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沙皇格勒”冲刺 俄土两百年十次交手

文|郭晔旻

随着11 月24 日土耳其战斗机悍然击落俄罗斯军机,2015年本不平静的世界再起波澜。虽然这只是土耳其共和国成立近百年来与俄国武装力量的首次交火。但是,既然埃尔多安总统并不掩饰恢复昔日奥斯曼帝国荣光的企图,那么只要追溯稍久远的历史,就能发现奥斯曼帝国曾是沙皇俄国崛起的坚实垫脚石,至于老沙皇们对于伊斯坦布尔(君士坦丁堡)的觊觎,更是由来已久……

俄国需要的是水域

当彼得一世在1689 年继承俄国沙皇皇位时,他的疆域中只有白海上的阿尔汉格尔斯克这样一个出海口,而且这个靠近北极圈的出海口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都被冰封。沙皇于1702 年与1703 年间从瑞典统治下夺取了涅瓦河入海处的沼泽地及其附近的一些小岛——一片海陆相间、烟雾茫茫、狼群出没的荒凉地区。涅瓦河的芬兰文原意即泥泞之河,每当刮起西风,入海口被淤泥堵塞,河水倒灌,附近的荒滩和小岛便淹没在一片水泊中。除了彼得之外,并无一个王公大臣认为这荒无人烟的涅瓦河畔是兴建城市的最佳选择。

但在这位“全俄罗斯大帝”心目中,要使俄国摆脱内陆闭塞状况挤进欧洲大国的行列,进而谋求世界霸权,就必须夺取出海口。他的名言就是:“俄国需要的是水域。”彼得一世决意在这里建立一个像阿姆斯特丹那样发展对外贸易的中心,随后又把首都从莫斯科迁到了这个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海港新城——圣彼得堡。

但圣彼得堡有一个缺点——当寒冬到来时,这个新首都所处的芬兰湾及其伸入陆地的河道与湖沼全都冻结,时间可长达6 个月之久。这使得沙皇的目光转向了南方,俄国需要不冻港,而奥斯曼帝国的内海,当时被称作“突厥人的海”的黑海,恰是距离俄国最近的温暖水域。

吸引俄国人南下黑海的还不至于此。在南方,还有一件使贪婪的侵略者着迷的、在欧洲无与伦比的战利品:扼守着黑海与地中海交汇处的奥斯曼帝国京城伊斯坦布尔,也就是整个东正教世界的圣城,拜占庭帝国的旧都君士坦丁堡。这个城市,单是它的俄国名称——沙皇格勒,就表明了对东方的统治,表明了其统治者在东正教世界中享有的威望。

自从拜占庭末代皇帝的侄女索菲亚嫁给了带领俄国挣脱两百年“鞑靼桎梏”的莫斯科大公伊凡三世,俄国的统治者就开始采用“沙皇”头衔,并以拜占庭的后继者自命为“第三罗马”(巧合的是,作为拜占庭的征服者,奥斯曼苏丹也采用过“罗马皇帝”的头衔),拜占庭的双头鹰徽成了俄国的国徽,而光复“沙皇格勒”自然就成为历代沙皇的天赋使命。

如果将沙皇格勒纳入俄国的统治,将其作为第三都城而与莫斯科和彼得堡并列,这不仅会意味着对整个东正教世界的精神统治,而且也可能是确立对欧洲统治的决定性步伐。那将是对黑海、小亚细亚、巴尔干半岛的独占。只要沙皇愿意,他随时都可以封锁黑海,禁止除俄国之外的任何别国商船和舰队航行,把黑海变为俄国舰队独占的演习场所,俄国舰队可以在任何时刻从这个安全的后备阵地由设防的博斯普鲁斯海峡出击,也可以返回这个港湾隐蔽。这样,如同在陆上边界一样,俄国在海上也就会是不可攻克的了。

