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合作组织在防务安全合作中面临的挑战

摘 要 冷战结束以来,世界格局发生了重大的变化,非传统安全问题的日益突出成为了一个全球性的难题,时刻威胁着国家的安全与稳定。为了更好的维护地区的和平与安全,加强对于恐怖主义的打击力度,上海合作组织应运而生。上合组织虽然自成立以来在地区防务合作方面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但是却面临着一系列的挑战。本文主要从上合组织内部成员国的利益差异,以美国为首的域外势力的干预等方面去阐述当今上合组织所面临的挑战,并对此提出一些建设性的意见以供参考。 
  关键词 上海 合作组织 防务安全 合作 挑战 
  作者简介:金元嘉,国际关系学院。 
  中图分类号:D630.8 文献标识码:A DOI:10.19387/j.cnki.1009-0592.2018.02.062 
  一、 研究背景与意义 
  2001年6月15日中、俄、哈、吉、塔、乌六国签署了《上海合作组织成立宣言》,标志着上海合作组织正式成立。这是第一个在中国境内宣布成立、并以中国城市命名的国际组织,更重要的是它是第一个以打击恐怖主义为主要诉求的国际组织。上合组织自成立以来,在反恐、经贸、文化等诸多领域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但是其发展过程并非一帆风顺,由于受到民族宗教矛盾、经济社会环境恶化、边境恐怖势力渗透和美国力量介入等因素的影响,使得上合组织区域内的恐怖主义活动日益猖獗,以美国为代表的域外势力的干扰与影响使得上合组织地区防务安全环境更加复杂,以及成员国之间某些利益矛盾难以调和也是上合组织在进一步发展过程中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这些现实问题的存在给上合组织的防务安全合作持续发展带来了巨大的挑战,因而上合组织必须推行必要的政策与策略来维护各成员国的利益,促使组织朝着更加健康、有序的方向发展,在维护地区安全,加强经济、文化等领域合作中发挥更大作用,同时在推动各成员国安全共识,深化各成员国防务安全合作以维护地区和平稳定,完善地区安全合作架构等方面发挥更加积极的促进作用。 
  二、文献综述 
  目前国内对上合组织在安全合作方面的文献资料比较多,来源主要有:上海合作组织的官方文件、专家与学者的专著期刊以及国内媒体的相关报道等。其对于上合组织在防务安全合作中所面临的挑战的研究主要有以下几点: 
  潘光的《新形势下的上海合作组织:挑战、机遇和发展前景》认为“上海合作组织在中亚地区的反恐主导作用下降、凝聚力不足、经济合作相对滞后、成员国之间的文化纽带和文化合作遭受冲击” 下是其面临的新挑战。李敏伦的《中国“新安全观”与上海合作组织研究》从内外两个方面对上海合作组织发展面临的挑战进行了阐述,“一个是上海合作组织内部关系出现的挑战,如中俄关系发展微妙、乌哈两国存在多方面的矛盾、因中亚国家之间的竞争性关系而引发的中国在与其中一国交往时而衍生的对其它相关国家所谓‘利益损害’,另一个是上海合作组织与外部国际组织、国家关系面临的挑战,如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美国、欧洲等国际组织和大国对上海合作组织的影响与干预” 。潘光的《稳步前进的上海合作组织》指出“三股势力回潮,成员国内部动荡,外部争端激化,美国、西方对上合安全合作的牵制以及非传统安全威胁的影响等” 是当前上合组织安全合作面临的挑战。王海运将军的《上海合作组织与中国》中将“中俄主導权问题,组织定位问题与能源博弈问题” 列为上合组织建设面临的几大挑战。钱利华主编的《上海合作组织防务安全合作研究》从“防务安全合作”的角度,对上海合作组织在防务安全方面面临的现实问题进行了详细论述。他认为,“统一成员国立场与政策面临的挑战、域外势力的干扰与影响、地区不稳定不确定因素的不利影响以及成员国之间存在的某些难以调和的矛盾是当前上海合作组织深化防务安全合作面临的现实挑战”。 
  三、上合组织开展防务安全合作的背景 
