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舌尔——— 一岛一精彩

撰文·摄影/ 杨春

塞舌尔位于印度洋西南部,由115 个大小岛屿组成。最大的马埃岛是首都维多利亚(victoria) 所在岛,有着世界排名第三的沙滩———博瓦隆。其次是普拉兰岛,五月谷盛产的海椰子举世闻名。拉迪格岛上的主要交通工具是自行车,只有留宿几晚,慢下来,才能领略它的原始和静谧。鸟岛是全封闭的观鸟胜地,那色彩斑斓、群涌似海的鸟群带你回到世间最为原始的自然状态。

领略塞舌尔多元风光的最好方式是乘船或者乘小型飞机在诸岛中穿行。在绿松石般的海水中航行、垂钓、下潜,在洁白的粉沙滩漫步、嬉戏、休憩,在翠绿的山谷邂逅塞舌尔特有的奇花异草、珍奇鸟兽。国庆节前夕,我随摄鸟团在塞舌尔逗留几日, 为寻找塞舌尔黑鹦鹉、蓝鸽、雀鸲等特有鸟种穿行各岛,浅显地领略到了各岛精彩。

马埃岛博瓦隆海滩———自然的美在自然里穿行

在马埃岛(mahe),我们入住的CORAL STRAND酒店恰好位于博瓦隆海滩(Beau Vallon Bay)。清晨,赤脚在细腻如泥的沙滩跑步是令人欢喜的事,“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不过如此。也可以跃入透明如水晶的海水里畅游,与鱼儿嬉戏一番。然后,在享用丰盛的早餐时,细细打量这个世界排名第三的粉沙滩:窈窕的金发女子与金毛大狗追逐着跑过,随后是皮肤黝黑的老人牵着手在晨光下漫步,肤色各异的游人拍照留念。这些海滩清晨固定节目,是佐餐的最好调料。

如果当天行程不急,我还会在海滩上多待一会。

一次,我看到几个身穿潜水服、背氧气瓶的游客在沙滩列队,皮肤黝黑的教练做着潜水示范。他们将潜入海底,欣赏千变万化的珊瑚礁和自由游弋的鱼类。一会儿,他们登上在阳光下闪烁着耀眼光芒的快艇,向岸边的游人挥手,我也赶紧挥手大喊“Good Luck!”

另一次,我看见五个渔人慢悠悠地拉网,跑过去一问才知,渔人是酒店工作人员,每天夜里下网,清晨收网。一网打出的鱼是五色的,大鱼被酒店收去做菜,小鱼放回海中。有趣的是,燕鸥、长脚鹬等海鸟早已等候在那里,单等渔人起网拾鱼,就一窝蜂地俯冲下来,开始一场群鸟捕鱼大赛。

正午十分,偌大的海滩上几乎总是空空荡荡,几株椰子树斜斜地伸向大海,海鸟闲散地站在浅水边看自己的倒影。这时,你尽可以拉把躺椅在椰树下躺着,看远处孩子们戏水、垒沙堡,在海水冲刷沙滩的涛声起伏中,享受着只属于自己的安静世界。

这里,没有旅游景点的熙熙攘攘,只有大自然原生态的悠闲。你尽可以光着脚丫,在朝阳中、夕阳下或者烈日里,一直走呀走,左手是湛蓝宽容的大海,右手是零零散散晒着太阳的游客、堆沙丘的小孩、情意绵绵的情侣、温馨感人的老人。

在塞舌尔的最后一天,我舍不得离开海滩,朋友叫晚餐也不去。夕阳在海面洒下金色的余辉,我踩着柔软细腻的白沙,陶醉在海天合一的天光之下,一个怀抱婴儿的风韵少妇迎面走来,她身腰系彩裙,赤裸着上身,婴儿的小脑袋深埋在她一对饱满如柚子坦然高耸的乳房间,一个稍大的男孩在她脚下玩水嬉戏,发出稚嫩的欢愉声。她踩着夕阳的光辉向我走来,步履轻快如羚羊,眼神安详而纯净。

除了我,没有别人注意她。我注意她是因为我来自另一个世界,那里有一套规则,如果这一幕发生在我的那个世界,她将被人侧目,而在这里,我仅看到自然的美在自然里穿行。

普拉兰岛五月谷———盛产海椰子的伊甸园

我们为看塞舌尔黑鹦鹉来到普拉兰岛(praslin),这种濒临灭绝的鸟,全世界只有普拉兰岛才能见到。鸟导尽职尽责,他带领我们爬上一个翠绿的山坡,很快邂逅了黑鹦鹉。不仅有黑鹦鹉,还有塞舌尔蓝鸽,两只鸟站在相邻的两根枯枝上,无一遮蔽。一时间,八九只“炮筒”同时开启,“噼噼啪啪”按动快门的声音很快惊动了鸟儿,它们向着蔚蓝的天空飞去了。

