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教学中的美育

 1.积淀语感,感受语言美 
  常常有这样的教学体验:一首文辞优美的诗歌刚刚被范读出来,学生在尚未理解其思想内涵时便情不自禁地啧啧称赞乃至击掌叫好。我知道,这是诗歌优美的语言深深吸引了他们,也是他们的语感及时捕捉到诗歌美妙的辞藻。的确如此,"真正的艺术语言是富有美感作用的语言,是文学家苦心修炼的结晶。"当那首清灵飘逸的《再别康桥》珠玑般的语言在唇齿间萦回的时候;当元人马致远"老树昏鸦"、"小桥流水"、"西风瘦马"的忧寂画面在眼前若隐若现的时候;当老杜沉郁顿挫的节奏在耳际铿锵回响的时候,我们无法否认,其极富艺术美感的语言让学生获得了难以言传的审美体验。诗歌语言的优美首先体现在音画合一上,象"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这些著名的诗句,语言色调明朗,活脱脱是展开在人眼前的一幅幅美丽画卷。 
  2.积淀情感,传递美好情操 
  "诗言志",诗歌不仅是传递信息的工具,更是传递情感的工具。人的情感养成不能单纯依靠说理,还要依靠人类情感的传递获得。鉴赏诗歌如果不能被其中蕴藏的美好情感所熏陶、渐染,那确实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情。教学中也常常有这样的感觉:今天的学生内心硬如磐石、冷若坚冰。他们不会轻易被什么打动:他们不能理解屈原何苦坚守节操自令见放;不能认同刘兰芝坚守那种毫无结果的爱情自赴清池;也不能准确把握陶渊明、王维、李白寄情于山水田园的真正情怀。为了激发学生对山川风物的热爱,我在鉴赏这类诗歌之前,特意准备了一系列风光片,让他们感受江南的秀美、大漠的雄奇、雪域的壮美;比较名山大川的豪迈与小桥流水的细腻,在情感准备充分的情况下再作鉴赏就容易多了。对历来讳莫如深的爱情诗歌,切忌采取传统的"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状态,而是让学生进行率真直白的讨论、品评。在赏析匈牙利诗人裴多斐的爱情诗《我愿意是急流》时,我特地选择了一首当代中国女诗人舒婷的《致像树》进行比较鉴赏,借助比较文学的开阔视角,学生的情感产生了升华,较深地理解认同了处于中国历史转型期追求平等独立爱情观的意义和近代西方勇于奉獻、甘做陪衬这一浪漫而无私的爱情理念。 
  3.积淀文化,传承古今精粹 
  新《语文课程标准》把语文学科定性为"工具性和人文性的统一"认为"语文是最重要的交际工具,是人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的确,诗歌本身就是一种文化, 尤其是古典诗歌所包含的酒文化、茶文化、花卉文化、儒道文化、礼仪习俗更是文化的精粹。遗憾的是今天的中学生似乎更热衷对时尚、对娱乐新闻、对球赛胜负、对明星私人生活的关注。当然,潮流如此,兴趣使然,再加上年龄心理特征原不应该奇怪,但如果学生头脑里只充斥着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而对本民族积淀了几千年的传统文化不屑一顾,问题就不小了。但我更知道文化具有传承性!我不想让我的学生在他们这一代彻底摒弃传统的一切。利用他们对网络的熟悉和喜爱,引导关注古典诗歌中的传统文化;并在传统节日里组织相应的趣味活动,如猜诗谜、赛诗会、朗诵会、写春联等等,极大地激活了青少年学生的成就动机感,活动期间交上来的文章有深度、有内涵。神奇而美妙的传统文化熏陶、浸润学生,让他们传承古今文化精粹。 
  4.积淀指导与修改,引导学生创造美 
  在语文审美教育中,不仅要欣赏,而且要创造。古诗多用五字或七字的对偶句来展现极美的田园风光、古朴而又淳美的民风,而学生很难品味出其中的意境。因此,将古诗进行改写,不失为美育中的一种有效的手段。改写不是简单地把诗句解释一下再连成短文,而是通过文体的转换,在准确表达出诗句意思的同时,还可将自己学习完古诗之后,把对有关内容的体会加以想象、联想,用自己的语言传达出来,奏出情感与诗文的共鸣。改写使美成为一种情感体验,化为具体的形象,更重要的是经过这种创造性的阅读,主体与客体有机统一,达到最高境界。改写使主体对客体有创造性的补充与发挥,使文字的美转变为有别于原文的更为广阔的意想群,艺术形象得到再造与扩展。如教学苏轼的《念奴娇·赤壁怀古》时,看到学生能真切体会到诗人的情感之后,趁热打铁,让学生根据诗词意思结合生活体验,把古诗词改写成散文,以第一人称"我"的语气来抒发诗人特定情况下真情的流露,以此直接唤起学生心理上喜、怒、哀、乐的情绪反映,培养学生对事物的各种情绪体验,陶冶性情,达到美育的目的。 
  总的说来,审美是人类思维活动中最高级、最复杂的活动,而诗歌作为一种最纯粹的文学样式又是文学审美活动中的最高级层面。语感、情感、文化的积淀不仅是针对学生,更是针对教师:简捷流畅的语言、丰富多彩的内心世界、优雅的气质、修洁的服饰本身就是一面美育的旗帜。愿以此文与追求美、传播美、创造美的同仁们共勉。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8-01-12 09:06:30
上一篇:小学体育教育教学方法
下一篇:提高音乐教学质量
网友评论《诗歌教学中的美育》
Top