  冷战结束后,“三股势力”严重影响着中亚地区的安全,是中亚各国需要面对的棘手问题,因此,上合组织自成立之初就将打击“三股势力”作为自身的首要任务。无论是2004年震惊世界的俄罗斯“别斯兰人质事件”,2009年中国新疆“七·五”恐袭事件,2014年初中国昆明火车站砍人事件以及中亚各国频发的恐怖袭击等,都可以看出上合组织成员国是深受恐怖主义的危害,因此,地区各国逐渐达成共识,为了维护地区稳定与保护本国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必须通过多边合作,把“打击三股势力”作为上合组织防务安全合作的共同目标。 
  (一)三股势力对于中亚与俄罗斯的危害 
  所谓的“三股势力”是指:极端主义势力、分裂主义势力与恐怖主义势力。“三股势力”在中亚地区的具体体现是极端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即建立以泛伊斯兰主义为思想内核的政教合一的国家,同时还存在民族分裂的恐怖主义。其突出的恐怖组织主要有乌兹别克斯坦伊斯兰运动(简称“乌伊运”)、塔吉克斯坦伊斯兰复兴、伊斯兰解放党以及“东突”分裂组织等。 
  “三股势力”的活动对中亚各国造成了十分严重的危害。早在1999年12月,乌兹别克斯坦的非法宗教组织就在纳曼干市发动暴乱,占领乌共州委员会大楼,要求建立政教合一的伊斯兰国家。 1999年2月,“乌兹别克斯坦伊斯兰运动”又在乌兹别克首都塔什干连续制造了6起旨在暗杀总统卡里莫夫、夺取国家政权的恐怖袭击事件。 2001年7月17日,塔吉克斯坦总统国际问题顾问卡·尤尔达舍夫在光天化日之下遭暗杀, 更是引起了塔社会各界的极大震动和国际社会的关注。可以看到,中亚地区伊斯兰教极端势力的猖狂活动,严重威胁到了地区安全与各国稳定,使得中亚各国民心不安,政局动荡,人民时刻生活在对于恐怖袭击的恐惧之中。 
  对于俄罗斯来说,它所面临的恐怖主义的威胁主要是北高加索地区的车臣分裂势力。造成车臣恐怖主义的原因是复杂的,目前国际社会上公认的原因主要有:斯拉夫民族与车臣民族的固有的历史矛盾,车臣民族对于本地区政治、经济发展的不满,以及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与西方势力的渗入等。在俄罗斯,车臣分裂分子制造了1995年的“布琼诺夫斯克人质事件”,造成了数百名俄军士兵及人质丧身1996年又制造了“基兹得亚尔人质事件”,造成了18名人质失踪和26名俄军士兵丧生。 最令世界震惊与愤怒的,是2004年的“别斯兰人质事件”,车臣恐怖分子劫持了人质1200余人,并开创了向社会最弱势的群体——少年儿童大开杀戒的先例,对国际社会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以上这些恐怖活动给俄罗斯带来了严重的人员伤亡与财产损失,破坏了民族的团结与稳定,更是对俄领土与主权的严重挑衅。
(二)三股势力对中国地区安全的危害 
  冷战后随着恐怖主义与泛伊斯兰思想在全球的蔓延,“三股势力”也开始在我国境内大肆活动,并对我国的边境与地区安全产生了极大的威胁。其中,对我国危害最大,最具代表性的便是“东突”恐怖组织。 
  “东突”是“东突厥斯坦独立运动的简称”,指的是一股企图通过暴力恐怖手段,把新疆从中国分裂出去、建立所谓“东突厥斯坦国”的国内外分裂主义势力。 “东突”恐怖势力对我国西北部地区的人民生命财产安全产生了极大的危害,2008年8月4日,新疆喀什市发生严重暴力袭警事件,共造成16人死亡,16人受伤。 2009年7月5日,新疆乌鲁木齐发生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造成140人死亡,800多人受伤。 2014年3月1日,新疆“东突”恐怖分子在昆明火车站持刀砍人,造成29人死亡,160多人受伤的恶性袭击事件。 
  “三股势力”的猖獗不仅恶化了我国西部地区的经济发展环境,同时也极大影响了我国边疆地区的稳定、安全与民族团结。以“东突”为代表的恐怖主义势力实质是国外敌对势力遏制中国的工具,是分裂中国的主要力量,严重的威胁了我国的国家统一与领土完整,更严重损害了我国人民群众的生命与财产安全,是我国在未来必须解决的安全隐患。 
  综上所述,上合组织各成员国都不同程度的面临着恐怖主义的危害,再加上当今全球化使恐怖主义在各国的流窜程度越来越频繁,在此背景下,各国政府均意识到,仅靠一国的力量很难有效阻止恐怖主义的跨国活动,因此,必须加强区域安全合作,走多边主义道路,通过加强国际的军事合作来从源头上打击“三股势力”的蔓延。这也就成为了上海合作组织成立的直接动力,而打击“三股势力”也成为了上合组织防务安全合作的聚焦点。 
