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田茂:日本的丘吉尔

文 刘占青

日本作为二战的亚洲策源地,其发动的侵略战争在给他国人民带来巨大灾难的同时,也使得本国遭受了重创,满目凋零。然而,日本人在一片废墟上经过23年的顽强奋斗,到了1968年就成为了仅次子美国的资本主义第二号经济强国,实现了明治维新以来的二次崛起。而奠定日本崛起的就是曾任日本首相前后长达七年之久的吉田茂。美国总统尼克松称他是“日本最黑暗时刻的一位脾气暴躁、性格粗野的领袖。就是这位狡黠而爱抽雪茄的前外交官,使日本摆脱了军事上战败的困难局面而在经济上取得胜利……人们说他是日本的丘吉尔。”

反战的外交官

吉田茂出生在东京的一个政治世家,他的生父竹内纲曾是日本明治维新时期自由民权运动的领袖。吉田茂自幼就过继给了大商人吉田健三郎,在富裕的环境中长大。

1906年毕业于日本东京帝国大学法学部的吉田茂进入日本外务省工作,开始了其长达四十年的外交官生涯。吉田茂有着“中国通”之称,先后在中国的沈阳(奉天)、天津、济南等领事机构任职,也曾以外交随员身份参加巴黎和会。

20世纪30年代中期,吉田茂的大学同学广田弘毅组阁时,有意让吉田茂担任外务大臣,但由于吉田茂被军部看做是亲英美派外交官,遭到了激烈反对,不得不充任了英国大使。在任驻英大使期间,吉田茂坚决反对日本与德国结盟,成为驻外使节中唯一的唱反调者,后来被迫辞职。

辞职后的吉田茂,迅速成为反军部的代表人物,他不赞成日本对美作战,甚至打算策划政变,提前结束日本的对外战争。1945年4月,由于吉田茂反战,遭到了警察的逮捕,在被关押了40多天后得以释放。这段反战经历为吉田茂成为战后日本首相增添了政治筹码。

二战后的日本到处弥漫着衰败的气息,在战争中大约有185万人死亡,绝大多数都是青壮年劳动力,致残者更是不计其数,生产停滞,失业人口高达1300万,国民经济损失超过了1057亿日元,相当于1946年日本全年国民生产总值的总和。绝大多数城市变成了废墟,几百万人无家可归。食物匮乏物价高涨,人们的游行抗议声不断。而与颓废的经济社会形势相比,日本的政治外交形势更为严峻。

作为战败国,日本被美国单独占领,丧失了自明治维新以来的国家独立和主权,麦克阿瑟成了高居于天皇之上的“太上皇”。事无大小,日本人都要向占领当局请示后才能实施。

为了清除日本的法西斯势力,麦克阿瑟在日本政坛除了逮捕东条英机、土肥原贤二、广田弘毅等高官外,还掀起了整肃运动,一大批战前战中担任政府官员的人被排斥在担任公职人员之外。

1946年初,日本举行了战后的第一次议会选举,由鸠山一郎领导的自由党取得了大选的胜利,但由于鸠山一郎属于支持军国主义人士,也在整肃的名单之列,不能够担任日本首相。他不得不请自己的好友吉田茂出任首相一职。之所以选择吉田茂,主要由于吉田茂是亲英美派并且是一个反战人士,且在战后的两大短命内阁——东久迩内阁和币原喜重郎内阁担任过外相,与麦克阿瑟多有接触,能够获得占领当局的认可。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吉田茂的首相职位来的突然而又轻松,这里面更多的是运气成分。毕竟他既非自由党党员也非党首,更没有参加过竞选活动、完全是一个靠政治环境垂青的幸运儿,因此吉田茂常常戏称自己“是被雇佣的总理大臣”。

重经济轻军事的首相

吉田茂刚一上台,就面临一个棘手的经济问题——粮食危机。1945年对日本而言是一个多灾多难的年份,战争早已让日本伤痕累累,偏又祸不单行,出现了特大洪水加上台风的袭击,粮食大规模减产。到了1946年演变成了粮食危机,每天都有人因缺乏食物而死亡。为了解决温饱问题,人们到处寻找粮食。甚至当时天皇外出巡视的专列,也被随行人员从地方索要的米菜装满,全国都被饥饿的恐惧笼罩着。

面对这样一个危机状况,单靠力量薄弱的日本政府是无法解决的,尽管吉田茂的前任曾多次向美国人提出了援助请求,但美国人就是置若罔闻不予理睬。

为了获得美国的粮食援助,吉田茂迟迟不组阁,跟麦克阿瑟玩起了心理战。他对手下人说:“最好等麦克阿瑟元帅答应供给粮食以后再组阁”。由于政府停摆,各项事业处于瘫痪状态,老百姓的不满声此起彼伏,纷纷到占领当局门前示威。眼见这种被动局面,麦克阿瑟赶紧召见吉田茂,承诺:“我担任盟军最高统帅期间,保证不让一个日本人饿死。”并很快拍电报给华盛顿要求对日本进行粮食支援,最终在美国人的粮食援助下,日本艰难地渡过了粮食饥荒。

