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锡根、卢福坦、李竹声、盛忠亮

文|湘北

“亲爱的同志们,我百分百的相信你们在咀骂我说:‘无耻的叛徒,还有脸来同我们谈话’。但是我要百分百地诚恳呼一声,亲爱的同志们,请你们原谅我,我还希望你猛醒,看啊共党已死的同志和遇难者的家属们,又有谁来照应,坐了牢,丢了命,还要加上他们许多可恶的罪名,什么派,什么叛徒,同志们,这样残酷万恶的共产党,为他牺牲了有何意义?”

1932 年12 月3 日,一份“慷慨激昂”的宣言震惊了上海滩,作者为“前共党中委徐锡根”,中共六届四中全会时,工人出身的他本来有望与向忠发、周恩来一起担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但后来因其参与了罗章龙的分裂活动,仅增补为政治局委员。顾顺章叛变后一年,徐锡根加入国民党特务组织(后改名冯琦),在公开刊物上发表长篇大论,号召“沉迷不醒的同志们”转投三民主义的怀抱。在他的“感召”下,一些中共地下组织党员“弃暗投明”,以致国民党政府发出“促共党自首趋向之进展,盖有与力焉”的慨叹。

当然,这只是他献给国民党的第一道菜。1941 年,冯琦在江西任特种工作办事处主任,联手原共青团组织部长,后叛变进入中统的庄祖方制造了历史上著名的“中共南委、粤北省委事件”。它破坏面极大,捕获人数众多,江西、广东、广西、湖南等省地下党损失惨重,中共江西省委、44 个县委、200 多个区委和2000 多名党员几被中统一扫而尽,南委组织部长郭潜被收入中统囊中,为其“建言献策”。1949年3 月徐锡根从江西去职后逃亡台湾,至今没有音信。

卢福坦:没当成书记,反当叛徒

同样是工人出身,卢福坦的仕途走得就比徐锡根顺,在中共六届四中全会上被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的他不仅是全国总工会委员长,还参与中央书记处工作。向忠发被捕变节后,中央机关尽数破坏,许多顾顺章、向忠发熟知的面孔被迫躲藏起来,一些尚留在上海的中央政治局委员,不是去了苏区,就是远走苏联,中央在白区的工作陷入瘫痪。

1931 年9 月下旬,在共产国际远东局、王明和周恩来的提议下,报请共产国际批准成立临时中央政治局,博古、张闻天、卢福坦任常委,博古负总责。临时中央政治局的工作人员都是新近回国不久,顾顺章等人不大认得的生面孔,他们的主要任务是负责联络在上海的共产国际远东局,协调各地党的组织。

在酝酿成立临时中央时,卢福坦曾向王明和周恩来表示过当党的总书记的想法,但被周恩来以党中央处于非常时期,不设总书记一职,只设临时负责人为由拒绝。“当时卢坦福想当总书记,所以我记得当时特别提到无总书记问题。”1943 年12 月16 日,张闻天在自述材料中如此写道。

虽然卢福坦未能当上总书记,但全国总工会还是在他的手上。1932 年9 月,由于工作上的失利给工人运动带来的损失,卢福坦停止参加中央书记处会议。12 月,在去铁路总工会作检查的路上,卢福坦遭英租界巡捕房逮捕,后被引渡给国民党政府,押解至南京国民党中央特工总部。在时任中统上海行动区副区长陈蔚如的记忆里,被密捕后的卢福坦临时关押在小东门东方旅馆里,一开始,他的意志比较坚定,但在劝降特务和他谈话后,卢福坦很快表示愿意自首,并为中统上海区对中共江苏省委的连续破坏提供了很多情报。

卢福坦将党中央书记处、全国总工会、铁路总工会、海员总工会等组织人员的情况和秘密地址一一供出,导致几十名党的重要干部先后被捕,中共遭受重创。一心一意想当总书记的卢福坦摇身一变,成为彻头彻尾破坏共产党地下组织的大魔头。1951 年5 月,未能随国民党逃往台湾的卢福坦被公安机关逮捕,这一次,他是插翅也难飞了。18 年的牢狱生涯后,卢福坦被依法处决。

李竹声叛变后引发的连锁反应

顾顺章、向忠发、徐锡根、卢福坦,时任国民党中央组织部调查科科长徐恩曾的手上握了一大把“好牌”。1933 年初,临时中央被迫从上海迁往江西苏区瑞金,同时在上海成立上海中央局,作为临时中央的派出机关,李竹声任上海中央局书记,黄文容任组织部长,盛忠亮任宣传部长。

很明显,在上海区疯狂搜捕中共地下工作人员的徐恩曾自然不会放过这次机会,他多次密谋,责令部下四处活动,终于在1934 年6 月26 日,将李竹声住地团团包围,在家未走的李竹声等16 人被捕。同一时刻,中共江苏省委书记郑玉龙、中央局秘书处负责人李德钊等人亦被捕,清海路、武定路、康脑脱路,到处都是国民党警务,这场逮捕活动一直持续到翌日清晨,连续的逮捕活动使上海中央局大大受挫。

更惨的是,李竹声叛变后供出了中共在上海和苏区的许多机密,如中央红军将要向西突围的作战计划,上海中央局的电台位置和顶替他短暂接任上海中央局书记的盛忠亮住址。3 个月后,上海区环龙路106 弄3 号,盛忠亮被捕,开始他的态度很坚定,嘴很硬,不管特工问什么都是闭口不谈,后来顾顺章献计——盛忠亮对女友秦曼云言听计从,可从秦处下手。国民党当局立即将秦曼云从南京解往上海,盛忠亮一见到情人秦曼云,亲耳听到她已自首的消息后,自己也就叛变了。据说,盛还鲸吞了各根据地千辛万苦送到上海供上海中央局活动的大量黄金。

至此,上海中央局的财务部门和电台尽遭破坏,3 部电台、7 台收发报机和大量通信器材被搜缴,本来中央局与莫斯科之间有地下电台联络的,但因联络员秦曼云的叛变,中共与苏联联系由此中断,此后,黄文杰出任上海中央局书记不幸被捕。到1935 年,中国共产党在其诞生地——上海已无立足之处。1951 年,李竹声因反革命罪被上海市公安局逮捕,22 年后病死于狱中。

而抗战时期协助郑洞国转战印缅战场的盛忠亮,因其为盟军所做的贡献,得以留在国民政府外交部工作,任欧洲司司长,出任乌拉圭、伊拉克大使。1964 年,盛忠亮携夫人秦曼云和子女举家前往美国定居,出版《莫斯科中山大学和中国革命》一书,尽管书中没有披露他与秦曼云叛变后的经历和生活,但因其详细介绍了中山大学和源出于此的二十八个布尔什维克,提供了关于中共六大的原始材料,被中国共产党党史学界视为重要参考书之一。

1984 年,时任国家军委副主席杨尚昆以莫斯科中山大学校友的身份,邀请盛忠亮访问大陆,邀请结果如何,我们无从知晓,只知道盛忠亮夫人——秦曼云曾多次回国观光。2000 年,93岁的盛忠亮在故乡湖南石门设立了“盛氏女儿文教基金会”,资助石门的贫困女子完成学业。七年后,拥有着多重身份(叛徒、外交家、商人、作者、慈善家)的盛忠亮去世,享年100 岁。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6-09-14 11:08:07
上一篇:入红尘也炽烈,舍旧我亦决绝 弘一法师:悲欣交集 一代高僧
下一篇: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网友评论《徐锡根、卢福坦、李竹声、盛忠亮》
相关论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