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谧的开都河

撰文/ 秦汉 摄影/ 老言

开都河,一个非常富有诗意的名字,充满着温馨、明净、空彻和亲切。将这样一个名字和古丝绸之路上的重镇西域焉耆国古遗址联系起来,在纵横的视野里一点儿也不感觉空旷遥远,宛然在身边。初见名字,便生向往,引得无数文人墨客来此观瞻。

初冬的开都河水量很小,却依然保持着一条大河的尊严,形成蜿蜒的姿势。河水平静地流淌,悄无声息,仿佛止水,河道里露出一大片鱼鳞形的河床。河道两岸生长着一些蒲草和灌木,稀疏的枝叶上挂了一层白霜。看样子,浅浅的河水就要结冰了。

河堤修得很阔气,上面架的人行景观桥雕梁画栋,更是漂亮,与两岸2.2 公里长的滨河大道浑然一体,融合成一个布置匀整、结构宏大的景观。这是前两年,焉耆县斥巨资实施“开都河景观带改造工程”之杰作。

开都河是新疆的大河之一,也是一条著名的内陆河,流域包括和静、和硕、焉耆、博湖等县。开都河的源头在海拔4 000 米以上,属于雪冰融水和雨水混合补给的河流。在开都河年径流补给源中,积雪和冰川及地下水补给占有相当大的比例。开都河源流之水并不大,但是一路走来,有了巴音郭楞河、依列克西河等12 条支流的汇入,就由潺潺溪流变得浩浩渺渺,波澜壮阔。

开都河的源头云雾缭绕,特别是盛夏,云涯水暖,云水难辨,仿佛河水从天而降。开都河上游河流由小尤勒都斯盆地, 经过巴音布鲁克,到大尤勒都斯盆地,水流平缓,河谷开阔,四周牧草丰茂,是天然的优良牧场。特别是在小尤勒都斯盆地平坦辽阔的草原上,开都河蜿蜒流淌,形成九曲十八弯的壮丽景象。

开都河全长约610 公里,流域面积2.2 万平方公里,总落差1 750 米,多年平均径流量33.62亿立方米。开都河源出天山山系的阿尔明山,上源有大、小珠勒都斯河,流淌在水草肥美的尤尔多斯盆地中,在焉耆回族自治县西江合,称开都河,东南流注博斯腾湖。

据老人们说,十年以前开都河水量很大,进入焉耆盆地河两岸地势平坦,河水平缓,来往过河的人也多,河上曾有羊皮筏子摆渡,后来架起了简易浮桥,再后来建成了木桥、钢筋水泥浇铸大桥……现如今,高速公路大桥、老314 国道钢筋水泥桥、人行景观桥,三桥横跨河面,甚是壮观。开都河是一条历史的长河,它曾几易其名。

《山海经》称“敦薨之水”,唐代称“ 淡河”,《西域水道记》称“ 海都河”,俗称“通天河”,极言河之广,上通天山之意。《西游记》中的“通天河”即指开都河。

开都河,一个非常富有诗意的名字,充满着温馨、明净、空彻和亲切。将这样一个名字和古丝绸之路上的重镇西域焉耆国古遗址联系起来,在纵横的视野里一点儿也不感觉空旷遥远,宛然在身边。初见名字,便生向往,引得无数文人墨客来此观瞻。

焉耆是新疆的一个回族自治县, 因为有了这条开都河,这里自古就是一块“ 良田嘉禾、沃野千里”的富庶土地,是各民族同胞共同生活的乐园。

1865 年1 月,浩罕军事头目阿古柏在英国支持下侵入新疆。4 月,攻占英吉沙,9 月,攻占喀什噶尔。1866 年秋,又攻占叶尔羌,年底攻占和阗。1867 年阿古柏继续率军东侵,又先后占领了乌什、阿克苏、库车、库尔勒等地。1870 年阿古柏军又攻占吐鲁番、乌鲁木齐、玛纳斯,新疆只有哈密、巴里坤及其他一些地方尚在清政府的控制之下。之后,阿古柏自立为汗,建立反动的“哲德莎尔”政权,对新疆各族人民实行长达近14 年之久的残酷压榨。1871 年,沙俄以保护俄商为由,乘乱出兵占领伊犁地区,新疆面临着被英俄肢解侵吞的危险。

1875 年4 月,清政府采纳了左宗棠等人的主张,决定收复新疆。5 月3 日,清政府任命左宗棠为钦差大臣,督办新疆军务,以金顺为乌鲁木齐都统,帮办新疆军务。根据新疆地理条件和当前形势,在收复新疆的全局战略上,左宗棠提出了一个“缓进急战”“先北后南”的战略方针。

左宗棠坐镇甘肃肃州,命刘锦棠担任总理西征大军的营务事宜,并负责指挥前敌诸军的军事行动。1876 年7 月起,刘锦棠到达巴里坤,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收复吉木萨尔、阜康、古牧地(今米泉)[本文来自于www.jyqKw.COm],即率所部急速向乌鲁木齐挺进。敌军闻讯弃城向达坂城方向逃跑,清军收复乌鲁木齐。盘踞于昌吉、呼图壁与玛纳斯北城之敌如惊弓之鸟,经过数月激战,天山以北,除伊犁为沙俄占领外,所有城镇全部收复。

之后,左宗棠即上奏清廷,提出让金顺部留守北疆各城堡要隘,办理善后事宜,调张曜、徐占彪会同刘锦棠进攻南疆。左宗棠根据敌人部署,提出了一个三路并进的作战方案:刘锦棠部由乌鲁木齐南下,张曜部由哈密西进,徐占彪部出木垒越天山南下。

1877 年4 月14 日,刘锦棠由乌鲁木齐南下, 在托克逊城外与阿古柏军展开激烈战斗。26 日,阿古柏守军慌忙烧毁存粮和火药,仓皇逃往焉耆,烧毁开都河上的芦苇浮桥,以此为天险负隅顽抗。为了阻止清军前进,阿古柏下令决开开都河,造成河水泛滥,使焉耆与库尔勒之间百余里一片汪洋。

刘锦棠部动员当地百姓涉水修路、堵源疏导。焉耆各族人民旗帜鲜明,齐心协力,鼎力支持清军打击侵略者。开路大军里有位少数民族老人身边总是跟着一条大黄狗。他在水中作业时,黄狗就蹲在岸边,眼睛眨都不眨地盯着主人。突然间, 敌人的一发炮弹飞来,在老人旁边爆炸,掀起巨大的水花,泥水像一排巨浪劈头盖脸打过来,将老人冲出几米之外,沉入水中,顿时失去知觉。眼看老人危在旦夕,大黄狗纵身跃进泥水里,奋勇冲向主人,埋头咬住老人的衣领往河边扯拽。炮火与巨浪交织在一起,大黄狗拼尽了力气拼命地划,终于拽着主人靠近了岸边,岸上的人立即将老人救上岸。

阿古柏自焉耆退至库尔勒后,见大势已去, 于5 月下旬服毒自杀。10 月9 日,刘锦棠部进入库尔勒,但城内守敌早已弃城而逃,留下一座空城。

现在,开都河人行景观桥头上那两尊清代留存下来的石狮子,犹如两位历史的见证者,诉说着焉耆以及开都河的沧[本文来自于wwW.jyqkw.com]桑巨变和历史传说。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7-08-28 10:12:04
上一篇:寻找连木沁“三塔”
下一篇:魔幻光影的羚羊彩谷
网友评论《静谧的开都河》
相关论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