袅娜娉婷霍城大西沟

撰文/ 邵维增摄影/ 陈喜 一年四季,大西沟慨然地将生命

的火炬注入树梢, 把果实奉献在枝

头,让缘分结识缘分,把馈赠留给馈

赠:一只鸟,一片叶子,或者一只手,

一个眼神。大西沟,西部边陲孕育的

一幅画卷、一首情诗、一段情,自然的

韵调、空灵的手笔,含蓄地展现于世

人面前。 一

作家碧野发表在1956 年12 月号《人民文

学》的名篇《天山景物记》中这样记叙新疆霍城的

大西沟:“春天繁花开遍峡谷,秋天果实压满山

腰,每当花红果熟,正是鸟雀百兽的乐园。”也许

作家勾勒的线条还有点粗粝,那么,再加上这么

一段就眉目清晰俊美起来了:“有这么一条野果

沟,沟里长满野苹果,连绵五百里,春天五百里的

苹果花开无人知,秋天,成熟累累的苹果无人采,

老苹果树凋枯了,更多的新苹果树茁壮起来。”

这真是好,一下就触摸到了大西沟的脉搏。

于是,再听听心音:“如果说进到天山这里还像是

秋天,那么再往里走就像是春天了。山色逐渐变

得柔嫩,山形也逐渐变得柔和,很有一伸手就可

以触摸到嫩脂似的感觉。这里溪流缓慢,萦绕着

每一个山脚,在轻轻荡漾着的溪流两岸,满是高

过马头的野花,红、黄、蓝、白、紫,五彩缤纷,像

织不完的织锦那么绵延,像天边的彩霞那么耀

眼,像高空的长虹那么绚烂。这密密层层成丈高

的野花,朵儿赛八寸的玛瑙盘,瓣儿赛巴掌大。 马走在花海中,显得格外矫健,人浮在花海上,

也显得格外精神。在马上你用不着离鞍,只要稍

微伸手就可以满怀捧到你最心爱的鲜花。”