粮食问题解决后,吉田茂开始思索日本未来的发展之路。经过反复摸索权衡,他为日本确立了以经济复兴为中心,以轻武装的国防政策和对美追随外交为两翼的治国方略。这套治国思想作为政治遗产被以后的历届日本领导人所遵循,即使是在日本军国主义复活的今天依然有着潜移默化的影响。

之所以要重经济轻军事,吉田茂是基于历史和现实考量做出的。从历史上说,“富国强兵”是明治维新时期确立的基本国策,然而直到二战结束,日本的领导者们把过多的精力放在了强兵之上,穷兵黩武,到处扩张侵略。虽取得了一时的胜利,掠夺了不少的经济财富,但二战的失败,让日本自明治维新以来80多年所创造的财富毁于一旦,国家的尊严地位尽失。这个教训是深刻的,也是让吉田茂所警醒的,因此吉田茂对“强兵”有着特殊的排斥。另外,吉田茂认为:“无论是‘纳粹’或法西斯,都是由于国家贫困引起的。‘民主’是富国的产物,要实现‘民主’,首先要让国民吃饱,让国民就业,让国民的生活安定提高,这是至为重要的。”

要想发展经济,就得有资源、资金,而这两大要素对当时的日本来说都十分的匮乏,单靠国内是无法实现的,只能把视野投向国外。而环顾世界,最有科技、军事、经济实力的就是头号超级大国美国。所以为了获得美国人的资金、技术以及安全保护,吉田茂积极和美国人搞好关系,在外交上紧跟美国。

新中国的成立,改变了亚太地区的战略格局。为了围堵社会主义中国,把日本变成遏制新中国的前沿阵地和桥头堡,美国对日本的策略由削弱防范变成了扶植支持。特别是在1951年9月4日,除苏联、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外,日本同48个国家在美国旧金山签订了和约,结束了被占领状态。同时日本又和美国签订了《日美安全保障条约》.正式确立了日美同盟关系。这两大条约的签订为日本发展提供了更为宽松的政治环境和空间。

与美国结盟是吉田茂一大外交理念,这样做的好处是可以获得美国人“免费”的军事保护,使日本不用在军事上花费过多的投入.而把更多的注意力集中于发展经济上。不过随着朝鲜战争的愈演愈烈,美国希望日本重整扩大军备,能够承担起更多独立的防御责任,甚至能够出兵作战。

为此,美国方面要求日本在三四年内组建一支包括800架飞机3万名空军,100艘舰艇1.35万名海军,10个师团325万人的陆军部队。然而对于美国人这项提议,吉田茂委婉地加以拒绝。他曾给美国官员用了一个形象的“瘦马理论”进行阐述:“日本的现状,不能只根据军事上的要求来决定兵力数量。目前,充实国家的经济力量以安定民生,仍是先决问题。日本由于战败,国力消耗殆尽,如同一匹瘦马,如果让这匹晃晃悠悠的瘦马负荷过度的重载,他就会累垮。”

罩在商谈签订《旧金山和约》时,吉田茂就给谈判人员定下了一条不可动摇的原则是:“禁止日本自身重整军备。不论从和平宪法来说,还是从日本的经济能力和国民的情绪来说,都绝不可以重整军备。”这条原则,不管美国人如何要求,吉田茂就是不妥协。因此当时和日本进行重 .整军备谈判的美国国务院外交政策顾问杜勒斯说吉田茂是“懒得重整军备的老狐狸”。吉田茂反对重整军备并不是没有看到军事对日本的重要性,只是在其看来与发展经济相比,军事的发展要排在后面,不能让重整军备拖了发展经济的后腿,奶油比大棒更重要。所以在吉田茂时代,日本的军费开支部是相当有限的。

事实证明吉田茂这条“重经济轻军事与美结盟”的发展道路是正确的,它使得日本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到了经济发展上,加之政府经济政策制定得当以及日本国民的勤奋、敬业,迅速实现了财富的高积累,使得日本重新进入了世界强国之列。

吉田茂深知,再有能力的领袖人物都有迟暮衰老的一天,再辉煌的业绩都可能是昙花一现,因此培养接班人很重要。为了让自己的政治理念得到支持贯彻继承,吉田茂十分注意栽培年轻人,并成为了他们从政路上的导师,像池田男人、佐藤荣作、田中角荣、铃木善幸、大平正芳、富泽喜一等后来的日本首相都是吉田茂派的成员,一时间有人称之为“吉田学校”,以至于“吉田虽死,治国理念犹存”,不得不让人佩服吉田茂的睿智和深邃的战略眼光。

行文至此,发现了一个有趣的历史现象。德日两国是不幸的,出了战争狂人希特勒、东条英机等人,但他们又是幸运的,在战后最艰难的时刻出现了阿登纳和吉田茂这样的力挽狂澜者,他们重塑了国家形象。两人都是在近古稀之年成为了国家的领导者,都领导国家获得了重生,并为国家开创了一条影响深远的发展之路。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6-09-14 10:42:54
上一篇:清朝邮政的光影记忆
下一篇:自由主义在近代欧洲的传播
网友评论《吉田茂:日本的丘吉尔》
相关论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