  四、上合组织防务安全合作的内容 
  (一)法律条文的签署 
  上海合作组织成立之后,通过成员国之间签订的一系列法律文件,加强了成员国之间的多边合作,促使成员国就打击“三股势力”与维护地区安全稳定达成共识,从而提升了上合组织应对威胁与开展防务合作的能力。 
  在2001年6月15日,上合组织成立的当天便通过了《打击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上海公约》,该公约不仅对“三股势力”的概念做了明确的界定,还强调了成员国之间应该加强彼此的信息交流与反恐侦查合作,从法律层面为联合打击“三股势力”奠定了基础。2002年签署的《上海合作组织宪章》则明确规定了要将包括军事合作在内的安全合作作为上海合作组织的重点活动方向。在之后几年中,上合组织又陆陆续续签订了一系列关于应对地区安全新挑战与新威胁的法律文件,如《关于举行联合军事演习的协定》、《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国防部合作协定》、《上海合作组织反恐怖主义公约》等,进一步确保了上合组织的有效运行,并体现出了上合组织的防务安全合作开始走进一个相对成熟化、机制化的阶段。 
  (二)反恐联合军演 
  除了上述签署的规定组织活动原则与章程的法律文件外,上合组织开展的联合反恐军演也是其防务安全合作中的一大特色。 
  上海合作组织自2002年10月开始举行“演习-01”中吉联合反恐军事演习以来,几乎每年成员国之间都要举行双边或多边的联合反恐军事演习。特别是2005年,“和平使命-2005”中俄联合反恐军事演习成功举行后,对国际社会造成了很大的影响与轰动。“和平使命”系列上合组织联合反恐军事演习逐年深化,对“三股势力”造成了有效的打击与威慑,并体现了上合组织成员国在反恐领域的决心与能力,同时强化了成员国之间的相互协作与合作效率,将成员国之间的防务安全合作水平带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五、当前上合组织在防务安全合作中面临的挑战 
  (一)协调成员国安全利益差异带来的挑战 
  正如前文所说,上海合作组织各成员国都面临着“三股势力”的威胁,并且深受其害,这不仅是各国共同的安全利益,同时也是促进上合组织成立的一大动力。可以看到,上合组织的成员国之间彼此存在着相当多的利益诉求,在反恐、经济、资源与政治等方面可以通过合作的方式达到一种互补,这在很大程度上推动了上合组织的合作深度。但是,抛去这些共同的安全利益,从宏观的角度看,由于每个国家的国情不同,在许多具体问题上无法达成共识,因此,上合组织成员国之间仍旧存在着许多安全利益上的差异,而这些差异也阻碍了上合组织防务安全合作的进一步发展。 
  首先来看中国与俄罗斯在上合组织中安全利益的差异。在对于上合组织的战略定位上,中俄两国有着明显的差异。对于俄罗斯来说,俄罗斯希望使上海合作组织发展为一个与其为首的集体安全条约组织(CSTO)密切合作的安全合作组织,维护俄在欧亚大陆腹地的安全、战略利益。 中国则更希望上合组织成为一个促进区域经济发展,提供区域安全合作的组织。为了营造一个适合自身发展的和平的周边环境,中国强调的是成员国之间一种新型的合作模式,即“安全现行、互利协作、文化互补为特征的区域合作模式。” 中国希望借上合组织更好地推动成员国经济、文化、社会的发展,在经贸合作以及非传统安全领域中深化合作态势,加强合作力度。 
  其次,中亚各国之间在上合组织中也存在着安全利益上的差异。由于中亚地区各民族国家之间的历史错综复杂,而苏联在解体之时又未能对中亚国家进行合理的安置,致使中亚各国独立后相互之间的矛盾日益激化。中亚各国之间的安全利益差异主要来源于非传统安全的威胁,例如:跨界水资源分配、民族矛盾与人口比例失調等,少数国家之间还存在着领土争端。因此,在上合组织框架内,由于这些根源性问题的存在,致使中亚各国在非传统安全威胁合作方面,都以本国的利益为关注点,极大的削弱了上合组织成员国之间的凝聚力与合作的效率,不利于上合组织在防务安全合作方面的稳步前进。 
