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的语篇分析

 一、系统功能语言学理论概述 
  系统功能语言学是由语言学家Halliday创立并发展起来的,是当代影响最大的语言学流派之一。系统功能语言学强调语言是多功能的,它主要包括三大元功能(metafunction),即概念功能、人际功能和语篇功能。每个元功能分别下设二级子系统。 
  概念功能指说话人关于外部世界和内部世界的经验,即表征世界,由经验功能(expeiential function)和逻辑功能(logical function)构成。经验功能作为表征经验的一种模式,是人类对客观(内部/外部)存在的反应,可以由及物性(transitivity)和语态(voice)具体表达。 
  语言除了具有表征世界的功能外,还可以表达讲话者的身份、地位、态度、动机和对其他事物的推断、判断和评价等功能。我们把语言的这种功能称作人际功能(interpersonal function),它主要通过语气结构和情态等体现。 
  语言具有组织信息、连词成句、组句成章的功能就是语篇功能(textual function)。在功能语法中,主位(theme-rhyme)结构和衔接(cohesion)手段共同达到语篇的衔接(coherence)效果,说明语篇功能。 
  二、莎翁十四行诗第十八首的功能语篇分析 
  徐葆耕评价莎士比亚“是雄踞在文艺复兴巅峰上的高吻苍穹的鷹。在他站立的地方,没有第二个人同他比肩。”数百年来,莎翁十四行诗吸引了无数中外学者的关注。就第十八首而言,诗评论家凡德勒曾说,“有很多值得赞扬的地方。”Sonnet 18原文如下: 
  Line1: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Line2: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 
  Line3:Rough winds do shake the darling buds of May, 
  Line4:And summer's lease hath too short a date, 
  Line5:Sometime too hot the eye of heaven shines, 
  Line6:And often is his gold complexion dimm'd: 
  Line7:And every fair from fair sometime declines, 
  Line8:By chance, or nature's changing course, untrimm'd 
  Line9:But thy eternal summer shall not fade, 
  Line10:Nor lose possession of that fair thou ow'st: 
  Line11:Nor shall Death brag thou wand'rest in his shade, 
  Line12:When in eternal lines to time thou grow'st. 
  Line13:So long as men can breathe, or eyes can see, 
  Line14:So long lives this, and this gives life to thee. 
  (一)概念功能及其及物性 
  经验功能和逻辑功能共同反映概念功能。而经验功能又可由及物性和语态来表现。韩礼德把及物性划分为六大“过程”类型:物质过程(material process)、心理过程(mental process)、关系过程(relational process)、行为过程(behavioral process)、言语过程(verbal process)和存在过程(existential process)。过程本身(process)、参与者角色(participant)和环境角色(circumstance)共同说明一个过程。 
  分析发现,十四行诗第十八首,共16个小句,从及物性来说,运用10次物质过程、4次关系过程和2次行为过程。由此可见,莎翁主要采用实体动作来表达叙事/叙述意义。 
  物质过程指做某事的过程,主要涉及动作者(Actor)、目标(Goal)和描述动作发生的时间、方式和条件等的环境成分。比如:Line3包括动作者“wind”、目标“buds”、和隐性环境角色“in May”。
反映事物之间所处的关系的过程,就是关系过程,可以分为两大类型:“修饰/归属(attributive)型”和“认同/识别(identifying)型”。它们所涉及的参与者角色与物质过程的不同,主要包括:被认同者(Identified)、认同者(Identified)、属性(Attribute)和载体(Carrier)。属性和载体成对出现,且位置一般不能互换。第十八首十四行诗的4个关系过程,都是归属类的关系过程,只是内部模式不同。我们分别以Line2和Line4为例。 
  Line2的意思是“你可是更加可爱,更加温婉”。其中载体为“Thou”,属性由两个形容词,即“lovely”和“temperate”充当。按照这个模式继续划分,该小句属于内包式(intensive)关系过程。与之相反,Line4属于所有式(possessive)关系过程,其中,被占有者(possessed)是“date”,占有者(possessor)则是“lease”。 
  行为过程指包括呼吸、咳嗽、叹息、做梦等生理活动在内的过程,一般只有行为者(Behaver)作为句中的参与者角色。Line13可以解析为:“So long as men[行为者]can breathe[行为过程],or eyes[行为者]can see[行为过程]。” 
  (二)人际功能及其语气和情态 
  语气系统和情态结构共同构成语言的人际功能。语气系统(mood system)包括疑问句(interrogative clause)、陈述句(declarative clause)和祈使句(imperative clause)等。莎翁的十四行诗开头便用疑问句提问信息,征求意见,实为表达一种索取的愿望。他把听话者比喻成可爱的夏日,实则是向对方表示一种爱慕之意。除此之外,全文多用陈述语气给予信息。 
  情态结构由情态(modality)和归一度(polarity)构成。情态又有情态化(modalization)和意态化(modulation)之分。根据诗歌原文发现,莎翁以认知情态动词“shall”为主轴,用语气强化情态动词“can”做辅助,展示他的爱意。在系统功能语言学中,我们常说“零情态词、高情态值”。这映射到归一度,就是除出现3次明确的经常性频率(如sometime和often)外,其余都表示隐性高情态值。文中还使用1次(Line13)非常态化概率性表达。 
  (三)语篇功能及其主位和衔接 
  系统功能语法框架内,衔接手段由照应(reference)、省略(ellipsis)和连接(conjunction)三种方式构成,并主要由语法词汇体现。 
