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空巢老人社区居家养老模式初探

  【摘要】随着工业化、城市化进程的不断加快,城市空巢老人及空巢家庭规模逐渐扩大,其养老问题也开始受到社会各界广泛关注和热议,在传统家庭养老功能弱化,机构养老供需失衡,老人精神慰藉缺乏情况下,我们提出了社区居家养老模式,充分发挥家庭和社区两方面优势,满足老人居家养老情怀,并结合实际运行中存在问题,提出相应的对策建议。
  【关键词】城市空巢老人;社区居家养老;养老模式
  一、引言
  上世纪70年代我国计划生育政策的全面推行抑制了人口规模的过度膨胀,有效缓解了人口增长过快所带来的各种潜在问题,成为新中国成立以来关系我国国计民生的一项重大战略决策。经过近四十年的施行,该项政策的负面影响逐渐显现。出生率的降低促使传统大家庭“四世同堂”局面鲜少出现,取而代之的是当代以“421”、“422”为标志的核心家庭结构,家庭规模趋向小型化。与此同时,经济社会高速发展,医疗卫生水平大大提高,人口预期寿命逐年延长,老年人口比重相继增加,至90年代后期我国开始步入老龄化社会。经济社会繁荣背后,人们住房拥有率提高、流动规模加大,年轻子女与老人呈现居住分离化趋势,空巢家庭与空巢老人数量不断增加,老年人口抚养比逐年增大,养老压力不言而喻。与普通老年人相比,空巢老人的养老问题更加迫切和严峻,尽管学者们对空巢老人的关注加大、研究增多,但大多只针对农村空巢老人,城市空巢老人研究相对较少。面对银色浪潮冲击,本文立足我国传统养老习俗,结合城市设计管理规划,在此提出针对城市空巢老人的社区居家养老模式。
  二、当前空巢老人养老现状
  1、家庭养老功能弱化
  在我国的历史长河中,儒家思想一直占据国家重要统治地位,并渗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大到政府决策和政策制定,小到人们行为方式和风俗礼仪,养老习俗亦概莫能外,深受儒家孝文化的影响,“父母在,不远行”、“百善孝为先”等都成为子女所谨记的行为准则。我国传统孝文化强调和宣扬父母生育及养育之恩,子女在长大成人之后理应以赡养孝敬老人作为回馈和报答,这种“反哺”式的家庭养老模式一直延续至今,仍然是我国最重要的养老模式。然而计划生育政策所引致的家庭规模小型化以及人口流动加快导致的居住分离化给子女带来巨大的赡养压力和不便,尤其是众多独生子女家庭父母渐渐步入老年行列,他们还要面临潜在“失独”风险引发的养老危机。另外,人们的传统伦理道德受到现代市场经济强有力冲击,新的代际伦理规范尚未成熟,追求自由、独立的年轻一代与父母在生活习惯、价值观等方面冲突不断,家庭观念,“反哺”思想淡化,与传统大家庭养老相比,现代家庭养老资源不断减少,家庭养老功能趋向弱化。空巢老人这一特殊群体,因子女不在身旁,只能依靠自身、配偶或亲戚朋友照料,当身体康健时尚能自我照顾,一旦健康出现状况,养老问题便更加严峻。
  2、机构养老供需失衡
  机构养老作为家庭养老的重要补充,在我国养老体系中扮演重要角色。随着老年人养老观念不断转变以及养老文化的创新与重塑,机构养老将越来越受老年人欢迎与接受。但纵观当前我国养老机构发展现状,与人们日趋多样化的养老需求相较发展依旧缓慢。2013年我国老年人口数量已达2.02亿,养老服务机构37324个,床位数493.7万张,平均每千名老年人拥有床位24.4张,难以满足日渐庞大的老年人口基本需求。另一方面,公立养老机构得益于政府补贴,收费低,入住率高,床位申请困难;私立养老机构多以营利为目的,虽然较之公立养老机构养老设施完善、服务专业化,但收费高,入住率较低,老人经济收入有限,难以承受较高的服务费用,无论是服务内容还是服务设施等方面都存在着供给失衡现象。
  3、缺乏精神慰藉
