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巢老太“作法”之死:为了唤回远嫁的女儿

  出门一把锁,回家一盏灯,有一种孤独叫空巢。在江西修水,64岁的陈春妹就是个典型的空巢老太。为了唤回远嫁的小女儿,她不惜赠房予“法师”邻居请其“作法”,结果却枉送了自己性命……
  在江西九江修水县,64岁的陈春妹是个远近闻名的人物。她为人精明能干,早年靠做生意赚下不少钱。与丈夫离异后,她一人坐拥县城两套门面房和三套商品房近200万元资产。由于两个女儿先后远嫁广东,她独自居住在老家村落的两层老楼里。
  2014年的一天夜里,村里突然断电。熟识的邻居都出门打工了,为了借蜡烛,她敲开了对面新邻居的家门。一个男青年打开门后,热心地买来几支蜡烛,并帮她在家中点燃。微弱烛光下,偌大的两层楼显得格外空荡孤寂。“小伙子,你能陪我聊一会儿吗?”陈春妹叹了口气。男青年扶她坐下,和她拉起家常。聊天中,陈春妹了解到,男青年名叫廖一沙,30岁,也是修水县人,父母双目失明以算命为生。成人后,他早早娶妻生子,并子承父业成了“法师”。半个月前,他租住到陈春妹隔壁,与她成为邻居。此后,两人来往渐频。陈春妹总叫廖一沙过去吃饭,廖一沙也对她嘘寒问暖。好几次他撞见陈春妹打电话,总是没说上几句就吵起来。陈春妹感慨道:“唉,你是不知道,我这辈子好苦啊……”
  原来20年前,陈春妹还有个小儿子念儿。她对念儿颇为宠爱,孰料念儿14岁那年,突染重疾去世,她许久走不出丧子悲痛。后来,丈夫与她离婚,大女儿许明珠远嫁广东,只剩下她与小女儿许明媚相依为命。她多次向许明媚提出,想让她找个上门女婿。彼时,许明媚正和大她9岁的湖南男子刘嵩热恋,刘嵩想带她去广东或回湖南发展,为此她很是为难。
  陈春妹得知后,装病想要拆散两人,还单独找到刘嵩,将出身贫寒的他羞辱一番,险些让两人分手。倔强的许明媚先斩后奏,偷偷与刘嵩前往广东打工,并于九年前领证。“你们太没良心,都想抛弃我!”陈春妹气得要与两个女儿断绝母女关系。此后,远在广东的许明珠姐妹俩一方面出于赌气,另一方面也确实忙于生计和照顾小家,很少回来。偶尔相聚,脾气火爆的母女仨也总是吵架,渐渐索性不见面。平日陈春妹只有姐妹俩汇来的生活费和礼物为伴,只有在她生日或除夕时,姐妹俩才会打电话来问候一下,就这样她们还会吵上几句。
  “回到家就是空空四面墙,连声响儿都没有!我好想念儿!”陈春妹潸然泪下。廖一沙这才明白,缘何她家总是整夜灯火通明。“念儿还完上辈子欠你的债,回天上享福了!阿姨,你要不嫌弃,我给你当儿子吧!我别的不行,力气有的是!”廖一沙说着,露出胳膊上的肌肉。陈春妹被逗乐了:“一沙,谢谢你!”
  就这样,两人愈发亲近。有时,陈春妹去村头超市买米,她一个电话打过来,廖一沙会马上骑车赶到,把她和大米都驮回家。逢年过节,廖一沙还会叫上妻儿一起去陈春妹家,“一家人”热热闹闹地包饺子。
  陈春妹对廖一沙也很大方,托他办事后总要给钱感谢他。廖一沙常给她“算命”,说她上辈子亏欠女儿太多,这辈子注定有还不完的债,还说当初念儿的早逝,是因为她家侵入了“不干净的东西”。见自己与女儿关系久无缓和,陈春妹渐渐信了他的说辞。
  2014年底,陈春妹发现左大腿内侧肿起一块,镇医院检查怀疑是恶性肌肉瘤,建议她去县里复诊。她立刻找到廖一沙。“那东西又开始作祟了!”廖一沙说道。不久,他在陈春妹家做了一场“法事”。
  2015年元旦,陈春妹在廖一沙陪伴下来到县医院,检查得知那肿块只是个良性纤维瘤。陈春妹对他千恩万谢后,带着他去参观她在县城的房产。看着那两套位于县城中心的门面房前人流攒动,廖一沙眼前发光,他一向只知道陈春妹不穷,压根没想到老太竟如此有家底!“这还不算啥,我还有三套商品房正出租呢!”陈春妹面露得意之色,转而又目光黯淡:“可有再多钱又有啥用呢?除了钱,我啥都没有了……”
  廖一沙安慰她:“阿姨,你不还有我吗?我保证,我将来一定会给你养老送终!”陈春妹开心起来:“是啊,阿姨还有你!你的付出会有回报的,以后阿姨送套房子给你!”廖一沙心中一喜,嘴上却客套了半天。