写的真是太好了,作家就是画家、鉴赏师,这

么多层次的形、色、味堆砌起来,繁复而不凌乱,

疏密有致,画里画外有声有色,无不令人拍案叫

绝。我惊奇地发现,电子版地图里大西沟的身躯

娇小,浓缩成一个点,再放大后模糊成一朵花。

也因此,大西沟在我的心里慷慨着,任我无限放

大对她的绵绵情丝。

于是,在按捺不住好奇心的驱使下,我遍翻

唐诗宋词,可惜没有描写大西沟的诗句。但是,

我分明看见大西沟唯美的身姿,袅娜娉婷,从字

里行间跃到桌上,迈出门槛,一路顺着山脊走

去,两边的山坡魔幻般鲜活起来:春雨、春风、春

花,指挥着千军万[本文来自于www.jYqkw.com]马,它们一齐举炬向上,勇往

直前,一直向太阳靠拢。

一年四季,大西沟慨然地将生命的火炬注入

树梢,把果实奉献在枝头,让缘分结识缘分,把

馈赠留给馈赠:一只鸟,一片叶子,或者一只手,

一个眼神。

大西沟,地处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北

部,天山南麓,北依赛里木湖,位于国道312 线西

侧。我们乘坐的车经过霍城县清水镇向西北方向

行驶到大西沟镇,再从大西沟镇一路向西,穿林

带、过荒滩,继续向西北行驶十多公里,便是峰峦

叠嶂、满川树木、果红叶翠的大西沟了。河床中间

有一条蜿蜒的溪流,流水吞银吐珠,奔腾而下,令

人心旷神怡。

大西沟境内野生樱桃李分布面积较广,被命

名为“中国野生樱桃李之乡”。樱桃李又称野酸

梅,属乔木,果实呈圆球形、椭圆形,果实颜色分

红、黑、紫、黄四种,鲜艳美观。味酸甜可食,制成

的饮料、果酱具有降血脂、开胃等保健作用,产

品供不应求。大西沟内雨水充沛,条条涓涓细流

汇成大西沟河,河流蜿蜒曲折,夹岸层峦叠嶂,

生长各类野果约60 余种, 共有野果树39.6 万

株。沟内以野苹果、野酸梅、杏、山楂为多,而野

酸梅林是亚洲独有的、唯一的分布在霍城县大西

沟境内逆温带山区的罕见物种,已濒临灭绝。

大西沟曾是成吉思汗大军前进挥斥扬鞭的

古栈道。境内的大西沟庙又称福寿山庙,是清代

新疆最大的道教活动场所,当时的大西沟庙名震

四方,吸引众多疆内外游客。从地理位置来看,

福寿山如同一把靠椅,坐北朝南,真乃风水宝

地。至于大西沟庙初建于什么时候已经没有记录

了,传说已经有上千年的历史。有记载说:1221

年,道教龙门派创始人丘处机奉成吉思汗召唤,

从内地到中亚途经大西沟,曾专门受福寿山道士

之邀传经布道数日。时至1763 年,由清政府出资在福寿山先后修建了37 个佛龛,包括三清殿3

间,三皇殿3 间,玉帝庙3 间,关帝庙3 间,玉帝

阁1 间,月宫庙1 间,魁星阁1 间,文昌阁1 间,

邱祖庙1 间,观世音阁1 间,千手佛1 间,龙王

庙1 间,山神庙1 间,达摩祖师阁1 间。大小庙

依山傍水,庙宇相连,气势恢宏,环绕点缀在福

寿山腰。可惜的是,该庙毁于1945 年,现在山上

仅存有一个弯月形天然石洞及部分洞龛,依山而

建的拾级小路及菜圃依稀可见。苦难总是相连,

和大西沟庙对峙的东山坡上也曾修建过喇嘛庙,

有博尔塔拉等地的蒙古族喇嘛来此传教诵经,不

幸的是三区革命时期此庙亦被毁。

现在,大西沟的保护和开发已经开始运作。

厚厚的总体规划上呈现了各级政府对大西沟30

年的近、中、远期规划。目前,霍城县大西沟乡庙

沟旅游区管委会已经成立,前期1 000 万元的道

路投资已经完成,投资1 100 万元的旅游接待中

心建设和景区的大门、停车场、步道等基础性工

作已经完成,主要工程是恢复18 世纪中叶大西

沟福寿山建筑原貌、依山修建避暑山庄、修建赏

景休闲的园林小区等工作。

初春的一场雨给大西沟披上了一层薄薄的

白纱。雨后山间云雾缭绕,雪峰时隐时现,山梁

朦朦胧胧,树木隐隐约约。雪山、树木没有了晴

日的对比与反差,如同一张宣纸经大师简洁地勾

勒,便创作了一幅水墨山水大作清新素雅,浓淡

相宜。让人不禁赞叹:大自然,你就是世上技艺

高超的水墨大师。

三月的野杏花感染了春色,漫山遍野的绿映

入游人的眼帘,杏花傅粉上阵,粉红的面颊,高

跷着兰花指直指蓝天,一派娇羞怒放,丝毫不让野

酸梅。于是,野酸梅花逞强好胜、恣肆汪洋地盛开

于河流两岸、山前地带,浩大绵延的野酸梅林铺天

盖地,无愧于“世界最大的野酸梅林”称号。

置身花海,如云似雾,如梦如幻一般。趋前细

看,白花晶莹剔透,炫目刺眼。脚下,绿草如茵,

山花烂漫,争奇斗艳。起伏的山坡上,抱团簇拥

的繁花缀在枝头,牛羊漫步林间,悠然自得。迎

着春风,沐浴在阳光下,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

感觉心肺都被这青草繁华的气味净化了,有点飘

飘然飞荡的感觉。香的俗,浪得野。湄峰嫣然,胭

脂正红。枝间,野酸梅花轻盈淡雅,超然出尘,清

风素骨,灼灼而立。眼前,分明盛开着两朵花:一

朵,绽放在阳光下;一朵,藏在心里。

当游人穿过风景如画的万花谷、踏着这古

时候勾连欧亚的“ 铁关”,旖旎的“ 塞外江南”

风光夹杂着历史的沧桑,一下铺陈而开,此情

此景,永生难忘。至于野核桃、野苹果、野梨…… 等到野酸梅花谢幕以后,她们才交替登场、轮番

展演。

到了秋天,大西沟的压轴主角经历了春夏的

洗礼,颜色渐渐由浅入深,由淡转浓,成熟的果

实、经霜的红叶、铺底的深黄,真可谓五彩斑斓。

而到了冬天,白色是这里的主色调,加上清澈见

底的河水、干练挺拔的铜枝铁干,仿佛一出戏剧

的结尾,等到高潮到来时,又是绚烂之极。冬天,

山野归于平淡,那些喧嚣一世便戛然而止,只留

下默默的鸟雀、兽类静坐观望,不时沉浸在波澜

起伏的回味中。

大西沟收留了这么多鲜花和芬芳,如今以宽

仁的胸怀,迎接八方的游客。现在,大西沟的庙

会从农历六月二十日开始一直延续17 天。庙

会期间,唱戏的、做买卖的、耍把戏的、还愿

的、求神的,人们从四面八方纷至沓来,可谓热

闹非凡。

顺山拾阶而上。山路蜿蜒陡峭,时断时续,树

木丛生,遮天蔽日,峰回路转,不远处,几个大小

不一的椭圆形天然卵石洞在半山腰的百仞绝壁

上时隐时现,再跋涉,一个深15 米、宽11 米、高

11 米的巨型卵道教摩崖石窟呈现在眼前,几尊

佛像昂首[本文来自于www.JyqKw.cOm]挺立,相传它们是长春真人丘处机当年

应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的邀请,西行此地讲经布道

时开凿的。石窟位于刀削似的崖壁中间,旁边还

有一些小洞窟,洞窟的外壁上留有烟熏火燎的痕

迹,凸显着当年传教修行者淬炼信仰的坚毅果

敢、无所畏惧。站在陡峭洞穴前,仰望高耸穹庐,

使人感到头晕目眩,有点喘不过气来。回望来时

的路,林木掩映,山谷幽深,深不见底,而侧面的

山峰也矮了许多,山崖上惊起的鸟儿不时在谷中

鸣叫,几阵山风吹过,身上冒着热气的汗珠顷刻

凝聚成冷汗。大西沟石窟也许是国内最西边的道

教遗迹了,远在蒙古高原和中原大地的信徒不远

万里而来,这也许就是信仰的力量吧。不过,边

缘往往是异彩的天堂。

秋天,是视觉的饕餮盛宴:红的、黑的、紫的、

黄的……无比鲜艳,呈现别样的风采。美酒,酿在

枝头;诗句,藏在叶间。九月或者十月,看气候上

妆。携着淡淡的清韵,一抹嫣红,一份从容,似舞

女的裙,舒展摇曳,又似少女的脸,娇艳欲滴。抬

眼,一抹云水,泛着倦意;低头,绵延远逝的群

山,或披金挂红,或纳黄藏翠,迷乱着我朦胧的

灵魂天窗……

大西沟,西部边陲孕育的一幅画卷、一首情

诗、一段情,自然的韵调、空灵的手笔,含蓄地展

现于世人面前。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7-08-28 10:11:22
上一篇:金秋·伊犁·幸福
下一篇:妙烤全羊
网友评论《袅娜娉婷霍城大西沟》
相关论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