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注怎么写:《雷雨》注释中的一处用字修正

人教版课标实验教材之前的高中语文“大纲教材”及其“试验修订本”在《雷雨》(节选)及相关注释中的用字均为“繁漪”。由于“繁”是多音字,因此关于“繁漪”的读法在一线语文教师、学者之中产生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意见。第一种观点认为“繁漪”应读为“pó yī”。理由是《雷雨》中的人物都有自己明确的姓氏,唯独“繁漪”没有,此不合常理,因此“繁漪”中的“繁”应该是姓氏,而作为姓氏的“繁”读音应该是“pó”,并且“繁pó漪yī”谐音“婆姨”,恰切地表现了人物的身份、地位与命运,是曹禺人物创作时的匠心独运。持以上观点的有刘志珍[4]、刘新愚[4]、赵晋全[5]、巴晓华[6]等学者。另外一种观点则认为“繁漪”应读“fán yī”。反驳的主要理由是:《雷雨》序幕的人物介绍中已经表明了人物的姓氏——“周繁漪”,因此不能说“繁漪”没有姓氏,退一步来说,即使“周”不是其本姓(“周”姓是随夫姓),也没有证据证明“繁漪”中的“繁”为姓氏,将“繁”视为姓氏有主观臆断之嫌;“繁fán漪yī”指的是密集的水纹,因雷雨之迅猛才有水纹之密集,读“fán yī”更能够恰切地表达在新旧思想的急剧冲突中人物内心的躁动不安以及冲破封建束缚追逐个人幸福的强烈渴望,“fán yī”的读法不仅契合了人物复杂的“雷雨”性格,而且暗合了剧本的“雷雨”主题;“繁pó”读音生僻,“繁fán”读音通俗,尤其是在20世纪30年代话剧的推广普及阶段,后者更易被观众接受,也更能有效地传递剧本的思想和作者的情感。持此观点的学者有刘国杰[7]、程祖进[8]、陈鉴霖[9]等。
“pó”“fán”之争持续时间较长,涉及面也较广,直到2013年网络博主“红树林”还在其博客里专门撰文来讨论该问题,至于“百度知道”“百度作业帮”等在线知识问答系统中讨论“繁漪”读音的帖子更是屡见不鲜。当然,这段未了结的“公案”在高中语文教学中也造成了一定的影响。笔者在中学课堂听课的时候,就曾遇到过学生在课堂上将“繁漪”读为“pó yī”的情况;笔者所在的大学每次排演《雷雨》也总会有学生向文学院的老师请教“繁漪”的正确读音,足见其影响力。 
  之所以“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说到底还是由于“繁”本身是一个多音多义字,既可以读作“fán”意思是“繁多;繁杂(跟‘简’相对)”[10],也可以读作“pó”,“姓。《左传》定四年记殷民七族有繁氏。汉有御史大夫繁延寿。……唐颜师古注繁,因蒲何反。”[11]同时,“周繁漪”的“周”也并非人物之本姓,从而给“繁”字的读音解读留下了极大的空间。也即,如果不参考《雷雨》初刊本中的用字,不梳理不同版本中的字形演变,仅以剧本内容为根据进行推测,无论哪一方都很难拿出有力的证据来说服另一方,最后势必出现这种“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局面。而人教版课标实验教材“一字之改”的意义与价值也正在于此。改“繁”为“蘩”之后,由于“蘩”只有一个读音“fán”,并非多音字,所以“pó yī”不再是可选项,字音解读过程中也不会再出现左右为难、难以抉择的状态。另一方面,相对于“繁”,“蘩”的意义也更加单一、简明。《现代汉语词典》对“蘩”的释义是“古书上指白蒿(一种草本植物)”[12];《辞源》的释义为:“植物名。1.即白蒿,可食。古代用为祭品。《诗·召南·采蘩》:‘于以采蘩,于沼于沚。……’2.即款东、款冬。《尔雅·释草》:‘蘩,菟奚。……’”[11]可以这样说,人教版课标实验教材以“蘩”代“繁”实际上是摆脱了以往争论的局限,直接从字形角度确定了“蘩”的正字地位,“一字之改”不仅杜绝了多音多义带来的歧解,化解了一线教师教学实践中的无所适从,同时也为一段悬而未决的论争画上了句号。 
  《雷雨》从诞生起就存在以“繁”代“蘩”误用现象,《文学季刊》上的初刊本与文化生活出版社的初版本自不必说,当时的许多主流报纸,如《天津益世报》和《申报》等,亦是如此。至于1949年以后,这种现象就更为普遍了,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北京人艺公演的演员表上印的居然是“繁漪”。这种司空见惯的误用使许多人习以为常地将“繁”视为原著中的正字,甚至以权威、严谨著称的教材也难逃其影响。不过,讹字终究是讹字,它无法代表原著,无法传承经典,更无法取代曹禺心中的那个不惧世俗羁绊追逐爱情与自由的“蘩漪”形象。 
  经典之所以成为经典,不仅因为其具有超越时空的恒久艺术性,更因为其所塑造的人物拥有着直击人心的伟大力量和穿越历史风尘而不褪色的光辉。“蘩漪”作为《雷雨》中最具雷雨性格的人物以其独有的艺术魅力深烙于几代人的心中。因此,对于这一经典艺术形象,无论是传道授业者还是以权威姿态亮相的教材都有责任纠正以往人名用字中的“以讹传讹”还原其“本来面目”,有义务让后来者了解一个“真实”的“蘩漪”。从这个角度讲,人教版课标实验教材中的“一字之改”不仅具有匡谬正俗之意义,于经典之传承亦是功莫大焉。 
  ———————— 
  参考文献 
  [1] 唐弢.中国现代文学史(二)[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79. 
  [2] 陈思和.中国现当代文学名篇十五讲[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 
  [3] 曹禺.雷雨[M].上海:文化生活出版社,民國二十五年. 
  [4] 刘志珍,刘新愚.语文课文中的姓名读音正误[J].语文知识,1992(3). 
  [5] 赵晋全,周秀贞.繁漪姓fán吗[J].语文知识,1997(6). 
  [6] 巴晓华.注释正误两则[J].中学语文,1987(12). 
  [7] 刘国杰.“繁漪”的“繁”怎么读?[J].中学语文,1995(5). 
  [8] 程祖进.“繁漪”应为“蘩漪”[J].中学语文教学,2000(4). 
  [9] 陈鉴霖.繁漪之“繁”怎么读?[J].语文教学通讯,2007(3). 
  [10]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现代汉语词典[Z].北京:商务印书馆,2007. 
  [11] 辞源修订组,商务印书馆编辑部.辞源[Z].北京:商务印书馆,2011. 
  [作者:张迎宝(1979-),男,山东潍坊人,广州大学人文学院讲师,广州大学语言服务中心研究员,博士。]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7-10-19 09:42:27
上一篇:脚注怎么写:高中语文课本文言文注释勘误
下一篇:调研提纲格式
网友评论《脚注怎么写:《雷雨》注释中的一处用字修正》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