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中方言句法格式“好+A+一个”

一、绪论 
  “好+A+一个”是安徽合肥、六安、芜湖等地区经常使用的句法格式,常常为年轻人感叹客观事物的特点和抒发主观情感时所使用。例如: 
  好漂亮一个。 好可爱一个。 
  好丑一个。 好难过一个。 
  好想你一个。 好喜欢一个。 
  对“好+A+一个”这个方言句式,王火红(2006)从意义、构造和功能三个方面探讨了此类语句,认为“一个”的意义和以往语法化意义不同,相当于语气词“啊”“哦”,“好”相当于程度副词“真”“很”,而“A”则由性质形容词构成,并且“一个”不能脱离“好”单说。丁可、陆正取(2010)则认为,“一个”是可以脱离“好”来说的,“好+A+一个”并不是一个凝固结构,“一个”不局限于这种句式。本文认为,“A”还可以由“心理动词+宾语”充当。此外,“好”具有什么样的独特性?该句式是否有否定用法?本文将就此展开讨论。 
  二、“好”的主观性色彩 
  《现代汉语八百词》对“好”的解释有四类,分别是作形容词、动词、副词和代词。这里的“好+A+一个”的日常使用表示的是一种感叹语气,主要是想表达“A”的程度很深,因而在这里“好”作程度副词用。其他的程度副詞“很”“非常”“太”是否可以替换构成“太+A+一个”“很+A+一个”?为什么要用“好”呢?在日常生活中,合肥、芜湖一带方言中并没有出现这种说法,倒是有“这样+A+一个”或者“那样+A+一个”等类似说法。例如: 
  好丑一个。 人好多一个。 我对你好好一个。 
  这样丑一个。 人这样多一个。 我对你这样好一个。 
  那样丑一个。 人那样多一个。 我对你那样好一个。 
  *很丑一个。 *人很多一个。 *我对你很好一个。 
  *非常丑一个。*人非常多一个。*我对你非常好一个。 
  *太丑一个。 *人太多一个。 *我对你太好一个。 
  综上所述,“好”可以被“这样”和“那样”替换,整句话语义不变,“这样+A+一个”与“那样+A+一个”所表达的语义和“好+A+一个”一样,都是表达感叹语气,“这样”与“那样”带有一定的主观色彩,说话人心里已经明白“A”的程度有多深,是主观性的具象表达,在此基础上,说话者再做出感叹。而如果用“很”“非常”“太”这样的程度副词来替代,就无法表达心里所认可的确切的程度有多深,没有一个具象的主观化的概念。因而,在方言句式“好+A+一个”中,程度副词“好”的使用是有其主观性影响的。邢福义曾经提出,如果述说者用的是“好”,那么,便带上明显的主观的情绪。例如: 
  a.我替你求的三签,都很吉利。 
  b.现在我从各个方面得来的消息,才知此人好阴险。 
  邢福义认为,第一例用“很吉利”重在反映事实,如果改成“好吉利”,话语就带上较强的心理色彩;第二例用“好阴险”,既反映了客观事实,又表明了主观情绪。换言之,邢福义认为“好”的主观化程度大于“很”。这一判断非常准确。而“太”和“很”所表示的主观色彩没有那么显著,只是表示程度很深。因而在句法格式“好+A+一个”中,“好”体现了很强的主观性色彩。 
  三、“好”的方言色彩和口语色彩 
  一般认为,现代汉语“好”的这一用法是受南方方言的影响。邢福义认为,“好”是“南味说法,广东、海南、香港、台湾等地的南方人很爱用。”刘丹青也提到过:“除了北方本身的新生程度副词,目前还受到南方话‘好’的强力竞争,比如把‘很高兴’说成‘好开心’。”安徽中部地区合肥、芜湖、六安一代属江淮方言区,而从地理位置上来说属于南方地区,生活习惯说话方式保持着南方人的印记。再加上“好+A+一个”主要是为年轻人所运用,年轻人由于娱乐生活丰富,语言风格受到现代娱乐媒体,尤其是港台地区娱乐文化影响,因此,“好+A+一个”中的“好”受南方方言影响显著。 
  四、“A”的成分类型 
  “A”作为动词进入“好+A+一个”也是允许的,但并不是所有动词都可以。一般动词虽然可以受副词“好”修饰,例如:好走、好吃、好看等。“好走”可以有两种释义:一是表示对将要离别的人的祝愿,相当于“你慢慢走!”另一种表示对逝去者的美好祝愿,相当于“愿你在天堂安息!”然而用于“好+A+一个”是不成立的,例如“*好走一个”,所以,一般动词无法进入该句式。那么,心理动词是否可以充当A呢?例如: 
  a.我好想你一个。 b.*我好想一个。 
  我好爱你一个。 *我好爱一个。 
  我好恨你一个。 *我好恨一个。 
  我好喜欢这件衣服一个。 *我好喜欢一个。 
  我好讨厌他一个。 *我好讨厌一个。 
  …… 