1654 年,俄国通过与乌克兰的“联合”(实质是兼并)将自己的边界线推进到黑海北岸的草原地带。这里土地肥沃、交通便利,并与从属于奥斯曼帝国的克里米亚汗国接壤。在俄国和波兰彼此厮杀相互削弱后,奥斯曼帝国也加入了争夺乌克兰土地的争端。1676 年,由御前大臣格里戈里· 科索戈夫指挥的俄军准备夺回第聂伯河右岸乌克兰地区。但是,奥斯曼帝国不准备放弃自己这个新的势力范围。1677 年夏,易卜拉欣帕夏指挥的12 万奥斯曼大军与俄军交战,揭开了连绵200 年的俄土战争的帷幕,在付出惨重的人员伤亡代价后, 1681 年,筋疲力尽的两国签署了《巴赫奇萨赖和约》。两国疆域维持战前原状,第聂伯河左岸加入俄罗斯版图,而第聂伯河右岸则划归奥斯曼帝国。

彼得大帝险些沦为俘虏

和约签订之后,黑海和亚速海依然是奥斯曼帝国的内湖,直接阻碍着俄国的南下。而吞并克里米亚半岛和黑海北岸广大地区进而打通黑海出海口、建立黑海霸权已是俄国的既定政策。1695 年1 月,彼得一世发布了对土耳其战争的动员令。

俄军集结了3.1 万人,全军配备有201 门大炮、3.2 万普特(1 普特≈16.38千克)的火药、30 多万发枪弹。随军给养物资除面粉和面包外,还有1.5 万桶蜂蜜水、4.5 万桶酒、1 万普特腌肉、2500普特黄油、2万条干鱼、8 千普特盐,足够全军3 个月之用。彼得一世御驾亲征,率领远征军经过长途跋涉,于当年7 月沿着顿河直抵奥斯曼帝国的亚速。

亚速是一个坚固城堡,控制了顿河下游,挡住了俄国前往亚速海和更广阔的黑海的通道。它的工事坚固,修有棱堡,全系石头砌成。城墙外有土堤,土堤前面又有壕沟,守军多达7000,防守非常严密。7 月8 日,俄军开始炮击要塞,在一个炮兵组中,彼得一世亲自操纵大炮进行射击,并连续向城堡内射击了两个星期。沙皇曾写道:“作为一名炮手从第一次出征亚速时服兵役。”

但俄军的表现令彼得大失所望,延宕至9 月中旬才逐渐推进到壕沟边上,在挖坑道爆破城墙时更闹出了大笑话,土耳其人没被炸着,飞起的木块、石块反落到俄军阵地,炸伤不少俄国士兵。在围攻196 天后,俄军被迫解围而去。

这次虎头蛇尾的进攻使彼得痛感“只有陆军的君主是只有一只手的人,而同时也有海军,才能成为两手俱全的人”。他当年便建立了顿河小舰队,这是俄国历史上建立正规海军的起点。翌年,俄军卷土重来,这一次,在初建的海军帮助下,7 万俄军终于攻克了亚速,将要塞夷为平地。虽然彼得一世举行了隆重的庆祝胜利仪式,但实际上在第二次俄土战争中夺取的亚速并未争得通向大海的路。由亚速海通往黑海的刻赤海峡仍旧掌握在土耳其人手中,阻住了俄国人进入黑海的去路。

即使如此不完整的胜利也稍纵即逝。1711 年7 月,好战的彼得一世(他统治俄国35 年,完全和平的日子只有25 个月)又一次亲率俄军进攻奥斯曼帝国的比萨拉比亚,这是第三次俄土战争。从德涅斯特河到普鲁特河,俄军在荒无人烟和干燥炎热的草原上行军100 公里,疲惫不堪。据目击者说,由于口渴,许多士兵鼻子、眼睛和耳朵中流血。结果3.8 万俄军在普鲁特河畔陷入18 万土耳其军队的重围,没有储备饮用水和粮食,土耳其军队又在附近的高地上架起了300 门大炮对着俄军营地猛烈轰击,使彼得一世几乎陷于绝境,他在日记里承认:“我们既无退路,又无法继续留在原处,没有供养,也无饲料,因而当时只有两个前途:或者取胜,或者丧生。”

就在俄军岌岌可危的时候,局势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熟知春秋时期越王勾践兵败会稽后买通吴国太宰伯嚭的国人,一定会对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感到很亲切:彼得的皇后献出了自己珠宝箱里的首饰和金器,将这些礼物送到胜利者手里。奥斯曼帝国的帕夏内行地估量了这些东西的价值,终于动心允和了。

