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方言程度副词“贼”“死”用法比较

 一、修饰成分的语音差异 
  “贼”所修饰的成分语音较宽泛,可以是单音节的、双音节的,也可以是多音节的,即“贼”对于修饰成分的语音限制较少。但是,“死”在修饰其他成分时,在语音方面的限制颇多,远没有“贼”自由。 
  单音节 双音节 多音节 
  贼沉 贼贵 贼好看 贼大胆 贼顽固 贼不要脸 贼让人稀罕 
  死沉 死贵 *死好看 *死大胆 死顽固 死不要脸 *死让人稀罕 
  在以上几个例子中,“贼”可以任意地修饰单音节、双音节以及多音节的成分,没有限制。而“死”对非单音节成分的修饰能力较弱,如“死”不可以修饰“好看”“大胆”“让人稀罕”等非单音节成分,因而,“死”所修饰成分的主体是单音节成分。 
  二、修饰中心语能力的差异 
  程度副词可以修饰动词、形容词,表程度义。在东北方言中,“贼”为程度副词时可以修饰动词、形容词,而“死”为程度副词时在大多数情况下修饰形容词,较少的情况下可以修饰动词。 
  “贼”为程度副词时可以修饰形容词,并且这些形容词都是性质形容词;“贼”也可以用来修饰动词,修饰的动词包括大部分心理动词、部分使令动词、部分能愿动词、判断动词“是”、存现动词“有”及比拟动词“像”。“贼”在修饰中心语成分时,与动词、形容词的组合能力都很强,“贼”修饰动词的能力与修饰形容词的能力基本持平。 
  贼+形容词:贼快、贼大、贼脆、贼难受、贼漂亮、贼聪明等。 
  贼+动词:贼喜欢、贼警惕、贼嫉妒、贼了解、贼想等。(心理动词) 
  贼让人生气、贼令人讨厌、贼叫人伤心等。(使令动词) 
  贼愿意看书、贼能喝酒、贼会唱歌等。(能愿动词) 
  贼是时候、贼是地方等。(判断动词“是”) 
  贼有想法、贼有能耐、贼有钱等。(存现动词“有”) 
  贼像学生、贼像贼、贼像坏人等。(比拟动词“像”) 
  在东北方言中,“死”修饰形容词时,义为“程度高”,是程度副词,能被“死”所修饰的形容词大多为单音节形容词。“死”在修饰动词时,这里采用《现代汉语词典》(第7版)(“死:②副:不顾生命;拼死:死战、死守;③副:至死;表示坚决:死不悔改、死也不松手”④)中对“死”的词性分类,把“死”归入副词类,这时,“死”表“程度义”,是程度副词。 
  死+形容词:死沉、死犟、死冷、死热、死静、死咸、死顽固等。 
  死+动词:死战、死守、死等、死赖(赖:不走开)等。 
  能被“死”修饰的动词数量较少,即“死”修饰动词的能力较弱,“死+动词”的组合能力远远低于“死+形容词”的组合能力,而“死+X”的组合能力又低于“贼+X”的组合能力。总体而言,“贼”修饰中心语的能力整体强于“死”修饰中心语的能力。 
  三、语义上的差异 
  “贼”与“死”为程度副词修饰中心语时,均表“非常、很”义,但是在语义上二者仍有一些差异。“贼”在修饰中心语时表“程度高”义,“死”在修饰中心语时表“极性”义。 
  贼+X:贼冷、贼热、贼好、贼听话、贼漂亮等。 
  以上几个“贼+X”的例子,表现出了“程度高”的语义。如:“贼冷”表示天气很冷,但是并没有达到“冷”的极限;“贼漂亮”表示漂亮的程度高,但不是漂亮的极限。 
  死+X:死犟、死咸、死贵、死笨、死甜等 
  以上几个“死+X”的例子,表现出了明显的“极性”义:“死犟”是犟到极点,“死贵”是贵到極点,之上再没有更高的程度。事物性状的“量”的范畴是一个连续统,可以大致分为“微量、中量、高量、极量”几类,“贼+X”具有[+高量]的语义特征,“死+X”具有[+极量]的语义特征,二者在量的程度上是有差异的。 
  另外,“贼”对修饰成分的语义并没有什么限制,大多数形容词都可以被“贼”修饰。“死”在前置修饰形容词时是有限制的,只有一部分形容词能被“死”修饰,这些能被“死”修饰的形容词具有[-褒义]的语义特征。 
  贼冷 贼热 贼美 贼丑 贼帅 贼牛 贼棒 贼笨 
  死冷 死热 *死美 死丑 *死帅 *死牛 *死棒 死笨
 以上例子中,“美”“帅”“牛”“棒”是褒义形容词,只能被“贼”修饰,不可以被“死”修饰。“冷”“热”是中性形容词,可以同时被“贼”和“死”修饰。“丑”“笨”是贬义形容词,也可以同时被“贼”和“死”修饰。 
