于实施校园暴力的孩子,我国现阶段也缺乏有针对性的专门教育,司法措施不够,教育矫治又未能跟上,使得类似事件无法得到有效解决;另外,要重视学生的心理健康教育和法制教育,加强校园周边环境治理,建立健全各项制度,如果父母没有尽到监护职责的,应该考虑对父母予以法律追究,除了民事赔偿之外,可以对父母实行“罚金”等刑事处罚。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6-09-15 16:22:26
上一篇:请兼职宾客参加婚礼
下一篇:思维风暴伦敦街头的投票箱
网友评论《14岁少女被轮奸致疯,谁来为校园暴力负责》
相关论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