按照和约,俄方需将自己好不容易占领的亚速归还奥斯曼帝国,并拆除毗邻的几个俄国防御工事。彼得毫不犹豫地接受了土耳其人的要求,而且在日记中写道:“上天主持公道,在这样的时刻实现了真正的奇迹,使我们从不可避免的危难中得到拯救。”的确,这是真正的死里逃生,为了保住性命,彼得大帝是准备做出最大让步的,“如果他们真心言和,那么除了不当俘虏,他们(土耳其人)要什么你就给他们什么吧”。

假使土耳其人能在普鲁特河畔擒获沙皇,也许会是遏制俄国崛起的最后一个机会。当彼得大帝于1725 年去世时,他推行的西化改革已使俄国变成了近代意义上的强国。改革在军事方面的成效尤为显著:俄国已经建立了一支多达20 万人的常备陆军,海军也得到了大大扩充,至彼得统治末期俄国共有标准战舰48 艘、桨帆船800艘、水手2.8 万人;军队管理也实现了近代化,建立了总参谋部、军需部、军械部、炮兵部以及海军和陆军学院。反观奥斯曼帝国,毗邻欧洲的地缘形势决定了它只能在革新与衰落之间进行选择,而且必须迅速选择;既然不能紧随欧洲实行彻底的变革,那就只有做欧洲变革的牺牲品。自从1683 年围攻维也纳失利后,帝国开始从顶峰跌落,随着俄国的强大,奥斯曼帝国“首先丧失了北向进一步扩张的可能性,并不得不承受同一个强大的对手进行的长期对抗和战争”。

前往君士坦丁堡之门

彼得大帝在其有生之年并未打通黑海通道,后世流传的《彼得大帝遗嘱》里写道:“尽可能迫近君士坦丁堡(和印度),谁统治那里,谁就将是世界真正的主宰。”这一使命只能留给俄国历史上的另一位大帝——女沙皇叶卡捷琳娜二世(1762-1796 年在位)来完成了。

早在1736-1739 年,安娜女皇联合奥地利发动了又一次对土战争(第四次俄土战争)。根据1739 年签订的《贝尔格莱德条约》,“俄国获得战争中重新占领的亚速,条件是必须夷平亚速所有军事要塞,并且不得在黑海拥有舰队”。

叶卡捷琳娜二世继位时,俄国已经从一个欧洲二等国家一跃成为一等强国,彼得大帝创立的近代化军队令曾经威震欧亚的奥斯曼帝国军队相形见绌。后者的形态仍然停滞在中世纪,帝国军队的骨干力量“新军”(常备步兵)成员终身服役,平时业余时间却可以从事副业。此外,战时可临时召集人数众多的民团,以骑兵为主。但这两种部队都不熟悉当时欧洲军队通行的线式战术,战斗时不成队列;火炮及其他武器装备亦俱已陈旧。

强弱既如此分明,“在俄国西部边界太平无事,而欧洲在别处忙于其他事务的时候”, 1768 年,俄军入侵波兰,并在波土边境挑衅,迫使忍无可忍的奥斯曼帝国于10 月对俄国宣战,第五次俄土战争爆发。1770 年7 月,两军在卡古尔河(多瑙河的支流)遭遇,战场形势与当年普鲁特河战役如出一辙,1.7 万俄军迎战10 万以上的敌军。尽管土军在数量上居压倒优势,但有着“俄罗斯军事艺术史上最著名的活动家”称号的统帅鲁缅采夫还是决定先发制敌。7 月31 日,俄军向土耳其军队阵地发动进攻。鲁缅采夫在战斗中采用了一个师为一个战斗方阵的新战术,使得各方阵既能独立作战,又能相互协同动作。俄军呈半圆形包围了土军阵地,并实施前后夹击。墨守成规的土耳其人对这种新式的疏开战斗队形束手无策,仅半天时间就一败涂地,被打死、俘虏约2 万人,损失火炮130 门,而俄军只损失了1500 人!卡古尔河战役堪称俄土战争史上最为辉煌的胜利之一。