随后,鸟友们更是过足了瘾:小军舰鸟划过湛蓝的天空,长脚鹬在修葺整齐、风景如画的高尔夫球场平滩觅食;蝙蝠倒挂在枝繁叶茂的树枝上;色彩艳丽的太阳鸟在满坠粉红莲雾的树上觅食……鸟友们在草滩上追逐几只塞舌尔鹎的时候,我跑去拉齐奥海滩看海。海水呈现出灰蓝、海蓝、宝蓝、湛蓝等奇异的色彩,各样色彩的海水如同丝绸,轻飘飘地抚着绵长的海岸,拍着细沙,那样的祥和,那样的宁静。

著名的五月谷在哪里?没有人提起。可是,到普拉兰岛能不进五月谷吗?当我向鸟导提出疑问时,他笑了,指着对面说:“我们就在五月谷的门口。”又指着旁边一棵高大挺拔的椰树说:“这是公树,比母树高。公树和母树总是并排生长,树根纠缠在一起,如果其中一株被砍,另一株就会殉情而死。”我对这般有情有义的生物顿生怜爱之心。

传说很久以前,一位马尔代夫渔民在印度洋上捕鱼时,从渔网里发现了一颗形状酷似女人骨盆的椰子。当时塞舌尔群岛还不为人知,人们就以为这种奇形怪状的椰子是生长在海底的一种巨树的果实,就给它取名“海椰子”,后来在普拉兰岛的“五月山谷”里发现了一片生长着这种椰子的原始树林,才恍然大悟。甚至有人相信“五月山谷”就是圣经里的伊甸园。

我和大姐迅速地跑去买票,开始了我们的五月谷“寻宝之旅”。

五月谷坐落在普拉兰岛的中心, 面积仅有19.5 公顷,被称为“最小的自然遗产”。我们在门口展示台上看到了闻名于世的海椰子,并抱着果圆而大、貌似女性臀部的雌性海椰子拍照留影。在展示台的文字介绍中,我了解到海椰树的生命力很强,能活1 000 多年,连续结果850 年以上。海椰果是植物王国中最大、最重的种子,最重可达30 多公斤。

我们沿着一条路标清晰的沿山势辟出的小径,在不可思议的五月谷里穿行。谷内光线极暗,阳光被巨大的绿叶挡在了谷外。植物都是超大型的:旅人蕉像一堵绿墙,无论怎么仰脖子,[本文来自于www.JyqKW.cOM]也无法用眼睛丈量它的高度;无忧草的叶子居然长了一尺多宽,每张叶片都是一张大伞,伞下的我们像是不小心撞入巨人国里的孩童,只剩下欢呼和惊叹了。

海椰树是当之无愧的主人,在它们生机勃勃的浓绿下结着一串串足球大小的果实。它们茂盛地生长着,茂盛中还带着几分放肆,其色彩更是浓郁如同高更的画。

下雨了,谷内蒙蒙的全是雨珠,而我们一点也没被淋湿,海椰树的叶片如同撑起的巨伞,不仅护佑着游人,更护佑着谷内的“ 居民”,你看,那不时探出头来的可爱的小蜥蜴,还有那些婉转的鸣叫的鸟儿。

大约一个小时,我们坐在山顶的一座亭子里休息,从这里可以一览五月谷全貌。一棵特别高大的椰树傲然挺立,我想它应该是海椰树王了,虽秀于林,风却不能摧之,真乃树中英豪。

几只黑鹦鹉落在亭子的栏杆上,久久不去,我近距离地观察这种濒临灭绝的珍惜鸟种,发现它通体是咖啡色,而不是黑色,可为什么叫它“黑鹦鹉”呢?也许是一种误解吧。

拉迪格岛———让时间静止的原始和静谧

我在拉迪格岛( La Digue ) 银泉滩(Sourced´Argent)遇到朱和杨,他们正在自己的“ 私密海滩”眺望大海。

拉迪戈岛在普拉兰岛东北方向,是塞舌尔第三大岛,这里不许开车,游人除了步行,还可以租自行车自由骑行。

在银泉滩,巨大古老的花岗岩在岁月和流水的冲刷下,呈现出令人叹为观止的美丽构造,花岗岩巨石又将海滩分隔出一处处小包间似的私密沙滩。有人告诉我,最好不要随意进入这些“包间”,因为你不知道会打扰到谁,也许是全裸的金女美女在日光浴,也许含情脉脉的情侣在接吻……

我的闯入并没有打扰到这对来自中国大连的新婚小夫妻,他们很高兴在遥远的非洲海岛遇到同胞。我被邀坐在他们用细沙搭建的“宝座”上,从“宝座”向外望去,白色细沙和绿色水藻互映,海水呈现出绿、黄、蓝、灰相互交杂的奇异色彩,那是活珊瑚的斑斓色彩。我不禁惊叹,难怪银泉滩成为《国家地理》排名全球第一的海滩。

小夫妻选择在拉迪格岛度蜜月,有近三天的时光供他们挥霍。第一天,他们骑着自行车环岛游,去克里奥民居探访;在海边红色屋顶的度假村自拍婚纱照,那些停靠在岸边的传统古船是最美丽的背景;他们还与岛上著名的“ 象龟”亲密合影,这种巨型龟身长足有两米多,体重有两百多公斤,有的甚至达到四五百公斤,它们是少有的恐龙时代的幸存者之一。

