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蹄馆之战 一场光荣的失败

文 | 马伯庸

提兵星夜渡江干,为说三韩国未安。

明主日悬旌节报,微臣夜释酒杯欢。

春来杀气心犹壮,此去妖氛骨已寒。

谈笑敢言非胜算,梦中常议跨征鞍。

这是李如松挥师入朝时,送给朝鲜大臣的一首诗。万历二十一年正月初六,李如松45000 大军与朝鲜军3000 人齐聚顺安,近50000 人虎视眈眈地望着平壤城。而此时小西行长在平壤城的部队,已从巅峰期的18000人锐减至15000 人。

平壤是明军入朝后第一个要拔出的战略要地,无论政治还是军事上都非常重要。明军动作迅速,甫一展开,首先便攻占了平壤西部的药山、大兴山和东部的木觅山。李如松移营药山之上,居中指挥,其他部队缓缓伸展开来,把整个平壤城包围起来。

李如松派遣了数支部队发起了试探性进攻,然后在药山上注视着城里的动静,就像是一个高明的棋手,故意四处乱放子,试图从敌人的反应中看出些许端倪。

其中他最关注的,是位于平壤城南的含毬门。负责这个方向进攻的是朝鲜军队。日军主动出击,从东侧中城的大同门瓮城绕出去,突然出现在朝鲜军的身后。结果朝鲜军大溃崩散,死伤惨重,直到辽东军赶过来支援,这才勉强站住阵脚。但这次惨败不是没有价值。今日的试探性攻击,让李如松发现了日军五处致命破绽。

天兵之炮如山崩地裂第一个是自大。

从壬辰年四月开战至今,日本人在陆地上还从来没遭遇过大的挫折,过于顺利的战局养出了一伙骄兵悍将。李如松在初六的攻城战中,感受到了日军这种盛气凌人的态度。明军在第一天攻城失败后,耀武扬威的日军一定不会放过夜袭的机会。他对症下药,吩咐麾下做好准备。结果小西行长3000 兵马果然发动夜袭,狼狈而归。次日李如松故意派遣朝鲜军,把日军在普通门的守军诱出城去,然后用辽东军包了个大饺子。

第二个是弹药匮乏。

李如松注意到,日军的铁炮射击密度远远不如之前那么大。很多地方的战斗中,日军明明可以铁炮射击,却选择了白刃战。城头上很多地方,甚至使用的是朝鲜伪军的弓手。这一切迹象表明,日军的弹药储备已经低到了一定程度,对付这种敌人,用大炮在远处把他们燎成熏兔子是最好的选择。

所以在大明的火炮辎重队抵达不久,李如松决定初八发起攻击。明军分成了三个集团,从西、南、北三个方向把半个平壤外围团团包住。所有人看到这个计划,都不约而同地提出一个疑问:东边呢?平壤的东城出了大同门,直接面向大同江。此时正值冬季,大同江的江面已经结冻,人马皆可通行。如果一点兵都不放,岂不是放任日本人逃走吗?

事实上,这就是李如松发现的日军第三个破绽:无心恋战。

平壤城对日本人来说,是一个鸡肋一样的存在,不再是兵家必争之地,而是可以拿来谈条件的筹码。在开战前夕,小西行长一直在跟明军谈判,说明他的作战意志不很强烈,只要损失大一点,就会弃城东遁。既然这样,那与其让日军在平壤城里困兽犹斗,不如索性围三阙一更符合明军利益。要知道,李如松的主力是辽东骑兵,攻城战不是他们的强项,追击才是。于是正月初八清晨,在经历了两天的试探之后,明军对平壤城的总攻正式开始。

首先发出怒吼的,是明军的炮兵。他们头天晚上已经进入了阵位,把各种火炮远近摆正,调校好射击角度。随着一声令下,无数炮弹飞过城墙,普通门、七星门、含毬门立刻陷入一片火海。明军的火器攻势远近交替,一波接着一波,声势极其惊人。日军这一天见到的五花八门的火器,比他们前半辈子见到的都多。整个平壤城都在隆隆的炮声中摇动。

旁观的朝鲜人,看得那叫一个爽啊——开眼了,值回那么多粮草的票价了。在回顾这一天时,他们用沉醉的语调这样描述道:“倭铳之声,虽四面俱发,而声声各闻,天兵之炮,如山崩地裂,山原震荡,不可状言”、“响振天地,山岳皆动。大野晦冥。烟焰涨天,旁弥数十里。火箭布空如织,火烈风猛。直冲城里,林木皆焚。”就在平壤城北、西、南三面同时陷入混乱的时候,明军精锐部队不动声色地接近了牡丹峰。占领这道城门,切断北城与平壤城之间的一切联络与通道。

日军连一个上午都没坚持住这是李如松发现的日军第四个破绽。

在古代,战场上没有无线电和电话,所以碰到大规模的战斗,主帅都会选择一处高地,登高望远,便于掌控全局。尤其是守城战,及时看到敌军的一举一动至关重要。平壤城最好的瞭望地点是在牡丹峰,坐镇此处,四面一目了然。明军一攻城,小西行长一定会选择这里——可问题是,牡丹峰不像别的制高点是在城内某处,而是孤悬平壤主城之外,只靠一个城门连接。只要这里掐断,日军指挥中枢就失灵了。