  最后,来看中亚各国与俄罗斯在上合组织中安全利益上的差异。对于俄罗斯来说,虽然如今苏联已经不复存在,但在俄罗斯的对外战略里,中亚地区一直是其传统的势力范围,拥有着根深蒂固的战略意义。因此,俄罗斯希望在上合组织的框架中维持并强化其对于中亚各国的主导地位。但其与西方国家也保持着紧密的联系。可以说,中亚各国在安全战略上有着独立性与多元性,这种潜在的离心力给上合组织今后的发展增添了许多不确定性。
 (二)域外势力牵制带来的挑战 
  近些年,随着上合组织在国际社会上所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所面临来自域外势力的干预也就越来越明显。其中最具影响力的便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强势介入,不仅加剧了地区间的大国博弈,也是上合组织在防务安全合作方面的巨大阻力。其介入的具体表现是北约的东扩与美国的“大中亚计划”。 
  首先来看北约的东扩。在1999与2002年,北约已经实行了两次东扩,其中已经有10个中东欧国家相继加入,极大的拓展了北约的势力范围。因此,在实现第二轮东扩以后,北约便把目光投向中亚与高加索各国,提出了一系列“伙伴行动计划”,以鼓励更多的独联体国家加入北约。 
  俄罗斯是受北约东扩影响最大的国家。北约的东扩对俄罗斯的地缘战略空间造成了挤压,严重的损害了俄罗斯的战略利益。倘若北约继续向中亚与高加索地区扩张,那么俄罗斯就将处于西方的军事包围之中,使其原本就脆弱的国防形势更加恶化,这是俄罗斯无论如何也不能够接受的结果。对于上合组织来说,北约的东扩将会极大的削弱上合组织在中亚地区的影响力,会导致中亚各国在安全战略上的选择更加偏向西方,形成一个在美国主导之下的中亚区域体系,从而在中亚地区达到孤立中俄的目的。因此,上合组织目前面临着严峻的外部挑战。 
  其次来看美国的“大中亚计划”。“9·11”事件后,美国通过阿富汗战争大举进入中东,并积极的在中东地区进行渗透 ,希望以自己的价值观改造中东,在中亚国家间扶植符合自己利益的亲西方政府。在2005年,美国政府出台了“大中亚计划”。该计划以中亚、南亚一体化为诱饵,力图使中亚从俄罗斯-中国-中亚的紧密联系中剥离出来,以分化上海合作组织,削弱中国与俄罗斯的影响。 这一计划的实施,直接导致了2005年中亚各国的“颜色革命”的爆发,致使中亚一些国家的政局持续动荡,并引发了“三股势力”活动的再度兴起。可以说,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于中亚地区事务的介入对中亚原本的地区格局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并对于上合组织在防务安全方面的合作产生了一种牵制作用,这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使上合组织在打击“三股势力”方面的主导权受到了动摇。“9·11”后,美国大举进入中亚地区,并领导了国际上的反恐力量,在中亚地区的地位猛然上升,因而必定会对上合组织在中亚反恐地位中的影响力产生冲击。第二,削弱了上合组织在防务安全合作中的凝聚力。美国、北约等西方国家组织因各自利益而积极与中亚各国开展双边或多边的安全合作,将它们纳入到自己主导下的安全合作模式之中,以此来对中亚国家施加政治与军事影响。这样势必会降低中亚国家在上合组织中安全合作的参与度,削弱了上合组织成员国的凝聚力。第三,对上合组织成员国的国内稳定产生负面影响。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在中亚地区大肆宣传自己民主、人权、自由、平等的普世价值观,从意识形态上冲击了中亚国家的传统思想、文化与政治制度,为颜色革命的爆发酝酿了土壤。此外,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一向在反恐问题上采取双重标准,例如对俄罗斯的车臣分裂势力与中国的“东突”分裂势力采取纵容的态度,因此,它们的介入可能会加剧上合组织成员国国内的动荡。 