第二天,他们选择了体验经典的徒步海滩。从大海滩翻山往北,到达第二个海滩,穿越海边的一个草甸,再翻山到达第三个海滩,由灌木丛中的隐蔽小径上山,穿过丛林,到达第四个海滩。然后,他们登上了海拔333 米的鹰巢,从峰顶远眺蓝绿色的印度洋。

而今天,他们哪也不去,就待在银泉滩上晒太阳看海景,享受属于他们的静谧。他们说,拉迪格岛的一切都那么原始,那么安静,这里才是真正的“ 天涯海角”,在这里,时间仿佛是静止的。

告别小夫妻,我踩进海水跳望远方,惊讶地发现自己被无数的小鱼围住了。这些小鱼大约五六寸长,它们在海水里嬉戏,不时地浮出水面,在水里留下一些水涡。在这清澈的、映射着云彩的海面上,小鱼游来游去,好像是在飞翔、在盘旋,它们仿佛是一群鸟在我的脚下忽左忽右地飞绕着,我漫不经心地靠近它们,它们立即惊慌起来,甩起尾巴,很快游到水深的地方去了。我突然觉得,时间静止在了那一刻,静止在那鱼儿游走的尾鳍上。

鸟岛———鸟群擎举苍穹的壮观

塞舌尔鸟岛(birds island)位于塞舌尔群岛最偏北部,为一对英国夫妇所私有,是一个由明澈海水环绕,遍布绿色椰林的小岛。

从马埃岛乘飞机至鸟岛约30 分钟,小飞机降落在酒店门口。这是岛上唯一的一家酒店,有22 间原生态的别墅,这里不通手机,房间里没有电话,门窗无锁。

鸟岛优美、偏远的自然环境为鸟类的栖息提供了安全、适宜的繁衍栖息之所。岛上共有12 种独特的珍贵的鸟类,有常来常往的候鸟,也有长期定居的留鸟。燕鸥、太阳鸟、斑鸠最为常见,而燕鸥是这里最为壮观的一类鸟,最多时候,岛上仅燕鸥就有75 万只。

在鸟岛,无论走到哪儿都有鸟雀为伴。

信步环岛一周,七八个足球场大小的小岛即使走走停停也花费不了多少时间, 其间纵横交错的小路可以将你带到小岛的任何角落。漫步在柔软洁白而绵长的海滩上,看绿松石般的海水拍打海岸,看云卷云舒,鸟雀在你头顶飞翔,就像鸟群擎举苍穹,蔚为壮观。看着漫天飞鸟云翔,突然觉得鸟才是这里的主人,而我是鸾鸟邀来的客人。

来到白顶玄燕鸥的家,这是一片椰林环抱的平滩,有一两个足球场大小。细沙矮草间,数万只白顶玄燕鸥欢欢喜喜地筑巢、配对、产卵、繁衍后代。燕鸥闲庭信步,燕鸥喂养雏稚,燕鸥漫天飞舞,是一副秩序井然、平安详和的景象。这时,我童心大起,调皮地折断一根树枝,驱赶正在休息的鸟儿。刹那间,群鸟一哄而起,像漫天飞花,煞是壮观。可是,要不了多久,它们又飞了回来,继续自己惬意而自然的栖栖落落。

无论是纯英式早餐、克里奥尔午餐还是欧式晚餐,都不会独享,鸟雀是不邀而至的客人。一只太阳鸟从屋檐下俯冲而来,从手心里衔去一片面包,而一抬头,发现对面树枝上还停着几只斑鸠,另有一些玄燕鸥在你的四周飞来飞去,于是便微笑着将余下的面包抛洒给它们。

当然,鸟岛的夜也不会让人失望。宾馆的房间不是全封闭式的,屋檐和墙壁之间有一道空隙,那是给喜爱夜访的鸟留门。正准备休息的[本文来自于www.jYqKw.Com]当儿,一只白顶玄燕鸥不请自到了,落在床前,啾啾叫几声,又飞到台灯前,仿佛在说:“请调亮灯光,我要跳舞了。”我赶紧调亮灯光,架好相机,拍下燕鸥曼妙的舞姿。然后又发现,来访的不仅是燕鸥,还有壁虎和蜥蜴,都是塞舌尔特有的物种。

到了要离去的时候了,从飞机上往下看,一圈白沙缀在翠蓝色海水的背景上,鸟岛像是白沙间的绿宝石,这景象实在美不胜收,叫人惊叹。回味岛内的一天一夜,那色彩斑斓、群涌似海的鸟群让我感觉到自己好似回到了世间最为原始的自然状态,那种生死自然、停歇自然、放飞自然的状态就在那儿。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6-09-18 10:03:11
上一篇:焉耆味道
下一篇:塔里木之魂
网友评论《塞舌尔——— 一岛一精彩》
相关论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