  “死”在东北方言中只能前置修饰非褒义形容词,这与“死”本身的语义有关。在古代汉语中,“死”最初的语义是“死亡”,《说文解字》中对“死”的解释是:“人所离也。”“死”是人类最惧怕、厌恶的事情,基于这种心理,当“死”在东北方言中成为程度副词修饰其他成分时,会排斥[+褒义]的词语。 
  四、修饰成分的位置差异 
  “贼”在东北方言中作程度副词修饰动词、形容词时,只可以前置,形成“贼X”的结构,这时“贼”在结构中做状语。 
  贼甜 贼美 贼烫 贼烦 贼漂亮 贼勇敢 贼欣赏 贼后悔 
  以上几个例子中,“贼”作状语修饰其后的中心语成分。 
  “死”在修饰中心语成分时,可以前置也可以后置。在东北方言中,“死”為程度副词前置修饰中心语成分,形成“死X”的结构,在句子中做状语。如:死贵、死甜、死冷、死沉等。 
  “死”在现代汉语普通话中,作程度补语后置修饰中心语成分,形成“X死”的结构,目前学界对于“X死”结构中的“死”并没有明确的定性,这里采用张谊生(2000)的观点——“多、远、透、死、坏”等词充当程度补语时为副词,所以,把表“程度高”义的“X死”中的“死”归入程度副词。“死”后置作程度补语时对中心语成分不再有音节和词性上的限制,可以修饰单音节成分,也可以修饰双音节成分,如:贵死了、埋汰死了、甜死了、兴奋死了等。可以修饰形容词词性的成分,也可以修饰动词词性的成分,如:害怕死了、着急死了、饿死了、渴死了等。“死”作程度补语时一般需要在“死”后加“了”。如:舒服死了、美死了、厉害死了、怕死了等。 
  综上所述,“贼”和“死”在东北方言中作程度副词时,均表“非常、很”义,但是二者在以下几个方面存在差异:1.修饰成分的音节数有差异;2.修饰中心语的能力有差异;3.“贼”与“死”自身的语义有差异;4.与修饰成分的位置关系有差异。通过以上四方面的比较,能够较清晰地厘清“贼”与“死”用法的不同。 
  注释: 
  ①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现代汉语词典(第7版) 
  [Z].北京,商务印书馆,2016:1638. 
  ②④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现代汉语词典(第7 
  版)[Z].北京,商务印书馆,2016:1238. 
  ③尹世超.东北方言概念词典[Z].哈尔滨:黑龙江大学出版社, 
  2010:885. 
  参考文献: 
  [1]才智.东北汉话的几个程度副词探析[J].牡丹江教育学院学报, 
  2014,(3). 
  [2]常纯民.试论东北方言程度副词[J].齐齐哈尔师范学院学报(哲 
  学社会科学版),1983,(3). 
  [3]高永龙.东北话词典[Z].北京:中华书局,2013. 
  [4]李荣.哈尔滨方言词典[Z].南京:江苏教育出版社,1997. 
  [5]石惠敏.“X死”及其相关问题考察[D].上海:上海师范大学硕 
  士学位论文,2011. 
  [6]滕永博.东北官话程度副词研究[D].广州:暨南大学硕士学位论 
  文,2014. 
  [7](汉)许慎.注音版说文解字[M].北京:中华书局,2015. 
  [8]尹世超.东北方言概念词典[Z].哈尔滨:黑龙江大学出版社, 
  2010. 
  [9]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现代汉语词典(第7 
  版)[Z].北京:商务印书馆,2016. 
  [10]张谊生.程度副词充当补语的多维考察[J].世界汉语教学, 
  2000,(2). 
  (方兴龙 吉林长春 吉林大学文学院 130012;王世建 吉林长春 吉林大学古籍研究所 130012)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7-10-13 09:33:06
上一篇:河南博爱方言小称
下一篇:“苏”字形义
网友评论《东北方言程度副词“贼”“死”用法比较》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