果然,日军发现明军这个企图以后,都疯了,拼命派兵攻打北城。主将吴惟忠死战不退,双方陷入混战。可惜在战斗中,吴惟忠被一颗流弹打中,明军只好退出北城。小西行长没敢追击。他现在是惊弓之鸟,只想尽快回到城中。

吴惟忠的奋战,虽然没有达成斩首局面,但并非全无意义。小西行长吃了他这一吓,返回城里以后再也不敢爬高了,而是把登高瞭望的任务交给了宗义智手下一个叫大石荒河助的家伙。这种间接报告的办法,最终害了日军自己。

从战斗开始到吴惟忠退去以后这段时间,其他地方的日军经过适应,抵抗逐渐有了章法。此时不独北城南门,在平壤主城的各处战场,两军都进入了僵持阶段。

自战斗开始,李如松就骑马带着护卫们往来于三门之间的阵地指挥战斗。此刻眼见明军久攻不下,李如松大怒,突然之间率着他的百多名扈从,直逼城下,亲自加入了登城攻击的队伍。主帅如此悍不畏死冲锋在前,明军士兵顿时不要命一般地发起了进攻。于是小西作了一个决定,他把含毬门负责防守朝鲜人的守军抽调了一部分,补充到七星门和普通门去抵挡明军。可他们一撤,朝鲜军立刻撕下伪装。他们其实是明军化装的,为的就是趁虚而入。

日本人这种对朝鲜军极度轻视的态度,是平壤日军的第五个致命破绽。

于是,平壤城的日军连一个上午都没坚持住,含毬门、普通门与七星门就相继失守。平壤环城防线在李如松一个又一个的狠辣招数和他悍不畏死的带头冲锋下,很短时间内就彻底宣告崩溃。

只不过明军虽然杀入城内,距离大获全胜还很远。日本人和明军展开巷战,伤亡数字急剧上升。为了迅速占领平壤,同时减少明军士兵伤亡,李如松立刻调整了战术,放出了又一个狠招:火攻。

平壤城的房屋一间接一间地焚烧了起来。这是座充斥着大量木建筑的城池,时值冬季风高物燥,一烧就是一片,整个平壤城笼罩在一片烈焰之下。一股明军精锐迅速形成一个箭头,一口气直插到了平壤城的日军指挥中枢——风月楼。小西行长的兄弟小西与七郎、从兄弟小西安东尼奥和亲戚日比谷奥古斯特三人,顿时被活活烧死在这楼里。

到此,整个平壤城三分之二已落入敌手,日军伤亡惨重,就在这时候,明军却突然撤退了。很快李如松派人送来口信,说我不忍多杀生,要么投降,要么滚蛋。

平壤内城非常狭窄,又聚集了数千敌军,密度太大。如果明军要进行强攻,势必变成逐屋逐路的血拼,损失极其惨烈。李如松绝不希望出现这样的情况。强攻小西,报的是朝鲜人的仇,死的却是他自己的部下,这笔买卖不划算。如果日本人情愿撤兵,他只要把平壤城拿下,便是两全其美。

当夜,小西行长打开大同门和长庆门,带着数千残余日军与十日份的粮草渡江而走,告别了这座伤心的城市。他们把冻在江上的渡船全都烧掉了,当做路灯指示。熊熊燃烧的船火照亮了半边大同江,火光映衬下的日军个个面色凄凉,神情惶然。

至此,平壤攻防战这才算告一段落。这一场轰轰烈烈的大战从初六开始,历经三天鏖战,终于以小西行长东遁、李如松入城而告终。

辽东铁骑以一当十

平壤大捷是壬辰开战以来,中朝联军第一场陆战大捷,它极大地鼓舞了士气,把朝鲜的命运从悬崖边上拉了回来。平壤城陷落的第二天,李如松的弟弟李如柏已经马不停蹄地向东做了试探进攻。初九日李如柏进占黄州,初十抵达人去城空的凤山,并在一月二十日占领了空无一人的开城。这时李如松得到一份情报,说日军的精锐,都在平壤。平壤一败,其他日军根本就不足为惧。李如松按捺不住心中喜悦,亲率精锐急匆匆出了开城,朝汉城而去。一月二十七日,李如松抵达距离汉城不远的碧蹄馆,麾下只有李宁、孙守廉、祖承训三人尾随其后,总兵力只有3000 人。

与此同时,汉城日军守将立花宗茂也已经运动到了位于碧蹄馆南六里处的砺石岘。双方立刻爆发了一场激战,因为兵力相当,谁也奈何不了谁,形成了对峙局面。战斗打到最激烈的时候,立花家大将十时连久、池边永晟战死,连主将立花宗茂的铠甲上都插满了箭支。

明军在战场上没吃亏,可情况却越来越不妙。从汉城赶到的日本援军越来越多,小早川隆景和宇喜多秀家的两大军团正陆续抵达,和黑田长政所部、立花残部汇集在一起,在小丸山和望客岘一带聚成黑压压的一片,光是战场上的日军总兵力已多达30000 之巨——汉城守军几乎是倾巢出动。