  第十八首十四行诗的突出特点就是高频使用第二人称代词“thou/thee/thy(相当于现代英语的you)”,以及第三人称代词“his”,这些都属于照应重复的范畴。除代词的使用外,莎翁在词汇的选择上也可谓技高一筹,如同义词对“declines”和“fade”和反义词对“short”和“external”等。这样的布局可以使诗歌语篇的对话性和协商性得以强化。 
  分析Line14,发现该句其实是一种省略形式,即“So long lives this(sonnet),and this(sonnet)gives life to thee”。但在实际语篇中,代词“this”也可以单独指代上下文内容,故仍值得商榷。 
  就连接而言,该诗主要运用小句间的连接成分,达到连贯的复杂语义关系。分析显示:“But”体现的转折关系(如Line9),由“So long as”表达的转折关系(如Line13),甚至在Line14中,“lives”和“gives”也存在逻辑上的因果关系。 
  主位(Theme)和述位(Rheme)共同说明主位结构。主位是句子信息的起点,是第一个小句成分,余下的部分都是述位。主位有标记性(marked)和非标记性(unmarked)之分。综观该十四行诗,共有6个小句使用非标记性主位。以Line5为例正常句式表达应为: 
  Sometime the eye of heaven shines too hot。 
  主位(无标记) 述位 
  而原文,Sometime too hot the eye of heaven shines, 
  主位(有标记) 述位 
  则是非标记性主位的表达形式。 
  三、结语 
  本文以韩礼德的系统功能语言学为理论框架,运用三大元功能对莎翁十四行诗语篇的功能性状进行分析,旨在探讨十四行诗语篇形成的过程及语篇特征。研究發现:1.就及物性而言,十四行诗主要通过物质过程和关系过程,推动文本衍进,表达叙事意义,而极少涉及其他过程;2.从人际功能来说,莎翁惯用情态化动词“shall”,以陈述语气的方式,表达他的爱慕之情;3.语篇功能的凸显特征,就是通过照应的手法,高频使用人称代词“thou”以及“his”;有趣的是非标记性主位和标记性主位的使用比例竟基本均衡。 
  参考文献: 
  [1]罗益民.传记学坐标之下的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研究[J].国外文 
  学,2004a(2):66-74. 
  [2]文军.屠岸译莎翁十四行诗第18首比较[J].外语与外语教学, 
  1995,(4):44-45+51. 
  [3]范志慧,张成智.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第十八首的三种译文比较 
  [J].河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6,(5):138-142. 
  [4]郑元会,苗兴伟.诗歌翻译中人际意义的建构——评莎士比亚 
  第十八首十四行诗的翻译[J].四川外语学院学报,2008,(1):104-107.
[5]兰军.论接受美学视角下译者的主体性—兼析莎士比亚第十八首 
  十四行诗的四个汉译本[J].宁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0,(4):181-184. 
  [6]蔡蕾.莎士比亚十四行诗Sonnet 18译文比较研究[J].贵州师范 
  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2):141-144. 
  [7]卢俊燕.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第十八首主题刍议[J].山西财经大学 
  学报,1999,(S1):134. 
  [8]罗益民.宇宙的琴弦——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第十八首的音乐主题 
  结构[J].名作欣赏,2004b,(4):39-44. 
  [9]李正栓,王明.论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的永恒主题[J].河北学刊, 
  2013,(2):10-111. 
  [10]李金树.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第十八首的审美建构——基于模糊 
  语言学的视角[J].西华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5,(5):38-41. 
  [11]白立平.莎士比亚十四行诗中“summer”意象的翻译[J].深圳 
  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1,(5):122-127. 
  [12]田俊武,程宝乐.浅析莎士比亚十四行诗中的意象[J].外语与 
  外语教学,2005,(12):23-25. 
  [13]王改娣.莎士比亚十四行诗意象特征探微[J].外国文学, 
  2006,(2):65-69. 
  [14]沈弘.“或许我可以将你比作春日?”——对莎士比亚第18首 
  十四行诗的重新解读[J].外国文学评论,2007,(1):12-18. 
  [15]曹明伦.“我是否可以把你比喻成夏天?”——兼与沈弘先生商 
  榷[J].外国文学评论,2008,(3):35-40. 
  [16]梁志坚,陈国华.夏天? 春天?——对《莎士比亚十四行诗》 
  中“summer”及其汉译的重新认识[J].外语与外语教学,2008,(7):60-63. 
  [17]Halliday,M.A.K.An Introduction to Functional Grammar 
  (2nd ed)[M].London:Arnold,1994. 
  [18]Halliday,M.A.K.& Christian Matthiessen.An Introduction 
  to Functional Grammar(4th ed)[M].London:Routledge,2014. 
  [19]He Wei,Zhang Jingyuan,Zhang Jiao & Jia Peipei. 
  Functional Syntactic Analysis of English[M].Beijing: Foreign Language Teaching and Research Press,2015. 
  [20]徐葆耕.西方文學十五讲[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3: 
  102. 
  (张可 北京语言大学外国语学部 100083)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7-10-13 09:34:52
上一篇:“礼貌原则”与“来”的非典型用法
下一篇:课堂教学资源的开发
网友评论《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的语篇分析》
相关论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