  以上a列的句子在安徽中部地区日常对话中,时常出现在表示个人对某个人、某件事强烈的情感倾向,并且这些心理动词后面必须加上宾语构成动宾短语进入“A”中。然而双音节心理动词“喜欢”是个例外,在右排的句子中,“想”“爱”“恨”是单音节及物动词,后面必须加上宾语。“讨厌”如果后面不加宾语就无法明确语义指向,不知道讨厌的到底是主语还是宾语。“讨厌”作为动词时该句式不能成立,不过,“讨厌”如果作为形容词用,其语义指向可以明确是主语“我”。而“喜欢”的语义指向是可以承上省略的,可以说“这件衣服,我好喜欢一个!”但是不可以单独出现“我好喜欢一个!”综上所述,心理动词不可以单独进入“好+A+一个”中,必须后面接上宾语构成动宾短语充当“A”进入该句式。
 五、“好+不+形容词+一个”与“好+不+形容词”的对比研究 
  对于“好+不+形容词”的用法,沈家煊(1994)提出,“好不”后面可以接“道义词”,表示否定用法,而这类词语不能直接用“好”来修饰。所谓“道义词”就是语义上大多数表示在特定社会和文化中的道德规范或行为准则的。例如: 
  好不安分=不安分 *好安分 
  好不讲理=不讲理 *好讲理 
  好不公平=不公平 *好公平 
  好不守妇道=不守妇道 *好守妇道 
  …… 
  “好不”之后可以接貶义词,这时候“好不”结合成加强副词,起到了加强语气的作用,此时应当作反语来理解。例如: 
  好不惭愧=好惭愧 
  好不糊涂=好糊涂 
  好不狼狈=好狼狈 
  好不蹊跷=好蹊跷 
  …… 
  “好不”后面可以加上褒义词吗?事实上,其他性质的褒义词与贬义词相似,例如“好高兴=好不高兴”“好热闹=好不热闹”。其中,有一些词语的表现是游移不定的,要根据具体情况来分析,关键要看“好不”之后的词语是否也带有社会性,是否表示人们对某种行为结果的期待。像“好不蛮横”和“好不讲理”这样的对立,沈家煊将其归因为“礼貌原则”。 
  本文探讨的“好+A+一个”是否也有“好+不+A+一个”的否定结构呢?如果存在,“好+不+A+一个”与“好+不+形容词”是否有异同呢?在“好+不+形容词”的结构中,沈家煊主要将能出现在形容词位置上的形容词分成了三大类,即道义词、贬义词、一般性的褒义词(包括道义性没有那么明确的模糊性道义词)。我们把这三类词分别带入“好+不+A+一个”的句式中: 
  道义词:好不安分一个=好不安分 
  好不讲理一个=好不讲理 
  好不经济一个=好不经济 
  好不公平一个=好不公平 
  好不守妇道一个=好不守妇道 
  …… 
  贬义词:*好不惭愧一个 
  *好不糊涂一个 
  *好不狼狈一个 
  *好不蹊跷一个 
  …… 
  一般性的褒义词:好不开心一个=好不开心 
  好不淑女一个=好不淑女 
  好不熟练一个=好不熟练 
  好不乐意一个=好不乐意 
  好不自在一个=好不自在 
  …… 
  可见,“好+不+A+一个”中,“A”可以由道义词和一般性的褒义词充当,表示的是否定的感叹意义,而当“A”由贬义词充当时,“好+A+一个”可以有否定形式“好+不+A+一个”。 
  六、结语 
  安徽合肥、芜湖等地区的年轻人在使用普通话时常常用“好+A+一个”句式表达感叹之情,它既可以指自己的感受,也可以是针对其他人或者事物的评价。所以,“好+A+一个”所指对象可以是主体也可以是客体。该句式带有强烈的主观色彩,并且还兼具俏皮、可爱的意味,主要集中在年轻人的口语交际中,因而中老年群体很少用。这种表达符合言语交际需要,通过抒发主观情绪引起他人注意,听话者从而进一步对所指对象表达评价和看法。其主要目的是宣泄情感,引起听者注意,并且希望听话者和自己产生共鸣,从而促进更深层次的交流。至于“好+A+一个”以后如何发展,有待时间的检验。 
  参考文献: 
  [1]朱德熙.语法讲义[M].北京:商务印书馆,1982. 
  [2]吕叔湘.现代汉语八百词[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9. 
  [3]王火红.“好+A+一个”的意义、构造及功能[J].现代语文 
  (语言研究版),2006,(3). 
  [4]沈家煊.语言的主观性和主观化[J].外语教学与研究,2001, 
  (4). 
  [5]沈家煊.“好不”不对称用法的语义和语用解释[J].中国语文, 
  1994,(4). 
  [6]丁海燕.程度副词好的功能及其语法化[J].合肥学院学报, 
  2013,(5). 
  [7]丁可,陆正取.论“好+A+一个”的句法格式[J].群文天地, 
  2010,(2). 
  [8]孙瑞霞,毕诗武.论“一个”成为话语标记的语法化轨迹[J].沈 
  阳航空航天大学学报,2012,(6). 
  (王欣 上海师范大学对外汉语学院 200234)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7-10-13 09:30:29
上一篇:“相当”的词汇化
下一篇:殷商西周时期与使动式有关的复合结构
网友评论《皖中方言句法格式“好+A+一个”》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