  2015年3月的一天,陈春妹特意找到廖一沙,为即将高考的大孙子求了一道护身符。收到快递的许明珠打来电话:“妈,你老糊涂了吧,相信那些牛鬼蛇神的东西!”女儿的责骂,浇熄了她的一腔热情。“好心当作驴肝肺!”陈春妹气愤地对廖一沙说。
  月底,陈春妹收回了县三中对面一套70平米的商品房。她致电许明媚,说想卖掉这房子,再换套更大的房子,等将来姐妹俩回来一起生活,还问许明媚啥时候回来?“妈,我们好不容易在这里扎根了,哪有‘人往低处走’的理儿?”许明媚说道。陈春妹气得半死。“姐姐也是鬼迷心窍了,放着家里那么好的条件,到外面去过苦日子!”廖一沙附和着她的抱怨。
  清明时分,廖一沙陪陈春妹去上坟。“念儿,妈来看你了,你冷吗?”绵绵细雨下,陈春妹颤巍巍地往坟前连捧了几抔土。“妈想你……你两个姐姐不管我,你也不来梦里看我了……”她抹泪道,廖一沙安慰她,还让念儿放心,说自己会代他照顾“咱妈”。
  上坟回来,陈春妹下定决心似的对廖一沙说,她现在就把那套70平米的房子赠与他。廖一沙故意连连摆手。“这是阿姨的心意,你必须收下,但阿姨还有个要求——阿姨想让你‘作法’让你小姐姐离婚回家陪我,能行吗?”陈春妹望着他。廖一沙为难地答应下来。据他事后向警方交代,他当然知道自己没法让许明媚离婚,却又实在难挡房子的诱惑,所以邪念顿生,动了骗到房后设局杀死老太的心思。
  2015年4月19日,廖一沙找到陈春妹,说他想到了该如何“作法”。陈春妹大喜,当即要立下赠房字据。“阿姨,咱立个买卖字据吧,我怕姐姐们找我麻烦。”廖一沙面露难色道。陈春妹觉得在理,写下字据称收到了廖一沙的14.5万元购房款。
  “阿姨,我姐是被‘妖精’蛊惑了!”廖一沙说着,边装模作样“施法”,边打开液化气瓶,称要熏死“妖精”。他拿来纸笔,让陈春妹写下对两个女儿的不满。之后,他先行离开,让她在家中静候“妖精”现行。不久,陈春妹却跑来找他,说被满屋的煤气味儿熏得不行。见此招失败,廖一沙只好再寻他法。
  4月20日中午,陈春妹又来找廖一沙,说她梦到两只“蛇精”缠住她脖子。“咱用绳子吊死它们!”廖一沙说着,拿出绳子套住陈春妹的脖颈。“这不会把我也吊死吗?”陈春妹本能地问道。“不会,我给绳子‘施法’了!”廖一沙拍胸脯道。陈春妹不再犹疑,遵嘱含下一口剩饭,廖一沙用透明胶带封住她嘴巴。“这样蛇精就跑不出来,万无一失了!”他说。
  廖一沙将桌子抬到堂屋中央,又在桌上架了个小凳子。他扶着陈春妹站上凳子,让她听命令踢掉凳子。之后,他打开液化气瓶,告诉她:“阿姨,我就在外面看着你的!”他反锁好门窗,将陈春妹手写的“遗书”放在堂屋桌子上,随即爬上二楼。一声咳嗽令下,伴随楼下一阵响动,他从窗口逃离。傍晚,陈春妹侄子陈鸣接到廖一沙通知,赶到了“自杀”现场……
  勘察现场后,警方见已咽气的陈春妹被透明胶布封嘴,嘴中还含着口饭,顿生疑窦。次日上午,许明珠姐妹俩匆匆赶回,发现遗书中提到了卖房一事。“我妈卖房是想换大房子,她不可能自杀!”许明媚坚称。
  所谓的购房款遍寻无踪,警方却通过卖房字据查到购房者正是廖一沙。廖一沙交代不出购房款的得来,改称房子是陈春妹所赠。此时,警方在现场找到了他遗留下的痕迹,他终于松口交代了一切。许明珠姐妹俩泪不能言:“妈啊,是我们对不起你……”
  2015年5月,修水县公安局依法逮捕了廖一沙。目前,此案已移送至当地检察机关进一步审理。
  (除犯罪嫌疑人外,文中人物为化名。)
  编辑/鲁 媛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6-03-26 09:08:21
上一篇:物联网技术在空巢老人健康服务中的应用监测平台的设计
下一篇:空巢老人,谁都会变老
网友评论《空巢老太“作法”之死:为了唤回远嫁的女儿》
本类论文总排行版
本类论文本月排行
本类论文本周排行
相关论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