与此同时,俄军攻占了克里米亚,控制了亚速海;从波罗的海调来的俄国海军也在地中海重创了土耳其海军,掌握了制海权。1776 年7 月16 日,俄国在《库楚克- 凯纳吉条约》中迫使奥斯曼帝国割让北高加索,并承认克里米亚汗国“独立”。克里米亚“独立”只是俄国吞并的第一步。1783 年,俄国正式将克里米亚划入新俄罗斯边区,开始成为“黑海沿岸国家”。塞瓦斯托波尔很快成为黑海舰队的强大基地,在港内的拱门上写着“去君士坦丁堡之门”,以此为基地继续南进的野心昭然若揭。

对土耳其人而言,战争的失败已使帝国蒙受耻辱,俄国咄咄逼人的行动又对土耳其造成了新威胁,1787 年8 月,奥斯曼帝国再次对俄国开战(第六次俄土战争)。很不幸,土耳其人在陆海两个战场上都遇到了俄国的天才统帅。

1789 年9 月,土军主力(10 万余人,80 门火炮)进攻俄国的盟军奥地利军队,他们将遭遇俄国军事史上影响最大的统帅之一亚历山大· 苏沃洛夫。此人“唯一的独创精神就是直接的进攻”,他率部两个半昼夜行军100公里驰援,又指挥不到3 万人的俄奥联军于9 月22 日拂晓经14 公里的夜行军后以纵深配置(步兵方阵在前,骑兵在后)奇袭在勒姆尼克河(罗马尼亚锡雷特河的支流)的土军营地。土军猝不及防,损失近2 万人(其中阵亡1 万人)及全部火炮辎重,而联军仅仅损兵700 人!在战场上频繁机动部队,“不以力取,而以智胜”——勒姆尼克河交战成为范例载入俄国军事学术史。第二年(1790 年)7 月,在刻赤海战中,土耳其人利用顺风和大炮数量多的优势,向俄罗斯舰队发起猛烈进攻,结果被乌沙科夫海军少将指挥的俄舰队重创。这次海战中俄军采用了新的战术方法,从总队形中抽出几艘巡航舰组成一个独立的舰群(预备队);尽量靠近敌人,以便有效地发挥全部火炮的威力;追击敌舰时,各舰不必按照顺序编号行动,并且司令官所乘旗舰位于分舰队的前头。

1792 年,连战皆北的奥斯曼帝国俯首认输,在《雅西条约》里承认俄国对克里米亚和黑海北岸广大地区的永久占有权。黑海地区的力量对比发生了彻底改变,叶卡捷琳娜大帝终于夺取了沙皇们梦寐以求的不冻港。奥斯曼帝国被迫从进攻完全转入防守,素丹塞利姆三世(1789-1807 年在位)曾试图效法彼得大帝的改革,组建新式兵团,“完全按照欧洲的战术和科目进行严格的训练”,然而旧军队的既得利益者随即发动兵变废黜了素丹。随着自救的失败,奥斯曼帝国很快沦落到了“似乎只有欧洲国家的相互对立才使它能够继续在欧洲存在”的地步。

功亏一篑的最后冲击

由叶卡捷琳娜大帝的赫赫武功建立起来的俄国作为欧洲最强大军事帝国的形象,一直保持到19 世纪中叶。第七、八次俄土战争(1806-1812 年及1828-1829 年)的胜利使俄国获得了比萨拉比亚与北高加索(包括车臣),而奥斯曼帝国则沦为尼古拉一世口中的“病夫”。自恃“没有一个国家敢于挡住俄国的道路”的尼古拉一世决定乘机夺取“沙皇格勒”,实现历代沙皇的夙愿。第九次俄土战争就此爆发,1853年11 月,俄国海军在史上首次使用爆破弹代替实心弹,在黑海南岸的锡诺普全歼土耳其舰队,完全掌握黑海制海权。