李如松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孟浪,但这时候只能开打。

辽东军得了主帅的号令,虽然面对十倍于己的敌人,毫不畏惧,跟鞑子们在辽阔原野上拼杀出来的血性与杀气,不会因为区区数万日军而消退。日本人此时心里也在打鼓,他们没想到李如松几千人就敢往前冲,以为背后一定隐藏着明军主力。

因此他们把大部分兵力都用来警戒并不存在的明军,只把小部分兵力用来进攻李如松。

小早川隆景先派了粟屋景雄3000人和井上景贞3000人形成钳形攻势,左右夹击明军。结果两军生生被李如松的铁骑打残,小早川隆景不得不带着第六军团全线压上。接下来,是一场场极其混乱的恶战。面临绝境的明军瞬间爆发出了不可思议的战斗力,小早川秀包本阵被凿穿,他本人差点被明军砍死。可日军的兵力优势太明显了,打到中午,明军终于开始支撑不住,缓缓向西方边打边撤,意图进入高阳城坚守。

关于这阶段的状况,朝鲜人在记载中说,战斗到要紧处,李如松亲率数十骑突驰阵前,反复骑射,十分骁勇。之后李如松又亲率诸将,为撤退的明军士兵殿后。而日方记录如《黑田家记》则说,此次战斗到秀包军下山直冲李如松中军,隆景纵横两翼奋击时,“如松兵有节制,进退自在。两雄相会,战甚苦,自巳至午。”

中日两军的极限

仗着压倒性的优势兵力,在智将小早川隆景的指挥下,日军诸将一面轮番上阵,死死咬住明军不松口,以阻止明军西移。另外分出的两部兵力,则继续从两侧山上快速迂回,企图彻底封死明军后退的通道。

高阳城是一个极小的城砦,其实并不适宜防守。拼杀到了现在,李如松也终于有些绝望了。幸亏此时另外一名大将杨元及时赶到,不仅带了5000 生力军,还有一个炮营。李如松立刻发起了反攻。

李如松眼皮都没抬,只吐出俩字:“反攻。”日军诸部以为明军主力终于赶到,一时骇然,纷纷后撤。明军骑兵压上了一段距离,见日军退后到足够的安全距离后,才开始停了下来。这时,李如松才吩咐由杨元的5000 生力军分几路交替掩护断后,让全军退入惠阴山中。日军这才如梦初醒,赶紧追击。却不料李如松又发动了一次反攻,追在最前头的小野成幸、小川成重、安东常久、安东幸贞等日将战死。

此刻,担负断后的杨元部队已掩上接应住了李如松等人。日军突前诸将还想继续追击,但这个举动被老成持重的隆景所阻拦,生怕中了埋伏,只允许他们最多追到惠阴山的山口大路,便不得前进。等明军彻底消失在视野里后,小早川隆景才下令收拢部队,和秀家等部一起退回汉城。

首先,无须讳言,这是一场败仗,是一场轻率的失败。因为战斗是以明军撤退结束的。其次,碧蹄馆的失败,100% 要归咎为李如松的轻佻。同时,这也是一场光荣的失败。失败归罪于李如松个人,光荣属于明军全体。

明军在碧蹄馆之役中,表现出了极顽强的斗志和优异的战术素养。不算杨元后援5000 人的话,明军是以3000 人与16000 日军直接对抗,附近还有15000 左右的日军虎视眈眈。他们面对的敌人也不是废物点心,而是拥有战国三大智将之一小早川隆景和西国第一名将立花宗茂的日本精锐军团。而且他们不是据险而守,是堂堂正正地在平原与丘陵的开阔地带,在号称敌军最强科目的白刃战中,与敌人正面交火。

结果呢?日军拥有十倍于明军的总兵力,以近五倍的兵力直接投入战斗,围攻了明军一中午加半个下午,仅仅是将领级的伤亡,便包括十时连久、池辺永晟、小川成重、安东常久、小野成幸、横山景义等数十人。与平壤不同的是,这些伤亡几乎全发生在日军最为得意的白刃战中。

碧蹄馆之败在很多历史书里,被渲染成是明军的大失败,是战局的关键转折,其实大谬不然。

它在战略上的意义,并不是很大。日军的补给线在汉城达到极限,他们即使继续西进,也无法寻求到稳固的立足点;明军的补给线在开城达到极限,斥候兵锋可及汉城,但主力军团却很难衣食无忧地越过惠阴岭。开城到汉城之间的区域,日、明双方谁也没办法彻底控制在手里,变成了一个军事缓冲区,碧蹄馆恰好位于两军极限攻击距离的交汇点。

换句话说,即便没有碧蹄馆之战,受补给所限,明军也没办法攻克汉城,双方的态势也不会有大的变动。碧蹄馆之战的意义,只不过是让这种战略态势变得更加醒目罢了。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6-09-14 11:14:07
上一篇:穿越统一后的东西德 心中的柏林墙终将倒掉
下一篇:民国也有啃老族
网友评论《碧蹄馆之战 一场光荣的失败》
相关论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