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汉语中新兴类词缀

一、关于类词缀的界定 
  类词缀是介于词根与词缀之间的一个过渡,如果用公式表达的话就是:A—A/B—B,“A”表示的是词根,“B”表示的是词缀。不同的学者对类词缀的界定有不同的标准,但大体上可以从意义虚化、位置固定、粘附性这三个方面对类词缀的界定进行阐述。 
  (一)意义虚化 
  意义虚化是区分词根、类词缀、典型词缀这一连续统中各个成分的首要标准。词缀不同于词根的最根本区别在于:词根具有实在的词汇意义,而词缀在这方面已被弱化和虚化了。例如“门”字,它本是独立词汇地位的名词,如“这是一扇门”。它也可以转化为量词,如“这学期,我们要上一门数学课”。它也可以作为词根构成“房门”“门徒”。这些“门”都具有实在的词汇意义。但现在新兴出现的“冷门”“艳照门”“南大寂寞门”等等组成了“形容词+门”“名词+门”“短语+门”,这些词语中的“门”字原有的名词和量词的词汇意义趋于虚化,构词上也出现了抽象的概括意义,表现一种流行的热潮。 
  同时,意义虚化也指实词语义的抽象性、一般性和扩大化。有些语素在词的搭配中,范围不断扩大,使得词的基本义无法解释新的组合,因此,词的意义由实到虚不断地扩大化、抽象化和虚灵化。以“软”为例,通常表示柔软、软弱的意思,与“硬”相对。但在新出现的软组合中,“软”却有新的解释。在“软件”中,“软”指的是一系列按照特定顺序组织的计算机数据和指令的集合;在“软实力”中,“软”指的是对对方的实际决策的影响性力量;在“软着陆”中,“软”指的是物理意义上的着陆。单从以上几个例子来看,“软”的词义已经虚化或虚化了。 
  (二)位置固定 
  构成典型词缀的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位置固定,具有定位性。对类词缀来说,也应该具备此要素。类词缀在构词时位置应该相对固定,不能可前可后。类前缀的位置应该在前面,类后缀的位置应该在后面。位置固定是判别类词缀的一个重要的标准。“热X”:“股票热”“汉语热”“留学热”“文化热”;“裸X”:“裸奔”“裸考”“裸婚”“裸官”;“X客”:“沙发客”“背包客”“闪客”“朋客”;“X代”:“富二代”“穷二代”“官二代”“红二代”。其中,“热X”“裸X”在新的词缀化中,“热”和“裸”的位置必须在词根前面;而相应的,“X客”“X代”在新的词缀化中,“客”和“代”的位置必须在词根后面。如果位置随意变动,如:“热汉语、二代红”就失去了类词缀的作用。类词缀中间不可以插入其他成分,如:“闪客”不能说成“闪的客”,“裸考”不能说成是“裸的考”。由此可见,决定类词缀的重要因素之一就是位置的固定。 
  (三)依附性 
  类词缀的依附性是指类词缀作为一个构词成分,它不能以派生出来的意义独立成词,只能依附在词根的前后,表示类化的意义。以“门外汉”为例,“汉”作为一个类后缀,它的主要作用是用来表达整个语法意义,意思为“从事某项活动的人”,而“门外”这一词根则表达出了哪种级别的活动,所以,“门外汉”指的是“某一方面刚入门的外行人”。 
  二、新兴类词缀产生的原因 
  (一)语言外部原因 
  社會的催生作用是首要原因,经济、政治促进文化的发展,而文化用语言诠释经济、政治的发展。在现代汉语中,最初的构词形式是“单音节+词缀”。时代的进步、新事物的产生,导致“单音节+词缀”的构词模式无法解释新出现的事物,新事物的产生造成了语言出现空位和缺失。类词缀的产生,正好可以用来解释新兴事物现象。类词缀不仅打破了先前“单音节+词缀”的构词模式,出现了以“双音节+词缀”为主的构词模式以及“短语+词缀”的形式,而且类词缀还可以与各种词性的词相结合,大大的扩宽了词的界限,为解释新事物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同时,与外来语的交流与融合,从西方国家语言中借入了许多新词,如“X主义”:浪漫主义、现实主义、人文主义等等;“X性”:动词性、名词性等。随着中外交往的加深,文化间的影响也是越来越深。例如“吧”,是由英语“bar”(酒吧)音译而来,“吧”起初只是一个纯记音成分,与“酒”结合在一起表示英语中“bar”的含义。后来,“吧”逐渐取代了整个词语的意义,发展成为旅店或餐馆里专供饮酒的小间或柜台。 
  (二)语言内部原因 