  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指出:人们有生理、安全、社交、尊重以及自我实现五个层次的基本需求,当某一层次的需要得到相对满足时,就会激发更高层次的需要。城市空巢老人大多享有养老保险、退休金等保障性收入,日常基本生活需求得到满足,生活质量水平的提高以及居住环境的改善使他们不再仅仅局限于物质条件的富足,而更加关注生活的品质化、多样化以及精神和心里层面的满足。传统大家庭下,老人儿孙满堂承欢膝下,尽享天伦之乐。而现在,“出门一把锁,进门一盏灯”、“儿女遥千里,唯有孤寂常相伴”是不少空巢老人的生活写照子女为弥补不能跟前尽孝的愧疚之情,往往给予父母一定物质和金钱补偿,却忽视富足物质无法替代和满足精神空虚的事实。在情感上,为让子女安心,空巢老人常常报喜不报忧,以致烦恼无处倾诉,痛苦和忧愁无处泣诉,喜悦和成功不能及时与人分享;在生活中,大量的闲暇时光只能独自发呆或聊天,休闲娱乐和精神文化活动较少,难以满足老人自我充实、自我发展、自我实现的追求。较低的社会参与率与参与热情让他们游离在社会的边缘,导致老年人力资源的浪费。
  三、社区居家养老模式优势
  1、充分发挥社区优势
  社区作为宏观社会的微小缩影,是城市管理的基本单位。以社区为依托的居家养老是一种将居家养老和社区照顾相结合的社会化养老服务体系,在实现居家养老功能的同时,最大限度的开发社区资源。在生活照料方面,社区通过聘请专业服务人员为有需要的城市空巢老人进行上门服务,老人只需支付相应的服务费用,或者建立社区老年互助组,挖掘老年潜力,发挥老年余热。在情感需求上,建立老年活动中心、老年文化室,加强社区老年人沟通交流,其次多开展一些老年人感兴趣的专题讲座,组织一些公益活动进社区活动,把关爱传递给更多空巢老人,最后加强与城市空巢老人子女联系,及时传达老人近况和精神状态,鼓励子女常回家看看,给于老人精神慰藉。
  2、满足老年人居家养老情怀
  “树高千尺,叶落归根”,传统养老文化崇尚居家养老,宣扬爱家恋家情怀,人们对自小生活的故土和住房有着一种难以割舍的依恋,虽然现代养老机构服务环境优化、服务水平提升、服务质量改善,却依然无法替代老人对故居的热爱。对某些城市空巢老人而言,传统养老思想和养老文化已形成一种根深蒂固的养老价值观,在他们看来,机构养老是一种无奈、无可选择的选择,家庭养老才是一种体面,有尊严的养老方式。社区居家养老是家庭养老的延伸和有效补充,也是实现社会化养老的重要途径,不仅满足空巢老人居家养老情怀,益于其身心健康,而且为老人提供良好的人文环境,增进邻里关系,实现社区和谐。   3、激发社区活力,促进社区发展
  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的提出与实践,从国家宏观角度来说,是应对人口老龄化、高龄化、空巢化趋势,响应国际“积极老龄化”、“健康老龄化”口号的重大举措,是对国家养老政策的进一步修订与完善;从微观即家庭角度,社区居家为老人提供更多选择,满足老人日益多样化养老需求;从中观即社区角度来讲,养老逐渐成为社区功能的重要组成部分,人们对社区养老服务的需求将与日俱增,继而催促社区服务功能不断健全,社区服务设施更加完善,社区服务水平持续提升,社区管理更加精细化、科学化、人性化。
  四、进一步完善社区居家养老模式的对策建议
  社区居家养老被提出后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各级政府大力鼓励宣传,各个社区纷纷进行探索与实践,掀起社区居家养老的浪潮。然而,在建设过程中逐渐显现出地区发展不平衡、社区养老服务水平参差不齐等现象,经济发达地区社区养老服务开展相对成熟完善,欠发达地区还有较大提升空间。为改善当前养老现状,实现城市空巢老人品质养老,特提出以下政策建议。
  1、社区老年服务标准化
  当前社区养老服务建设因缺乏统一明确的标准和监督体系,导致各个社区“各自为政”,建设途径、方法各式各样,建设重点大相径庭。社区老年服务标准化建设强调从服务设施的建设、服务人员的招聘、服务内容的开展、服务质量的评估等都首先确立基本标准。服务设施上,包括社区场所位置、规模以及老年人基本的医疗卫生保健器材等;服务人员招聘上,要求其必须取得相关护理证书,具备专业的护理知识,并定期加强学习和培训;服务内容上包括日常料理、医疗护理、特殊照顾等服务,同时提供老年娱乐休闲场所,满足精神需求;对服务质量的评估可以学习借鉴360度考核法,通过上级评估、服务人员自我评价以及老年人满意度调查等方式开展全方位考核,敦促社区有效提升服务质量。在满足基本服务标准的基础上,各个社区可以根据自身特点,结合社区发展实际,因地制宜,制定本社区居家养老建设规划。
