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叶离褶伞的故事

撰文·摄影/ 李桥江 又是一年春来时,户外活动增加了,遇到各种蘑菇的机会也

多。欧洲一些国家每到蘑菇上市季节,报刊电视等媒体常常按照

不同时令发布有关野蘑菇的信息,以防人们误采误食毒蘑菇。《新

疆菌类志》记载已知240 多种大型蘑菇,其中有毒蘑菇约十分之

一(近年来不断有新记录种发现,总数已突破300 种)。毒蘑菇数

量虽然不多,然而一旦误食,很可能危及生命。鉴于此,我根据自

己掌握的一点知识,介绍一种北疆混交林区产量较大的优质食用

菌———荷叶离褶伞。 初冬的蘑菇

2008 年12 月初,我在托里县采访,我们原计

划前往加依尔山采访一个猎人,天公不作美,头

一天夜里下了一场小雪,山路湿滑,无法进山,

我只好改变采访计划前往老风口寻找线索。陪同

我的老胡是个喜欢采蘑菇之人,他说现在老风口

林区杨树蘑菇特别多。

草原盖着一层薄薄的雪,天寒地冻,这个季

节怎么可能有蘑菇?车里的人对老胡的说法不以

为然,我们不抱任何希望地随着他的指引来到老

风口大田中一条防护林。下了车,老胡拾了根木

棍即开始扒拉林地间的落叶,那情景似乎树叶下

随处可见蘑菇。

塔城、阿勒泰、伊犁、天山山脉等北疆地区采

蘑菇者有一个传统,凡在杨树林采到的食用菌一

概称杨树蘑菇,柳树林或榆树林采的蘑菇就称之

柳树蘑菇或榆树蘑菇,草原上采的蘑菇则统称为

草蘑菇。其中也有个别现象,即阿魏蘑菇,因为

北疆阿魏滩面积宽广,阿魏蘑菇名气大,因此民

间知其学名叫阿魏蘑菇。其实,阿魏蘑菇有两

种,一种名刺芹侧耳,另一种叫阿魏侧耳。

从老胡说到杨树蘑菇,我心里就在猜想老胡

所说的杨树蘑菇究竟是哪一种。按照常识,初冬

了,如果有杨树蘑菇,很可能是残留的侧耳或卷

边网褶菌,因为这两种蘑菇中秋前后数量最多,

深秋偶尔也能见到,不过,这个时间段即便有侧

耳或卷边网褶菌也老了。

我跟在老胡身后,无所事事地看着他乱扒一

气,他的认真劲儿甚至引起我的同情,我暗自祈

祷,赶紧出来一个蘑菇吧,否则老胡面子上怎能

过得去?不料我的同情多余了,老胡真的找到了

蘑菇。厚厚的落叶保护了蘑菇,蘑菇还没冻僵。

这种蘑菇个体最大的菌盖如火柴盒,小的只有拇

指一般。菌盖呈肉色,菌摺白,菌柱粗短,有淡淡的蘑菇香气。

老胡的发现让人惊喜不已,大家立马分头行

动,很快发现了更多的蘑菇。别人抢着扒拉树

叶,寻找树叶遮盖的蘑菇,我一边寻找蘑菇,一

边在记忆中搜寻已知的蘑菇名称。客观的说,这

是我第一次在野外见到这种蘑菇。

老鼠的面包

在一棵大杨树树根部位的落叶下,我发现了

一片蘑菇。可惜蘑菇大多残缺不全,从蘑菇上留

下的印痕判断,糟蹋蘑菇的凶手是老鼠。

老鼠非常聪明,既然老鼠喜欢这种蘑菇,可

以肯定这种杨树蘑菇品质不错。值得一提的是,

在野外采蘑菇,老鼠是否啃食某种蘑菇是鉴别蘑

菇是否有毒的方式之一,我采蘑菇就特别注意老

鼠的行为。记得有两次,我和妻子采了一些非常

新鲜的蘑菇,既没有被老鼠啃咬的痕迹,也没有

蛆虫,为了鉴别两种陌生蘑菇是否有毒,我和妻

子冒险一试,结果轻微中毒。肠胃虽然受了点伤

害,但是,我查实了这两种毒蘑菇的名称,并且

把掌握的知识向遇到的每一个采蘑菇者传授,也

算是给社会做了一点贡献。

我选取了几株完整的蘑菇,观察菌盖、菌柱、

菌环、菌根部,此菌有点像荷叶离褶伞。不过荷

叶离褶伞萌发初期呈半圆形,菌盖完全展开后,

菌盖边缘有波浪状起伏,眼前的蘑菇没有这些特

征。当然,也可能是过了荷叶离褶伞的生长季,

它的某些生物特性消失了。按照常理,荷叶离褶

伞多见于中秋前后杨树林地,雨后往往成片分

布,即便夜里零下5 度左右,只要白天温度升高

至零度以上,化冻的荷叶离褶伞依旧能够生长。

掰一片蘑菇尝尝,口感爽滑无比,微微发苦。我

有些担心,再次向老胡请教此蘑菇的品质。老胡

毫不犹豫道:晚上咱们炒蘑菇,吃了就知道。老胡果然是采蘑菇老手,在林带中走了不足50 米

已经采了足足4 公斤蘑菇。

回到住地,我帮着老胡洗蘑菇,此蘑菇手

感之光滑、蘑菇之瓷实只能用两个字形容:舒

服。开饭了,一盘素炒、一盘羊肉炒蘑菇。炒蘑

菇味虽然清淡,但是该蘑菇肉质肥厚、口感爽

滑、汤汁浓稠,果然非比寻常,此蘑菇的确为优

质食用菌。

追根溯源

我拍了一些图片,带了几株标本返回乌鲁木

齐请教赵震宇先生,当时,赵先生身体不太好,正

在住院治疗。他说图片拍的不太好,无法给出结