  六、结语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看到,虽然上海合作组织自2001年成立以来在打击“三股势力”,维护成员国地区和平与稳定方面做出了突出的贡献,但是在深化防务安全合作的道路上,上合组织仍面临着组织内部成员国之间利益差异所带来的挑战,以及组织外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介入所带来的挑战。因此,如何协调各成员国利益,使上合组织更具凝聚力成为了各成员国在今后一段时期内需要解决的重要问题。本文以中国为例,就如何深化防务安全合作提了几点建设性的意见以供参考。 
  首先,中国应该加强与其他成员国的沟通,并促进其他成员国之间的沟通与交流。有效的沟通能够很好的打破国家间的误会与隔阂,能够增强国家间对于彼此的认同感,从而更容易培养国家间的“共同利益”与“地区共同体”意识。因此,一个稳定的沟通机制是维系成员国利益关系的纽带。 
  其次,中国应加强与成员国之间的经贸合作与人文交流,以中俄两国近几年良好的发展势头为例,中国同样要和中亚国家保持并深化伙伴关系,并通过互办“国家年”等方法增加文化交流与认同感,为上合组织的发展夯实政治与经济基础,争取以安全保经济,以经济促安全。 
  最后,中国要在主导上合组织的同时,注重对外关系。美国等一些西方国家对上合组织仍旧存在着顾虑与疑虑,认为上合组织会发展成下一个“华约”的大有人在,美国对上海合作组织的政策问题上,不仅找不到公开发表的官方文件,而且美国政府的高级官员也很少就该组织发表意见,到目前为止更没有发现政府部长级官员的言论。豠因此,中国应该在主导上合组织的同时,通过外交手段与实际行动加强与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沟通,重视与西方国际组织的联系,这样才能逐渐消除彼此之间的不信任感,才能够在国际社会上长远的发展下去。 
  注释: 
  潘光.新形势下的上海合作组织:挑战、机遇和发展前景.国际问题研究.2002(5). 
  李敏伦.中国“新安全观”与上海合作组织研究.北京:人民出版社.2007. 
  潘光.穩步前进的上海合作组织.北京:时事出版社.2014.34,27. 
  王海运.上海合作组织与中国.上海:上海大学出版社.2015 
  钱利华.上海合作组织防务安全合作研究[M]. 北京:军事科学出版社.2013.57,58,59,174. 
  塔吉克斯坦社会稳定不容破坏.人民网.2001年7月25日.http://www.people.com.cn/GB/guoji/24/20010725/519398.html. 
  2008年8月4日 新疆喀什市发生严重暴力袭警案件.中华网.2014年8月13日.http://news.china.com/zh_cn/history/11066805/20140803/18679877.html. 
  新疆暴力事件目击记:乌鲁木齐,尸体躺在路上.环球网.2009年7月6日.http://china.huanqiu.com/roll/2009-07/507179.html. 
  2014年3月1日 昆明发生暴力恐怖袭击事件.中华网.2015年2月28日.http://news.china.com/zh_cn/history/11066805/20150228/19331906.html. 
  郑羽.美国对上海合作组织的看法及政策.和平与发展.2007-02-28. 
  参考文献: 
  [1]潘光、戴轶尘、张屹峰、赵国军.上海合作组织的机遇与挑战——第十一届中亚与上海合作组织国际学术研讨会综述.新疆师范大学学报.2013-11-29. 
  [2]邵育群.美国与上海合作组织:认知、关系和未来.美国研究.2007-09-05. 
  [3]王涛.上海合作组织安全合作的回顾与展望.军事历史.2014-01-28. 
  [4]郑蓉.论上海合作组织框架中得安全合作.南京师范大学.2013-03-15.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8-03-14 08:24:33
上一篇:从四个维度深刻认识习近平政法工作思想
下一篇: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的理论逻辑与实践逻辑
网友评论《上海合作组织在防务安全合作中面临的挑战》
相关论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