早就有人说过,“俄国如果控制了土耳其,它的力量几乎会增长一倍,它就会比其他欧洲国家加在一起还要强大”。这是欧洲列强不能容忍的,1854 年,英法直接出兵干涉,俄土战争一变而为克里米亚战争。这次战争中,英法的技术优势战胜了“灰色牲口(俄国贵族对士兵的蔑称)”的坚韧,战后的《巴黎条约》使俄国丧失了欧洲的霸权地位。对于沙皇政府来说,唯一的好消息是,式微的奥斯曼帝国已经证明自己彻底沦为列强博弈的棋子,作为“战胜国”的土耳其人放弃的权利却几乎与战败的沙皇一样多,同样需要接受“不得在黑海沿岸设立或保留任何陆海军的军火库”的限制。蛰伏20 年之后,俄国卷土重来。

1875 年,土耳其统治下的波黑爆发人民起义。第二年4 月,保加利亚发生起义。同年6 月30 日,塞尔维亚和黑山向土耳其宣战。巴尔干半岛斯拉夫人争取民族解放的斗争风起云涌,引发俄国“泛斯拉夫主义”情绪高涨,沙皇驻土耳其大使伊格那切夫鼓吹:“只要10 万俄军,就能消灭土耳其。”1877年4 月,俄国对奥斯曼帝国宣战,第十次俄土战争爆发,“帮助斯拉夫兄弟”的战争狂热席卷全俄,就连列夫· 托尔斯泰这样倡导非暴力的伟大人道主义作家,在名著《安娜· 卡列尼娜》中也不惜重墨描述了男主人公沃伦斯基开赴俄土战争前线时的场景。

在历次对外战争中,沙皇的军队恐怕还从未如此受欢迎过,20 万俄军渡过多瑙河后立即被当地人民视为“解放者”,4 万罗马尼亚军队、2.5 万黑山士兵和5.6 万塞尔维亚军队都宣布站在俄军一边,对世仇奥斯曼帝国开战。在盟军支援下,俄军接连对交通枢纽普列夫纳发起3 次进攻。尽管沙皇亚历山大亲自督战,但奥斯曼军队在这里重兵把守,还装备了最新式的美国和英国枪支,令俄军无法前进一步,反而承受了巨大的伤亡代价,甚至陆军大臣米留金给沙皇的报告惊呼:像这样打下去,“在短期内,我们将把庞大的陆军打光”。

但是,俄国要通过巴尔干山脉非取得这个要塞不可。到11 月中旬,土耳其守军的粮食储备已所剩无几,仅够5 天食用。在罗马尼亚军队的帮助下,俄军终于夺取了普列夫纳,4 万土耳其士兵投降。胜利是用沉重代价换来的,在围困行动中,俄军总共损失了3.2 万人。

普列夫纳易主之后,战局急转直下。30 万俄军冒着严寒大雪天气,跨越巴尔干山脉,兵锋直指君士坦丁堡。1878 年1 月20 日,土军还来不及在故都亚德里安堡设防,这座城市未经战斗即被拿下,通往“沙皇格勒”的道路已畅通无阻!俄国军队从未如此接近君士坦丁堡,眼看历代沙皇梦寐以求的战利品就已垂手而得。紧要关头,又是英国人拯救了垂死的奥斯曼帝国。一支英国舰队在2 月8 日通过达达尼尔海峡;英国海军陆战队准备在君士坦丁堡登陆。伦敦发出警告:俄军进入君士坦丁堡就意味着与英国断交。

在这次战争中已经伤亡20 万人、付出战费15 亿卢布的俄军无力对大不列颠开战。在土耳其人面前耀武扬威的沙皇更不敢冒重蹈克里米亚战争覆辙的危险,俄军奉命在距离君士坦丁堡只有8 公里的圣斯特芬诺停止前进,获取沙皇格勒的梦想在最后时刻化为了泡影!1878 年3 月3 日,俄土停战,在《圣斯特芬诺条约》里,俄国又从奥斯曼帝国夺取了外高加索。但是,直到奥斯曼帝国在漫长的衰退后终于宣告灭亡(1922 年)时,也不曾有俄国军队踏入君士坦丁堡一步,觊觎这座“沙皇格勒”的沙皇的末日,反而比奥斯曼帝国来得更早(1917 年)。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6-09-14 10:56:28
上一篇:从托马斯·库克到陈光甫 跟团游170 年前诞生
下一篇:擅用“霸道” 少用“柔道”
网友评论《向“沙皇格勒”冲刺 俄土两百年十次交手》
相关论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