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史宋濂传:宋濂书法题跋作品

 宋濂存世的书法和文章中,有不少是关于书法的,这些书法题跋有墨迹本,也有刻本,其中有些题跋书法与文集中所收录的文章有些许不同,今选取二种,试为考辨。 
  (一)《跋耶律楚材送刘满诗卷》 
  此跋墨迹今藏于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美术馆。耶律楚材书作大字行书,后有元代时跋文,宋濂跋文内容如下: 
  右《送刘阳门诗》一章,中书耶律文正王之所作也。王生于金明昌庚戌,生二十六年归我国朝,实贞祐乙亥。今诗后题云:“庚子之冬”,以庚子上溯乙亥,又二十五年,则王五十一岁作此也。当是时,金民新附,法制多未定,所得州县或割裂为诸王贵族汤沐邑,抚绥之道不至,民多亡去。所谓“黎庶逋逃”,似指此也。王之不忘吾民者,何其至哉!王沈毅,慎许可,而独以能吏称阳门,则阳门之为政可知矣。王名楚材,字晋卿,耶律氏,辽东丹王突欲之八世孙。为相二十年,军国之务悉委焉。所居近玉泉山,因以自号云。金华后学宋濂谨题。(钤印:潜溪宋濂,宋氏景濂) 
  此跋收入《潜溪前集》,录文与跋文真迹颇有异,文集中所录如下: 
  右《送刘阳门诗》一章,中书耶律文正王楚材之所作也。王生于金明昌元年庚戌,贞祐三年丁亥始归国朝。今诗後写云“庚子之冬”,则王年已五十一岁,其事太祖、太宗两朝亦一十有五年矣。然不书曰某年,而直题以“庚子”者,盖是时政尚简实,未有所谓纪元之事也。距庚子不过二年而薨矣,此盖其晚年所作,字画尤劲健,如铸铁所成。刚毅之气至老不衰,于此亦可想见。阳门诸孙师稷来为浦江主簿,以此卷求题,因为疏其岁月如此。若王之大節,天下之人皆能诵言之,兹不复云。 
  《潜溪前集》初刻于元至正十五年(1355),由郑涛所编,郑氏义门刊行。耶律楚材此卷后有元至正九年(1349)闰七月浦江戴良跋,至正十二年(1352)春浦江义门郑涛跋,而跋语未按时间先后排列,疑因重装。宋濂此跋未落年款,跋中称元朝为“国朝”,则跋时当在元末,与戴良、郑涛所跋时间应相去不远。《宋濂年谱》依戴良年款,将此跋系于至正九年(1349)闰七月,略显武断,此跋时间当在至正九年至至正十五年《潜溪集》刊刻前之间。 
  贞祐(1213-1217)为金宣宗完颜珣的年号,贞祐三年为乙亥,公元1215年。耶律楚材归附成吉思汗在贞祐三年乙亥,故《文集》中“丁亥”误。《潜溪前集》为宋濂亲自编订,“丁亥”与“乙亥”当是刊刻时形近而讹。庚子为元太宗窝阔台时,为公元1240年,耶律楚材薨于甲辰五月,时为公元1244年,距庚子实为四年,非二年,此处殊不可解。黄惇先生《耶律楚材与<送刘满诗卷>》一文中认为此跋文真迹与《文集》中有差异的原因是宋濂收入自己文集中时进行了改动。宋濂主持编纂《元史》,对于耶律楚材这样重要人物的卒年不应误记,且宋濂跋语中对耶律楚材极为敬重,对其事迹也非常熟悉,因此“距庚子不过二年而薨矣”应是粗略言之,或因刊刻致误。因“若王之大节,天下之人皆能诵言之”,故删去原跋中耶律楚材的事迹,而增加了对其书法的评述。“字画尤劲健,如铸铁所成。刚毅之气,至老不衰。”《佩文斋书画谱·书家传》中也征引此句评价耶律楚材书法,可见此数字俨然已成为对耶律楚材书法的定评。 
  (二)《跋千字文》 
  日本刻帖《智永四体千字文》册后,有宋濂款题跋一篇,行书,书法风格与宋濂传世行书书迹相同。其文字内容如下: 
  梁武帝欲学书,命殷铁石于二王帖选千文,复召周兴嗣次韵,一夕而成,须发为白。此事最无可疑。王著于淳化中摹勒诸帖上石,见帖中所书“海醎河淡”等字,又谓为章草之宗,遂误指为汉章帝所作。著固不足责,后村刘克庄乃宏博之士,何为承著之谬而谓《千文》实始于汉耶?克庄姑置之,欧阳文忠公名世大儒,其撰《金石录跋尾》,亦谓法帖有汉章帝所书百馀字,其言有“海咸河淡”之类。盖前世学书者多为此语,不独始于羲之,抑又何耶?非米南宫、黄长睿力诋之,新学小生未必不为其所惑。余久愤于中,因题智永所书《千文》,故特表而出之。智永名法极,羲之七世孙。字画之佳,则有不待赞也。金华宋濂识。(钤印:金华宋氏)
 此跋文《宋濂全集》亦有收录,作《智永真草千文跋尾》,刻帖中“命殷铁石于二王帖选千文”,《宋濂全集》中作“命殷铁石于二王帖选取千文”字;“又谓为章草之宗”,《宋濂全集》作“人谓为章草之宗”;“后村刘克庄乃宏博之士”,《宋濂全集》作“后村刘克庄乃弘博之士”;“始于汉耶”“抑又何耶”,《宋濂全集》“耶”作“邪”。明代王佐《新增格古要论》卷四中亦收录有此跋文,标题与《宋濂全集》同。《格古要论》三卷为明初曹昭编撰,一般认为成书于洪武二十一年三月(1388),后明人王佐对此书进行增补为十三卷,成书于明景泰七年(1456)至天顺三年(1459),后世称为《新增格古要论》。《格古要论》三卷本中未收录此文,王佐新增本中,已收录宋濂跋文数篇,其时距宋濂去世仅数十年,故所收录文字较为可靠。《新增格古要论》中所录此跋文,唯刻帖中“命殷铁石于二王帖选千文”,于《新增格古要论》中作“命殷铁石于二王帖选取千文”,余皆同。由此可知,從文字上看,刻帖中此跋文,当有所本,非为后人杜撰。 
  此刻帖后有年款“宽保元辛酉三月,京师书坊玉枝轩植道有梓行”。宽保辛酉为1741年。宋濂生前与来中国的日本僧人多有交往,明初宋濂文集已经传入日本。据《明史》本传记载:“外国贡使亦知其名,数问宋先生起居无恙否。高丽、安南、日本至出兼金购文集。”由此可知,宋濂生前,其文集、书迹已为外国所珍视、购求,宋濂书法亦当有传入日本者。此刻帖中真、草二体《千字文》,底本为关中本《智永真草千字文》,翻刻亦能粗传原帖意蕴,篆、隶二体接近于传为赵孟頫书写的《六体千字文》。故“智永四体千字文”不能称为伪,真、草二体为真,篆、隶二体非智永所书,当为书商为谋利而列于智永名下,宋濂题跋于刻帖后的书迹也当为真,只是因为辗转摹刻,部分字形有所失真,但是尚能保留原迹形态,是可以作为宋濂书迹研究的。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7-11-09 23:29:24
上一篇:明史宋濂传:宋濂的书法交
下一篇:浑沌之死图解
网友评论《明史宋濂传:宋濂书法题跋作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