  语言的类推机制和语言的经济原则是导致新兴类词缀产生的语言内部原因。类推的结果是改变或创造出新的词或形式。人们之所以能够通过类推创造新词,是因为语言的规律性。以“医托”为例,“医”指医院,“托”指为了达成某种生意或活动而作帮衬的人。由“医托”可以类推出“车拖”“婚托”“药托”等等。类似的有从“恐惧症”类推出“路恐症”“恐高症”“密集恐惧症”“空间密封症”。在如今快节奏的社会生活中,人们总是在不断地追求省时省力、快速度。语言的精炼就成了人们实现超快的重要帮手。如“卡奴”,指因大量使用现金或信用卡,但付不出缴费金额,一直处于还贷状态的人,成为信用卡的奴隶。同样的词,存在的不仅仅只有“卡奴”,还有“房奴”“车奴”“官奴”等等,更加形象地描绘了被某一事物束缚的人。
三、新兴类词缀的发展方向预测 
  新兴类词缀是一个动态式的发展状态。根据相关的调查研究和前人的研究情况,我们可以对新兴类词缀发展前景做出以下預测。 
  首先,有可能发展成为典型类词缀。类词缀作为词根和词缀的中间阶段,它的状态是有词汇意义的虚化,却没有达到能成为典型词缀的程度。新兴类词缀的诞生是为了满足时代的需要,所以,它是语言系统中变化速度很快的一部分。某一时,社会发展偏向于某一方向。关于这一方面的大量类词缀也会像雨后春笋般的涌出来。自然,那一部分的类词缀发展的就比较快,有些类词缀就有可能发展成为典型词缀。发展成为典型词缀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完成的,它必须经历一个漫长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还要结合各种内外部因素对新兴类词缀的影响。根据类词缀产生的时代早晚推断以及句法环境,类词缀“长”“者”“员”等可能会发展成为典型类词缀。 
  其次,有可能回归到词根的状态。有的类词缀会依据这时代的发展需要而壮大,相应的,有的类词缀就会渐渐地退回原来的位置,成为词根。有些新兴类词缀能够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升华为典型词缀,而有的就在时间的磨练中回到词根的队列中去。譬如在“文革”期间,在激烈的政治斗争和派别争斗中,大量的类词缀也涌现出来。如“红X”:“红线”“红卫兵”“红宝书”“红海洋”;“X字”:“忠字”“公字”“破字”“怕字”;“黑X”:“黑司令”“黑材料”“黑后台”“黑样板”。出现在“文革”时期的这些新词缀化现象,基本都失去了类词缀的作用,转化成了词根语素。 
  总之,不管今后新兴类词缀如何发展演变,我们都应该肯定新兴类词缀在现阶段的价值和对社会生活做出的贡献。它们的产生不仅丰富了汉语词汇,而且对快节奏的生活也做出了满意的诠释。因此,我们在做新兴类词缀的研究时,应该用发展的眼光,使新兴类词缀得到更大空间的发挥。研究新兴类词缀是一项长期的工作,我们所了解的新兴类词缀还不够完善,与正确、科学的把握问题还相差甚远,人们对新兴类词缀研究的重视还不够,我们的工作任重而道远。 
  参考文献: 
  [1]吕叔湘.中国文法要略[M].北京:商务印书馆,1982. 
  [2]任学良.汉语造词法[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1. 
  [3]萨皮尔.语言论[M].北京:商务印书馆,1985. 
  [4]索绪尔.普通语言学教程[M].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2001. 
  [5]马庆株.现代汉语词缀的性质、范围和分类[J].中国语言学报, 
  1995,(6). 
  [6]秦曼.现代汉语中新兴类词缀现象及趋势[J].安徽文学(下半 
  月),2011,(12). 
  [7]任志萍.小议“类词缀”的判别标准[J].新疆石油教育学院学 
  报,2002,(2). 
  [8]苏新春.当代汉语外来单音语素的形成与提取[J].中国语文, 
  2003,(6). 
  [9]张谊生.当代新词“零X”词族探微[J].语言文字应用,2003, 
  (1). 
  [10]邹晓玲.现代汉语新兴类词缀探析[D].武汉:华中科技大学硕 
  士学位论文,2006. 
  [11]李蓓.现代汉语新兴类词缀研究[D].大连:辽宁师范大学硕士 
  学位论文,2004. 
  [12]耿彦秋.现代汉语新兴类词缀研究[D].长春:吉林大学硕士学 
  位论文,2013. 
  (赵吉云 广西南宁 广西大学文学院 530003)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7-10-13 09:32:05
上一篇:殷商西周时期与使动式有关的复合结构
下一篇:河南博爱方言小称
网友评论《现代汉语中新兴类词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