论,至于带回来的标本,由于干枯萎缩,一时间也

无法辨认。接下来几年,由于工作太忙,鉴别这

种蘑菇的事情一拖再拖。不过,从我接触的一些

采蘑菇者描述的情况判断,每年中秋前后伊犁、

塔城等地这种蘑菇产量非常大。

2015 年,由于身体原因,我无法正常工作。

正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我利用病休的空闲关

注着这种杨树蘑菇,目的只有一个,搞清这种蘑

菇的名称。

这年秋天,塔城多雨,各类野生食用菌大量

生长。中秋过后,我跟随当地一个采蘑菇者来到

一片杨树林。据说,这片林子杨树蘑菇比比皆

是,蹲在地上,扒开树叶枯草,几乎不用挪身就

能采几公斤。抵达目的地,我傻眼了,树林里

人影憧憧, 蘑菇还没有完全破土就被人挖光

了。我需要的是一株完整蘑菇以断定蘑菇的学

名,眼前的景况,小蘑菇都难遇,哪儿能找到完整

的大蘑菇?

忙活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一株理想的蘑菇。不

得已,我只好在一堆蘑菇幼体当中选了几株像样

的蘑菇拍照,发给自治区农科院菌类专家魏鹏研究员,他看了图片,听了我的描述,也是一头雾

水。最后,他说可能是杏香口蘑。杏香口蘑带有

浓郁的杏香味,可这种蘑菇气味很淡,根本谈

不上杏香味。听罢此言,魏鹏说:“ 那就不是杏

香口蘑。”接着,魏鹏叮嘱我趁这种蘑菇大量出

现,设法寻找新的有此蘑菇的林区,只要能拍

到这种蘑菇的全图和剖面图,即可确定蘑菇的

名称。

说来,我的运气真不错,当天下午,在我们

前往阿西尔乡途中,一条岔路口边有片三角形

杨树林,从路上观察林地,这片小林地没有任

何人为扰动痕迹。进入林子,我大喜过望。毫

不夸张地说,满地都是蘑菇。其中即有刚刚拱

破泥地呈典型半圆形的蘑菇, 也有菌伞完全

张开,周边呈波浪形的大蘑菇。我自忖,此菌非

荷叶离褶伞莫属。大约两个多小时,我采了8 公

斤荷叶离褶伞。

为了进一步确认这种蘑菇。我拍了图片,发

给魏鹏。魏鹏回话:“确定是荷叶离褶伞无疑。”

让魏鹏没有想到的是,塔城竟然有如此多荷叶离

褶伞分布。

后面的话

温带区域的菌类大多数喜欢低温、潮湿生长

环境,术语称低温出菇,如市场上较多的侧耳

(平菇)。侧耳是北疆混交林区秋季产量非常大

的优质食用菌,我认识的一个采蘑菇者曾经在一

根树桩上采到10 公斤侧耳, 我也曾采到一簇

4.5 公斤的侧耳。

人工栽培的侧耳,虽然实现了四季上市,不

过,稍加留意,大家可能会发现,初春及秋冬季

节时市场上的侧耳丰满诱人,夏季销售的侧耳则形态糟朽,口感和味道也较差。其原因就是夏季

温度较高,人工栽培的侧耳违逆了侧耳的生长习

性的结果。

搞定荷叶离褶伞的名称事情并没有结束。我

继续跟踪调查荷叶离褶伞在低温环境下的生长

情况。季节进入初冬,塔城平均气温徘徊在零

度左右,我连续调查了塔城多个盛产荷叶离褶

伞的杨树林。林子里虽然能找到少量荷叶离褶

伞,但是,很显然过低的温度抑制[本文来自于www.JyQKw.cOm]了荷叶离褶伞

的生长。

不过,此番调查揭开了荷叶离褶伞的另一

个小秘密,即春天4 月可以采到荷叶离褶伞的

原因。

调查过程中,我注意到有些埋在土中的荷

叶离褶伞已经形成幼小的子实体,遗憾的是,

这些小蘑菇被冻封在地下。接下来的严冬,大

地封冻,积雪覆盖,尚在土中已经萌发的荷叶

离褶伞幼体进入休眠状态。来年春天,大地解

冻,万物复苏,一些藏在土里、上年未长成的

荷叶离褶伞便破土而出。这正[本文来自于www.jyQkw.CoM]是4 月可以采到

少量荷叶离褶伞的原因。大多数荷叶离褶伞的

孢子需要在土里经过数月休眠,天气转凉后生成

白色菌丝体,遇到雨水,菌丝体即变成子实体

(也就是蘑菇)开始大量萌发,此时,季节已经到

了中秋。

《新疆菌类志》还记载了一种与荷叶离褶伞

相似的蘑菇———荷叶菇,荷叶菇也是一种优质

食用菌。我对荷叶菇毫无了解,顺带一提仅希

望有兴趣的朋友少走弯路,增加些许采蘑菇的

知识而已。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7-08-28 10:11:31
上一篇:雪菊的春天
下一篇:吹奏千年的巴拉曼
网友评论《荷叶离褶伞的故事》
相关论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