  2、建立多元化筹资渠道
  公众普遍认为,养老问题是政府和家庭责无旁贷的责任,理应由政府和家庭承担,因此不管是机构养老还是社区居家养老,政府一直都占据主导地位,也是投资的重要主体。然而政府的财政保障力量毕竟是有限的,加之养老金短缺,政府投资已表现出心有余而力不足的一面,继续加大对社区建设投资力度的期望恐怕短期内难以实现,因而建立多元化筹资渠道,鼓励多元主体共建和谐社区成为当前可行的选择路径。我们需要充分调动政府和社会两方面积极性,积极引入企业、非营利组织和民间资本参与,形成多方合力,以社会化方式共同治理人口老龄化这一时代性难题。其次,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体系建设是一项关系每位公民切身利益社会工程,不能仅仅依赖社会各个组织、爱心人士的慈善义举,更多要求社区自己及受惠人群的理解和支持。
  3、政府公共政策和制度保障
  政府作为社会秩序有序运转的守护人,是整个社会规则的制定者和执行者,为保证社区居家养老服务建设顺利进行,政府理应提供具有约束性和保障性的社会公共政策和制度。在公共政策方面,顺应社区居家养老建设实际,制定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事业发展规划,为社区发展确立明确目标指明方向。其次,养老社区可以享受一定的税收优惠,如社区养老服务用房或占地减免部分税额,对从事老年服务或投资老年慈善的企业减征所得税等。最后,对生活相对困难的城市空巢老人直接赠与补助性的金钱或物质帮助,以缓解老人贫困养老之忧。在制度保障方面,首先应制定老年人权益保护及社区养老建设的相关法律,以利于社区居家养老有规可循、有法可依,老人尤其是空巢老人享受应有的养老保障,真正实现“老有所依、老有所乐”。其次,加强社区居家养老服务制度监督,对服务不合格的社区及服务人员根据严重程度给于撤销资格、继续学习培训等惩罚,而表现突出的社区及服务人员则会得到相应的奖励,以此激发社区及服务人员的工作和服务热情。
  【参考文献
  [1] 林 娜. 社区化居家养老论略[J]. 中共福建省委党校学报, 2004(12):31-34.
  [2] 汪黎黎, 姚劲松, 许改玲. 城市空巢家庭的养老特征分析[J]. 当代经济, 2008(10): 56-57.
  [3] 钱 宁. 中国社区居家养老的政策分析[J]. 学海, 2015(1): 94-100.
  [4] 赵立新. 论社区建设与居家式社区养老[J]. 人口学刊, 2004(3):35-39.
  [5] 孙 璐. 居家养老的困境及化解的着力点——以扬州市的两个社区为例[J]. 城市问题, 2012(8): 91-95.
  【作者简介】
  李阳(1989—),女,山东滨州人,福州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硕士研究生在读,主要研究方向:公共政策。
  吴娟青(1990—),女,福建政和人,福州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硕士研究生在读,主要研究方向:公共政策。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6-03-26 10:01:35
上一篇:浅谈如何关爱空巢老人与留守儿童
下一篇:浅谈应该如何做好"空巢"老人消防安全工作
网友评论《城市空巢老人社区居家养老模式初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